第2887章:在我面前,全都是狗屁!

    听到他的话,早已经怒火攻心,根本就没有去细想整个战局诡异所在的姚旺志,立刻发出了冷笑。

    张天逸如此说话,对他来说,那就是侮辱,赤裸裸的挑衅!

    “张天逸,吹牛谁都会!

    你是知道你的人现在的这种攻势,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才对吧。

    我看,现在最应该求饶的,是你自己!”

    他哟哟然后退两步,来到了蒙赣的身后,然后用挑衅的目光,看向了张天逸。

    “这位,你应该接触过了吧,当日你能够从他手中救走人,实在是幸运。

    不过,今天,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你不是想杀我吗,来,你先试试,你要用多少时间,才能突破他的阻挡!或者说,你能不能突破?”

    短暂的慌乱之后,他渐渐平静了下来。

    张天逸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恐怖到了无法形容的层次。

    但张天逸毕竟仅仅是半步渡劫而已,一路杀过来,能够灭掉如此众多的妒忌强者,已经是极限了,怎么可能无限制的强悍下去!

    而现在,张天逸猛烈的攻势,突然停止,这种突兀的情况,让他直接就肯定,张天逸之前的爆发,的确是到了某种极限。

    现在之所以有时间和自己在这里废话, 不是不想动手,而是实在没有更多的后劲动手了!

    “这么说,你是要准备,放弃这个机会了?”

    张天逸双手抱胸,周围的剑气雪花之云飞舞不休,玩味而且淡然的说道。

    “不是我要放弃这个机会,而是本少宗,根本就不需要你给这个机会!

    想要杀我没关系,有本事,你就来啊!”

    听到张天逸的话,看到张天逸的状态,姚旺志更加的肯定自己的想法了。

    “来就来。

    可惜,给你这个机会你不要,希望你到了黄泉之下,不要后悔!”

    张天逸无语的摇摇头,人可以自负以及愚蠢到这种地步,他也是醉了。

    现在这么明朗的局势,他竟然都看不清。

    “后悔?我需要后悔吗?”

    姚旺志讥讽的说道,他越想越是得意,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思路十分正确。

    不过,他的这句话,才刚刚落下,立刻就全身猛震,双目猛的收缩。

    只见在他面前,一直都气势如山面对张天逸的蒙赣,在他以为,可以出手将张天逸阻挡的蒙赣,却是蓦然间转身,向着他这里,露出了一个得意而且嘲讽的微笑最后,一抬手,惊人的修为之力顿时间爆发而出,化作了两头黑雾狂龙,向着两侧席卷而开。

    轰鸣回荡之中,战船上,此刻仅剩的四名渡劫强者,根本来不及做不出任何反应,身体就直接崩溃,血肉横飞之中,直接就成为了四具破烂的金骨。

    虽然这样的伤势,来得没有张天逸那样的恐怖和惨烈,但至少也是让这四人,瞬间失去了战斗力,只能被动自保了。

    但他们残破的脸上,露出了无法形容的骇然,全身到处都在喷出鲜血,所有人的眼神,此刻都化作了凄惨以及无法理解。

    他们无法理解,蒙赣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对他们出手。

    蒙赣不知姚旺志的嫡系吗?不是姚旺志最信任的几人之一吗?

    甚至为了提升此人的实力,姚旺志还强行替换了原本属于栖霞宗合并之前两个宗门之中的强者的宝物,让这个蒙赣,几乎成为了一个半步寂灭层次的多宝童子,让整个栖霞宗还有天蝎军中的其他强者,一个个都羡慕嫉妒到了极致!

    “蒙赣,你在干什么!”

    姚旺志怒吼说道。

    “干什么?当然是要亲手宰了你!

    不好意思,像你这种草包少宗,老子早就看不顺眼了。

    狗屁都不是的东西,尾巴倒是翘上了天,欺软怕硬,到处招惹是非,以为自己天下最牛逼,将任何人都不放在眼中。

    你知道吗,你早就众叛亲离了,若不是有图玉山谕令在身,谁特么的愿意搭理你!”

    蒙赣的声音讥讽的传出,看都不看被他击伤的四人,站在战船上,双手倒背,仿佛看着一个傻逼一样的看着姚旺志!

    从现在开始,他就真的与图玉山脱离了关系,不再是逍遥神宗之人了。

    不过,他的说的也的确是不错,姚旺志自恃身份,到处耀武扬威,其手下心腹,早就已经离心离德,貌合神离,对他失望透顶了。

    自己拼死跟随的人,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人,这种事情,谁能够满意?

    姚旺志一张脸,瞬间化作了铁青,听着蒙赣的话,直接心神剧颤!

    “如何,现在,你后悔了吗?

    你现在还认为,我没有这个本事杀你吗?

    我最后在告诉你一句话,像你这种废物,我手中杀的,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了。

    你不是第一个,更加不是最后一个!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透的,我要借你的身份,再做一件事情!”

    星空之中,张天逸嘿嘿一笑,一步迈出,直接踏上了战船。

    一手抬起时,在战船的上空,一只三百米巨大的青色手掌凝聚而出,轰轰绽放的修为之力,急速从天而降,狠狠碾压在了姚旺志的身上,将他的身体。

    轰鸣回荡之中,姚旺志的身体,直接被压趴在了战船的甲板上。

    轰隆,战船震动,防护阵法的灵光,更是猛的颤抖,险些破碎。

    在战船的甲板上,直接就有一个巨大的掌印浮现而出,而在掌印的中心,是已经血肉崩溃,只有一身金骨,半掩埋在糜烂的血腥肉泥之中!

    从百丈高空之中,直接踏入了地面。

    “哼,图玉山是吧,第二少宗是吧,渡劫后期是吧,在我面前,全都是狗屁。

    原本想要饶你一命,是你自己自寻死路。

    什么都不是的玩意,竟然也敢贪图我的女人!”

    张天逸冷冷一笑,抬手一抓,虚空之中,一道淡淡的人形虚影,立刻被他牢牢捏住。

    这是姚旺志的残魂,张天逸并非是想要留下其性命,而是此人的身份,还有大用。

    将残魂禁锢,扔进了储物袋,然后又将其储物袋吸来,挂在自己腰间,张天逸深吸一口气,凭空一抓,一直修为手掌,顿时间凝聚而出,直接将姚旺志的金骨,连同一些碎肉抓起,然后一步踏出,直奔战场而去!

    一路上,鲜血以及碎肉,还在不断掉落,金色的骸骨已经失去了修为波动,摇摇晃晃,浓浓的血腥之气,在张天逸的刻意激发之下,瞬间弥漫八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