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5章:砍了就砍了!

    自己是军师弟子,天赋超凡,前途无量,这次更是被那位召见,前去迎接出关。

    这样的身份和地位,自己在好好修炼不香吗?只要自己按部就班的发展,将来的必定是一方超级强者,地位超凡。

    但现在,自己是发了什么疯,自己闲得蛋疼,被人随便那么一请,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向人家求情了。

    现在呢,求情不成,自己反倒是要将性命搭在这里。

    这让他万分不甘!

    自己是要称霸天下,名扬十一山甚至是蓬莱仙宗的人物,现在竟然这么就死了!

    “我……不甘心啊!”

    他内心惊叹说道,下一刻,剑锋降临而来。

    惨叫之中,他的血肉,他从残魂,瞬间碎灭和崩溃,步了前几人的后尘。

    一代天骄,军师弟子,符易航,被斩杀!

    “太强了,太强大了,真正的妖孽!”

    “渡劫后期都无法挡住他的攻势,最起码也要渡劫后期之中,实力十分恐怖的存在才行!”

    “渡劫中期以及初期,在他手中,根本就是秒杀!”

    “他现在还不是渡劫,一旦踏入渡劫,他就是渡劫第一人!无可争议!”

    所有人在震撼恐怖的同时,也都一个个内心之中,出现了无力之感。

    同样是人,但为什么差距,竟然会如此知道。

    好在现在的张天逸,还没有踏入渡劫,而且因为他们不知道的原因,即将面临八倍以上的渡劫雷劫,踏入渡劫的希望,微乎其微。

    这样的天才,永远只能存在于一个层次。

    只要其潜能耗尽,或者等到宗门之中,对他的期待彻底耗尽,他的时代,也就会彻底过去。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有件事我很疑惑。

    我很想知道,你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到达这里,是不是动用了什么特殊的传送阵?”

    拍拍手,张天逸根本就没有将之前的事情,都放在心上。

    他一边将之前被斩杀而出的几具金骨收起,一边淡淡开口说道。

    他这一开口,早已经被震撼到不行的众人,立刻全部都身体颤抖,冒出了冷汗。

    张天逸这是光明正大的威胁!

    他们这些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到达此地,虽然借用的,并非是边境大军的最主要的传送阵,但即便是如此,那传送阵的层次和消耗,也十分恐怖。

    而这样的传送阵,自然不可能是个人建立,不管是维护还是消耗,全部都是依靠宗门。

    这原本是不可说的秘密,但现在,张天逸公然将其提出来,这分明就是要在他们身上,安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炸弹!

    一旦说出这些,他们就等同是有一连串的把柄,被张天逸捏在了手中。

    这些事情,若是寻常说起来,并不算什么,在边境之中,很多人很多势力,都有掌控某种特殊的传送途径,可以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踏入十一山内部。

    但若是认真起来,这些把柄,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

    所有人都瞬间愣住,一个个吞咽着口水。

    他们十分清楚,张天逸这么做,是要做什么。

    掌控!张天逸是要用这些把柄,将自己这些人,都掌控在手中!

    再往深处细细一想之后,他们所有人也都再度有了更深的领悟。

    今日这个局面,庞统这件事之所以要被张天逸彻底闹大,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自己这些人。

    张天逸初入边境,没有根基,除了自己带的人之外,甚至都没有多少人手可用。

    而现在,因为有把柄的存在,自己这些人,直接就成为了张天逸到达了边境之后,第一批,可以使用的人手。

    张天逸的实力,张天逸的身份,在加上张天逸的杀伐果断,再加上这些把柄之后,他们除了听话,不会有第二种选择!

    而几乎就在这同时,就在张天逸将符易航一剑抹杀的同时,边境所在,依旧是那片山谷之中,依旧是那场棋局。

    不过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的这场周围的围观之人,已经消失不见,除了下棋的彭崇朝鹿帼淼两人之外,多出了一名一身血袍的老者。

    这老者面容一般,装扮也十分寻常,若非是其身上那件耀目的血袍,放在任何人群之中,都绝对属于很难在意的那种存在。

    但正是这名老者,却是十一山边境之中,最最恐怖的三大巨头之一,军师。

    而起身上的这件血袍,实际上是一种宝物。

    而此宝的颜色,从某种程度上,完全可以代表,在此人的各种运筹之中,死伤的性命!

    血袍军师,郭启立!

    此时此刻,郭启立正心不在焉盯着面前的棋局,是不是则是抬起头,看向无边的星空。

    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老郭,你说你是不是给自己找罪受?明明知道那小子不是什么善茬,你还要让你那宝贝徒弟送上门?

    你说他要是一个不小心,给你砍了,你该怎么办?”

    鹿帼淼嘿嘿一笑的说道,一身战铠不断闪烁寒光。

    不知道为何,相比上一次,此刻的他,爆发的气息之中,多出了很多的血腥!

    “你又不是不明白,他这个人,就是喜欢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而且符易航那小子,最近一段时间也实在是不听话,也该是承受一下挫折的时候了。

    只不过,某些人玩的有点大,若是真的被宰了,你看他如何收场!”

    彭崇朝也跟着说道,一身的银色铠甲,同样绽放出耀目的光辉。

    “你们……想多了!”

    这时候,血袍老者才终于缓缓开口,语气之中,充满着几分无法形容的无奈。

    “你们以为是我想?

    还不是那位发话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看得上这个素未谋面的年轻人!”

    听到郭启立的话,卢烟渺以及彭崇朝两人,顿时齐齐一愣,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郭启立。

    “什么?是那位的意思?”

    这一次,两人终于不安定了。

    “不错,之前我被召唤过去,那位就十分直接的说了。

    这次张天逸来到边境,只要不是直接招惹到我们三人头上,我们都不允许插手他的事情。

    而且他还说了,一切的后果,都由他担着!”

    郭启立越发的无奈了。

    而鹿帼淼两人,则是更加的震撼了。

    “不允许插手……”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