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4章:这是第一剑,还有两剑!

    克制符易航也就罢了,他们明显的感受到,张天逸的那种力量,对于他们,同样在某些方面,有着惊人的克制!

    张天逸明明不是渡劫,但给他们的感觉,却远远要比普通的渡劫,还要更加强悍一般!

    尤其是张天逸的修为层次,也比他们要,要胜出太多太多。

    符易航自己更是呆若木鸡一般的站在原地。

    “我……败了……

    一剑……都挡不住……”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脸色惨白,口中有鲜血不断喷出,整个人意识恍惚。

    从踏入修道开始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如此干脆的失败。

    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如此惨痛的经历,身为军师的弟子,身为边境战场之中,名声在外的超级天才,他竟然连张天逸一剑都接不住!

    尽管张天逸有着妖孽之名,曾经的战绩,更是数之不清,但张天逸的修为境界,毕竟只有半步渡劫境界而已。

    甚至他都感觉到,自己在张天逸手中,被击败的就如同玩偶一般,这让他无法接受,一时头脑浑浊,万念俱灰,整个人失落到了极致。

    “这是第一剑,还有两剑!”

    张天逸没有管符易航此刻是如何的失魂落魄,看着被封困在剑气浪潮之中的符易航,凌空一指,再度点出时,惊人的剑意,一瞬间就凝聚成为了如同实质一般的存在,在他的之间,化作了一掉耀目的玉色剑芒。

    剑芒一闪而出,没有任何花哨,直接就出现在了符易航的头顶,眼看就要一剑斩落。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了,一个个都发出了惊呼。

    张天逸这是真的要杀符易航啊!

    此刻的符易航,根本就是无防御的状态,这一剑,绝对不可能挡得住。

    这一剑下去,符易航必死无疑!

    而就在此刻,就在张天逸的一剑,即将落在符易航头顶的瞬间,一声厉喝,直接从虚空之中,绽放而出。

    “大胆!”

    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在符易航的身体周围,一层血色的光幕,凭空浮现而出,化作了一道巨大的人影。

    这人影急速膨胀,越来越凝实,将符易航,直接阻挡在了身后。

    这是一名老者,面容之中,充满了沧桑,一身血袍,在其眉心之中,有一道星痕闪烁,充满了玄妙的力量气息。

    当着身影完全凝聚而出时,一股恐怖的气势威压,直接绽放而出,让这周围的虚空,瞬间猛的发出震颤,之前还在为符易航发出惊呼的人,此刻全部都心神震荡,不由自主的,就想要进行膜拜。

    寂灭!

    此人身上绽放出来的气息,竟然是寂灭!

    所有人不断后退,脸上不断涌现出骇然。

    “军师……军师……”

    周围人脸色苍白,全身颤抖的说道,他们岂能看不出,现在这突然出现的人影,分明就是符易航的师尊,军师的样子。

    显然,是在之前,最最危险的时刻,符易航身上随身携带的护命宝物自动展开,化作了军师的样子,要保住符易航的性命。

    这人影出现之后,单手向前一推,虚无之中,大量的灵气汇聚而来,瞬间化作了一个强大的拳头,直奔张天逸这一剑轰杀而出。

    砰的轰鸣回荡之中,张天逸的一剑,直接崩溃倒卷,无数的剑气,直接消散成为了虚无。

    轰隆,以两人为中心,恐怖的气劲掀飞开去,直接汹涌四周。

    “师尊……救我!”

    见到这一幕,原本已经快要绝望的符易航,立刻脸上露出狂喜,激动无比。

    “你是何人,为何要杀我弟子。”

    这身影没有回应符易航的话,之前护卫符易航的举动,更似乎是本能为之。

    “区区一具神魂分身而已,就凭你,还没有责问我的资格。

    你这弟子,三番四次挑衅与我,更是出口威胁,想要对我动手。

    我乃十一山第一少宗,此罪,该杀!”

    张天逸冷哼一声,凌空一抓,虚空震荡发出之时,四周碎灭的无尽剑气,蓦然间齐齐一震,如同时光反复一般,从虚无之中,重新凝聚而出,不断汇聚。

    眨眼间,一道玉色朦胧的雪花剑气剑芒,重新浮现而出。

    这一剑的出现,比之前,更加恐怖今天,其中锋芒之力,让周围之人,一个个瞬间就感觉到,皮肤刺痛。

    这一剑,比之之前,张天逸斩杀其他三人的剑招,还要更加恐怖。

    “记住,既然收了徒弟,那就要好好管教!

    若是你不管教,那就有人帮你……杀掉!”

    张天逸冷哼,一剑,又一次斩落!

    “你是……少宗阁下,老夫……还请少宗,手下留情,饶他……本座愿意……”

    听到张天逸的话,那原本严肃空洞的人影的双目,蓦然间一颤,似乎是什么意识,强行苏醒而开,立刻向张天逸求饶说道。

    但张天逸根本听都不听,剑气轰鸣,将这身影的声音直接搅碎,滔天一剑,轰然斩落。

    刺啦!

    虚空之中,剑锋撕裂而过,爆发出如同雷鸣一般的破空之声,刀芒快若闪电,一闪而逝,如同一道晶莹的细线,从空中一闪而逝,瞬间就从这身影的身体上,环绕而过。

    这身影虽然是军师修为力量,但毕竟仅仅是防护法宝而已,根本没有容纳太多的力量,之前阻挡张天逸一剑,已经将力量消耗掉了大半,此刻哪里还能够支撑得住。

    在张天逸更加恐怖的一剑环绕之下,瞬间就被强行撕开。

    血色的光芒绽放,后者根本瞬间破开,直接就化作了无数的光点散去,凝聚成为一片血色的玉符,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这一幕,顿时间,就让周围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惊恐至极。

    但还不等他们发出惊呼,张天逸的一剑,就已经继续斩落而下,璀璨的剑芒闪耀之下,符易航的神色,陡然间,惊恐到极致。

    “不……不……你不能杀我!你不能……”

    这一次,符易航是真的慌了,张天逸的实力,他这次算是彻底体会了,连自己的师尊的防护之宝都抵挡不知,自己怎们可能可以匹敌!

    他双眼圆瞪,眼通之中满是不甘心,后悔到了极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