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6章:无忌少宗?

    而就在东城宗这里,一片混乱的同时,另外一边,就在十一山边境战区的一处山谷之中,两名身穿战铠的男子,正在进行一种十分奇特的对弈。

    在两人之间的草地上,无数密密麻麻的,灵气幻化的棋子也是模样各异,正在仿佛活物一般,展开疯狂的冲击和厮杀!

    这里仿佛不是一场棋局,而是一场,正在不断进行的战争!

    而在山谷的四周,还有不少人,正在远远观望,他们看着正在进行的棋局,似乎颇为着急的样子。

    不过,不管他们如何着急,眼前的棋局,依旧还是扑朔迷离,结局短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到来。

    而尽管在这四周,观看这棋局的所有人,全部都是气息强悍,杀机腾腾,即便是随便站在那里,也是有何一股股强悍的气势不断震慑而出,但在这正在下棋的两人面前,却不敢有丝毫的越轨举动。

    甚至还可以说,在看着这两人的时候,眼中的光芒,竟然还隐藏着深深的忌惮!

    通过战铠头盔的缝隙,可以看出,被这无数人忌惮的两人,竟然都是老者。

    “老鹿啊,外面那人已经等了两个时辰了,你真的不去看看?

    那可是你的门徒啊,若是没有急事,他也不至于一个人直接动用巨型传送阵,万里迢迢的过来找你这位老祖宗啊。”

    银色战铠的老者一边看着眼前的棋局,一边低声说道。

    在他对面,蓝色战铠的老者闻言,目光稍稍一顿,但很快神色,就直接放松了过去。

    “他自己惹下的祸事,跟我这个老家伙,到底有什么关系?

    有好事的时候不来找我,现在出了问题就过来找我了。

    有本事,他自己去解决自己的事情!”

    蓝色铠甲的老者缓缓说道,似乎根本就没有将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

    “真的不去?有可能是大事哦?

    你也听说了吧,少宗就要过来了,而且咱们这位新少宗,可不是一般人,你就不怕,他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你的麻烦?”

    银色战铠男子似乎是在劝解,也似乎是在挑衅的说道。

    他的脸上浮现出微笑,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这次可是和以前,决然不同,咱们这位少宗,一方面是十一山的少宗,另一方面,天丹阁少阁主。

    他这次来,十一山高层那边已经吩咐了,这次他带来的所有丹药,全部都由他来进行分配。

    咱们银蓝两军的数量,这些年,都在不断暴增,编织远远超出了当初十一山的配备。

    所以,这些丹药原本就不够用,若是你的这个门生的事情,惹恼了这位新来的少宗的话,那我可就要白白占了这个便宜了!”

    听到他的话,鹿帼淼的神色,终于再也坚持不住了,甚至干脆就是一挥手,摘掉了铠甲上面的头盔,然后双目微微一缩的盯着对面的老者。

    后者也同样摘掉了头盔,露出了满脸的微笑,似乎是更加得意了。

    “姓彭的,你是不是膨胀过头了?你们银军是个什么东西,别人不清楚,你们自己还不清楚?

    就你们那些废物还想和我争这一批的丹药?你个老东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模样!

    你不用瞎操心,不过就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在十一山本部我们管不着,但来到这里之后,是龙是虎,你们都得给我趴着!”

    蓝色战铠的鹿帼淼狠狠一拍手,面前的小平原上,立刻一头头猛虎,直接凝聚而出,发出嘶吼,眨眼间,就将对面的一大片的棋子,吞噬的体无完肤。

    “哟呵,你这意思,到底是看不起我们银军呢,还是看不起这位新少宗啊!

    新少宗的本事,想必你已经早就听说过了吧,一个人就可以让十二山闻风丧胆,一个人,就可以压得整个十一山,瑟瑟发抖!

    他们可是说了,现在的十一山 ,甚至是将来的蓬莱仙宗,都有可能是这位少宗的天下!

    这样的超级妖孽,你确定,你可以不放在心上?

    更加重要的是,他现在,还不是渡劫。

    你说,这样的人,你确定可以和以前一样,轻松搞定?”

    银色战铠的男子依旧还是微笑的说道,语气之中,似乎还有几分想要放松的意思。

    蓝色战铠的男子,动作再度一顿,眉头也再度一皱。

    “张天逸……张无忌!”

    他懒洋洋的说着这个名字,语气之中,竟然还多出了几分的无奈,似乎也想到了什么。

    “的确是一个超级妖孽的天才。

    以他现在的年纪,以他现在的成就还有实力,只怕是当初的无忌仙尊,也无法比拟吧!

    关键是,他竟然也有一个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别人安排的名字,张无忌。

    你还别说,现在的他,和当初的无忌仙尊,有着不少地方,都很相似。

    唯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现在他,更加年轻,也更加……张狂!”

    “是啊,张狂,的确是张狂,甚至张狂,都不足以形容这个人。

    应该说是疯狂。

    相比起来,现在这个张无忌,似乎更加适合使用无忌这两个字!

    从前出了一个无忌仙尊,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无忌天才!

    曾经的那个无忌仙尊处事低调内敛,最后落得一个不得好死的下场,而现在这位无忌少宗,则是过得无尽的高调,任何人敢招惹他,都回应的都只有一种手段,那就是足够的强势!”

    银色战铠老者,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此刻竟然也皱眉道。

    “他在十一山本部闹翻了天,然后又镇住了天。

    你说他来到这里,会不会也先闹翻了天,然后再镇住了天?

    他若真是强龙,咱们这些地头蛇,到底是要去压住他,还是要……压不住他?”

    他仿佛是在商量,也仿佛是在自语!

    “十一山虽然实力一直都处于下游,但从来都是个安身立命的好地方,现在出了这么一号人物,也不知道到底会出什么事情。

    我们边境也一直都是风平浪静,但现在,好像也要起风雨了。

    我们两个当初跟随那个人,现在躲藏在这里,难道也是安逸惯了,所以不想动了?”

    蓝色铠甲男子也仿佛自语一般的说道。

    但不知为何,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在两人的身上,却是有一股强悍的气势,直接就冲天而起,瞬间化作了激昂和慷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