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1章:给他一个台阶下而已?

    “寇志月?”

    张天逸眉头一皱,这个名字,听起来有些熟悉,但张天逸却分明又想不起,这名字,到底来自哪里!

    “呵呵,少宗可能没有听过我的名字。

    但少宗应该知晓,寇志云这个名字吧!”

    老者淡淡开口,张天逸先是一愣,但随后,才是恍然大悟。

    “你是他的……”

    张天逸眉头再度一皱的说道。

    “我是他的弟弟。

    当年兄长立下战功,全族除了我们二人之外,全部战死,并且兄长也都重伤。

    当时十一山赏赐,册封了这片区域作为封地。

    没有想到册封没有多久,兄长就已经离世,所以现在,这片封地,一直都是由我继承。

    当然,按照十一山的规则,兄长离世之后,这封地也存在不了多久时间,但这夏鸿宗,却和我们二人,有些渊源。

    所以,我斗胆向少宗讨一个人情,对夏鸿宗,免于杀手!”

    老者有些疲惫以及无奈的说道。

    张天逸总算是完全明白了,不过,他回应过去的,却是无语的一笑。

    “前辈这么多年,就是如此照拂这夏鸿宗的?”

    他的话,顿时就让这位老者,有些无语起来,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去答复。

    好半天,他才叹息开口。

    “少宗大人,我……也是不想让其断了传承而已,实在是……”

    “不想让夏侯宗断了传承是吧,那你就可以纵容他们,为所欲为?

    其他的不说,仅仅是以炉鼎之力提升修为这样的事情,他们可是经常做啊。

    这种有伤天和的做法,长期下去,会让此宗之内,怨气丛生,影响气运聚拢,这分明就是在饮鸩止渴。

    守护,并非是纵容,这么浅显的道理,我都懂,难道前辈还看不清?”

    张天逸有些失望以及鄙夷的说道。

    老者再次无语,好半天都没有再说出什么。

    “好了,我的时间有限,你这酒我就不喝了。

    不过,你这面子,我还是给你一些,但至于这面子能不能给出去,就要这些人,有没有这个命了,若是他们一定要找死,那可怪不得我!

    不过你也放心,我可有答应你,若是真要杀,我只杀主谋。”

    张天逸冷冷一哼说道,言罢就直接起身,一晃消失不见。

    “哎……他说的不错,你们……好自为之吧,老夫守护你们这么多年,也足够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者的神色以及容貌,似乎瞬间,更加苍白了。

    不过,在这同时,他整个人的气势,也似乎直接,轻松了许多许多。

    木屋之中,一道华光一闪,张天逸重新浮现而出。

    见到他归来,许梦晨淡淡一笑。

    “怎么,是有人向你求情吗?”

    以张天逸现在的实力和身份,想要轻易的伤到他,这根本不可能,而且之前那人的态度,也明显不是为了要挟张天逸。

    “求情倒是的确求情了,不过,这些人到底能不能识趣,就看他们自己,会怎么做了。

    不过你们放心,他们识趣和不识趣,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

    许梦晨目光闪烁,没有说太多,默默点头之后,直接选择了带着秦小米,去旁边的房间休息。

    至于张天逸,这是看着木屋之外,依旧跪在地上的那位彦将军,冷冷一笑,之间一弹,一道剑气,瞬间急速迸发而出,在后者惊恐的目光之中,瞬间将他的气海丹田洞穿而过。

    “我不杀你,也不废你修为,但断了你以后修道之路,算是惩罚。

    滚吧!

    告诉他们,最好不要来招惹我,否则……下场会很凄惨!”

    另一边,树林之外,众人在离开的路上,立刻就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你们说,老祖宗将他请走,究竟是因为什么?

    为了此人,竟然还让彦将军下跪重伤?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哼,什么身份?你们只怕是想多了吧,我倒是不这么看,老祖宗将他带走,或许是因为什么,但也还没有到忌惮的程度。”

    “不错,就是给他一个面子而已,即便是忌惮,那也是忌惮此人身后之人。

    至于此人,老祖宗和他说道说道,实际上,也是给他一个台阶下而已。”

    “就是,大家也不想想,秦小米是什么身份,往上十八代都已经被查的清清楚楚,断然是没有什么大人物的,这小子完全没有必要为了此人,下这么大的心力!”

    “年轻人嘛,看到美人就无法自拔,冲动之后,给他一个台阶下,也就行了!”

    众人纷纷开口,并未进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

    见到这一幕,华云宗的太上长老,不断慨叹的同时,眼中也有几分悲戚。

    虽然之前的华云宗实力不强,但在那里,至少还是相对自由,在一定的范围内,立足也是十分稳固。

    但来到这里,明面上是归附了大宗大族,但实际上,处处受到排挤不说,现在这么多人的死伤,这么多宗门高层强者损失,在这些人眼中,竟然也仅仅是笑谈而已。

    而就在此刻,众人后方,一道人影带着惊天的怒火,飞驰而来,让众人纷纷大惊失色!

    “那……那不是彦将军吗?他竟然出来了?看来我们之前说的果然不错,老祖宗果然是给他一个台阶下。

    这不,我们刚走,他们就放彦将军离开了。”

    “不过,彦将军如此大的的怒火是以为什么!”

    “废话,你当着这么多人都面被打跪下,你能不窝火?”

    “不用管了,反正这小子还算识趣,这样的话,明天的大典,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见到铠甲男子离开,众人之前的情绪,也瞬间放松了不少。

    唯有一直闷闷不乐的华云宗太上长老,眉头忽然一皱,他现在成为了孤家寡人一个,但反倒是有了更多的精力去观察。

    彦将军与之前那可是截然不同了,虽然他没有看出来什么,但总有一种感觉,恐怕发生在前者身上的事情,远远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一去无话,所有人都将之前的事情,当成了一个小插曲而已。

    所有人认为,那位传说之中的老祖宗,明显已经将事情,都解决了。

    张天逸既然已经得到了自己的台阶,那么接下来,应该就不会随便惹事了。

    明天一早,只需要准时去迎接秦小米就行了。

    不过,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