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0章:我现在心情不好!

    “此人出手,那小子,必死无疑了!”

    “死都是轻的,他在这个时候闹事,就算是为了夏鸿宗的脸面,东城宗,只怕是都要将他,扔入炼狱之中!”

    不少人都对张天逸摇头,对他实在是无语。

    你再有天赋又能如何,惹到了自己不该去招惹的人,那结果,就只能是死!

    “小子,你千不该万不敢,不该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嚣张跋扈。

    但既然事情已经出了,那就不好意思,我只能用你的性命,来换回我东城宗的脸面了。”

    铠甲男子一步步缓缓踏出,气息阴冷的说道,仿佛他的语气之中,都已经带着的惊人的血腥之气。

    他明明就是一身黑衣,但当他全身的血腥绽放时,四周立刻就有人感觉到,此刻的他,仿佛穿着一身血袍!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时,就仿佛是有一座关山,屹立在前方。

    战场用性命堆积而来的实力,果然是非同凡响。

    哪怕是仅凭这血腥之气,就足以让很多对手,望而生畏。

    可惜,他遇到的是张天逸。

    面对此人的气势威压,张天逸仿佛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一般。

    要比杀人,张天逸身上的血腥之气,要比他浓郁的多。斩杀的对象,也是比他,还要强大的多。

    此人气势再强,也不过是渡劫初期而已,以他的实力,想要轰杀此人,根本就不需要耗费多少力量。

    “住手!”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是从虚空之中,直接传来。

    这声音带着几分无法掩饰的苍老以及沙哑,似乎是从远古虚空之中,直接穿透而出。

    听到此人的话,不管是这准备动手的铠甲将军,还是其他人,全部都纷纷眉头一皱,有些不解起来。

    张天逸都已经狂妄到了这个程度了,竟然还不杀?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想要听听这个声音,到底想要说些什么。

    此人并未献身,仅仅是一个声音,就让这里的人,如此忌惮和服从,显然是身份,非同一般。

    “退下吧,彦骨,你不是他对手,强行出手,也不过是自落脸面而已。

    甚至还有可能,会丢到你的性命!”

    那声音再度开口道,语气之中,竟然在此刻,露出了几分无奈!

    “什么?彦将军不是他的对手?这怎么可能!”

    “难道说,此人竟然还有渡劫境界的实力不成!”

    众人的目光纷纷再度凝聚在张天逸身上,一个个都疑惑惊讶无比。

    显然,因为对于这个声音的信任,所有人都没有怀疑他的话,但张天逸这里的修为境界,却是明摆着,所以众人,一个个全部都是不解。

    “小友,可否给个面子,老夫这里有薄酒一杯,不知道小友愿不愿意,品尝一番?”

    那声音再度开口,没有理会众人的惊讶。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现在心情,好像还没有怎么好。”

    张天逸一脸微笑,淡淡开口道,十分玩味的看着刚刚还对自己气势汹汹的铠甲男子。

    “心情不好?这个……好说!”

    那声音淡淡一笑,而就在下一刻,天际虚空之中,一只巨大的手掌直接凝聚而出,出现在了铠甲男子头顶,毫不犹豫的一掌按下。

    轰鸣回荡之中,磅薄的天地灵气,直接风起云涌 ,化作了冲天的气势威压,镇压而下时,那血气依旧冲天的铠甲男子,脸色顿时疯狂变化,一口鲜血喷出,双腿膝盖处,更是直接爆开,使得此人,跪倒在地。

    还有他全身的铠甲,瞬间仿佛被火焰灼烧一般,化作了通红一片。

    他全身的血肉,也在此刻,发出滋滋的声响,仿佛在烤肉一般。

    男子发出惨叫,口中鲜血不断喷出。

    尽管他是渡劫强者,尽管他有金骨守护,但此刻依旧无法承受,疯狂爆发。

    到无论他如何施展手段,似乎也无法阻止其身躯的变化,让他整个人,仿佛正在承受,十八层地狱的折磨。

    “小友,这下,你可满意了?”

    那声音丝毫不以为意,依旧淡淡开口道。

    “好,我就看看,你那里,有什么好酒!”

    张天逸看都不看铠甲男子,更似乎没有听到此人的惨叫声,向许梦晨缓缓点头之后,身形一晃,直接冲天而起。

    下一刻,在他头顶上方,一座如同传送阵一般的阵法符文出现,张天逸一步踏入其中,直接消散不见。

    “小米,走,从现在开始,我陪着你!”

    许梦晨也向张天逸那里点点头,在张天逸消失的数年,同样是一拍储物袋,一枚枚阵旗直接飞起,一闪消失。

    而下一刻,在整个木楼的四周,一层金色的光幕从天而降,直接就将整个木楼,笼罩其中。

    “这……这算是什么……这算怎么回事?”

    三人消失之后,众人顿时轰然,看着依旧跪在地上,惨叫不已,口中不断有鲜血喷出的铠甲男子,面面相觑。

    “老祖宗都发话了,难道这小子,还真有什么来头不成?”

    “如此年纪,如此修为境界,如此实力,此人的实力,肯定是非同凡响。背后有什么大人物存在,也不一定。”

    “不过,即便是如此,老祖宗也用不着如此对待吧,他可是寂灭老祖啊!”

    “能让寂灭老祖出手维护,此人……只怕是不简单。”

    “不用管了,反正现在老祖宗已经出手,咱们也就不用参与了,其他的,就看到时候,夏鸿宗如何去处理吧!”

    众人都纷纷无语的说道。

    连同万厚东与金成谷两人,原本还准备去将铠甲男子扶起,但随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视一眼之后,彼此直接就看到了眼中的意味,同时点头之后,也选择了无视,双双离开,不再关注!

    整个现场,就只留下了铠甲男子一个人跪在地上惨叫。

    连安又琪,尽管十分不情愿,但最终,还是被其大哥,强心拖走!

    另一边,张天逸已经出现在了一片小湖之中,湖心之中,一座楼亭屹立。

    楼亭之中,一名白发老者缓缓起身,向着张天逸这里,恭敬一拜!

    “老夫寇志月,拜见十一山,第一少宗殿下!

    少宗殿下,着实受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