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8章:斩尽杀绝!斩草除根!

    这珠子乍一看来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再出现之后,直接爆裂的瞬间,立刻就有无尽的雷光从其中疯狂弥漫而出,如同突然间崩溃的大坝一般,无尽的雷光疯狂冲出,瞬间就将他淹没其中。

    这一幕,让班固眼睛瞪得滚圆,但想要做出应对,已经太慢太慢。

    在这些雷光将自己笼罩的瞬间,无尽的麻痹之意,就如同狂潮,瞬间涌遍其全身。这种麻痹深入骨髓,让他的经脉,修为,甚至连同的金骨,全部都出现了瞬间的失控,如同与他整个人的意识,直接断绝了联系。

    甚至还不仅仅如此,就连他的意识,也在这一刻,出现了空白,仿佛一切都已经不受掌控,仿佛他的意识直接被封闭,与周围的一切,断开了联系。

    尽管这封闭只有一瞬,极为短暂的一瞬,他偏偏就是这一瞬,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对自己身体,完全失去了掌控。

    就连想要操控自己的神魂离开身体,也无法做到!

    不有自主的,他就想到了之前有人提过的话。

    他们有人,正在林兰那里,去寻找几种特殊的会爆炸的神奇宝物。而且之前周家一战之中,张天逸的道侣还有周家姐妹,就是使用这种宝物,对入侵周家之人的渡劫层次的高手,造成了极大的损伤,最终坚持到了张天逸的消息传回。

    而现在,他终于见识到了这种宝物。但可惜的是,他见识的太晚了!

    而下一刻,一股冰凉之意从他的脖子上,一闪而过。

    等到那雷珠之中的所有力量中消失,那麻痹瞬间消散时,他飞起的头颅,正好看到,张天逸那里,一剑将自己身体上,所有的血肉,都绞杀成为粉碎。

    自己的储物袋,尤其是那金鼎法宝,直接就被他收起,同时后者一抬手,大量阵法玉符飞出,围绕自己已经崩溃了血肉,只剩下金色骨头的身体急速缠绕。

    仅仅是瞬间,自己已经和头颅分离开来的渡劫金身,就被张天逸用大量的阵法,直接封印镇压,然后扔进了储物袋。

    而下一刻,张天逸冷冷一笑,抬头看向已经飞出的头颅,在班固眼睁睁的目光之中,修为化作大手,直接一把抓来!

    仅仅只剩下了头颅的班固目光欲裂,但此刻他只剩下了头颅,动用的修为极为有限,更没有任何宝物,如何能够挡得住张天逸的这一抓!

    于是乎,在远处,十一山三名寂灭境界的强者,骇然到了极致的目光之中,班固发出惨叫,被张天逸那里的修为大手抓住的瞬间,头颅上的血肉也同样崩溃,仅剩的神魂力量刚刚飞出数十米远,就被迎面而来的剑芒,一剑抹杀!

    “如何,这宝物的威力,你是不是很满意,是不是很满足?

    你是不是有些后悔,刚才到底时候,没有将此宝加入你要挟的清单之中?

    本少爷告诉你,你应该感谢你拥有的这件宝物,否则的话,你死得 不会如此痛快!”

    轻轻出一口气,张天逸周身剑气疯狂游动,看着远处人群之中,那在众人的护卫之下,全身瑟瑟发抖的班固的分身,满脸的讥讽。

    他整个人屹立在周围依旧不断席卷的灵气风暴之中,手中抓着一颗没有了任何气息,更没有了任何血肉的金色头颅骷髅,任凭周围的无数的无数灵气风暴席卷而过,却纹丝不动,稳如泰山。

    而这一刻之间,四周整个空间,静默无声,一片死寂。

    班固,半步寂灭境界的强者,在张天逸这里,屁都不是!

    只要需要,一剑灭掉。

    灭掉班固的本尊,张天逸没有在其洞府之中,继续停留。

    天丹阁的人员需要清理和梳理,但这不是他要去做的事情,在他离开之后,十一山立刻有高层降临而来,接替了后续。

    对于这一切,十一山对外,没有任何话语,直接强悍出手,又一次以班固等人为中心,顺藤摸瓜,强势将埋伏在十一山之内的密探,大范围的连根崛起。

    虽然相对于张天逸之前的复仇来说,这个过程的伤亡,就微小了许多,但同样的,这也让原本处于动荡之中你的张天逸,再度血雨腥风!

    而这个时候的张天逸,已经返回了自己的行宫。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闲散,与许梦晨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便是再度踏入了闭关密室之中。

    十二山的仇已经报完,十一山的有心之人也已经基本杀光,但这一切的有心之人,却还依旧逍遥法外。

    莫家!

    “以为躲起来,分散开来,我就拿你莫家没有办法是不是?

    我可不是其他人,对于这种养虎为患的蠢事,早就已经见过太多太多了。

    莫家,必须斩尽杀绝,斩草除根!”

    在密室之中,盘膝而做,张天逸双目微微闭合,仙尊道法之中在其脑海之中缓缓舒展开来,其中的一种特殊术法,立刻被他接受和重新领悟。

    血脉咒杀!

    之前的诅咒之术,让张天逸对于这种咒术的威力,有了切身的体会。

    或者在正面战场上,自己不会有多少机会使用,他也不屑于使用,但现在,面对莫家这种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也只有这种办法,才能够将其,彻底的清理干净!

    将整个过程都在脑海之中,反复牵引完成之后,张天逸双目睁开时,眼中光芒急速闪烁,双手立刻开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的在面前舞动起来。

    大量的咒法印术,被其不断牵引而出,在虚空凝结。

    同时他还不断的将自己的修为,乃至精血都融入这印法之中,使得面前的虚空之中,一道的巨大的虚空符篆,缓缓成型而出。

    这符篆带着惊人的血腥之气以及阴寒之力,仿佛一座虚空旋涡,要将周围的一切生机都强行扭曲其中,撕成碎片虚无。

    渐渐的,张天逸的神色,也随着咒印的不断完善,变得渐渐严肃和慎重起来。

    他现在施展的这种咒术,威力极为恐怖,但一旦出错,造成的反噬,也将会万分恐怖,甚至还要比咒印的本身,还要更加恐怖和惊人。

    “给我成!”

    张天逸轻喝一声。

    同时,其右手食指,蓦然点出,在触碰到了阵法光幕的瞬间,其储物袋中,一大团浓稠的鲜血顿时飞出,融入了咒印之中。

    这团鲜血,是他之前,斩杀莫家之人的时候,特意留下。

    当初并非是为了此术的施展,但到了现在,却也是无心插柳,正好合适!

    下一刻,其面前虚空之中,闪烁的血腥咒印,顿时间猛的一颤,无数的血色丝线,急速绵延而开,越来越细,直至完全消失。

    但分明又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些血色丝线,还依旧存在,只不过正在通过某些特殊的规则,去感应和吸引,向着无尽的远处,延伸而去!

    虚空之中似乎有什么看不到的东西,轰然间,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