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9章:远远不够!

    不少人纷纷点头,张天逸若是真的对待所有人都像是对待开家一样的话,这一次的十一山,那真可谓是会血流成河!

    说着说着,众人竟然也就没有那么紧张起来了。

    “不错,还是看看再说吧,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十一山不可能不关注,不可能不在意。

    即便他是第一少宗,十一山也不可能让他肆意妄为。

    毕竟周家也没有真正出事,张天逸现在虽然实力毋庸置疑,但也毕竟是十一山第一少宗, 不可能什么都不顾及,未必就会真正动手。

    他的主要目标,还是威慑!”

    众人还在商议,而所有人的脸色,却是已经明显的放松了不少。

    不过,就在这时,就在他们准备放松警惕,甚至还准备传话,让整个宗主,都稍稍放松一些戒备的时候,所有人,却是莫名奇妙的,打了一个寒颤!

    随后,众人便是看到,摆在他们面前的酒杯之中,还有大殿中央的水池之中,突兀无比的,出现了一层细碎的冰晶。

    这冰晶很快便是爆发,汹涌澎湃,化作了杀机,轰鸣回荡之中,整个大殿之内,如同坠入九幽寒冬。

    整个水池,直接成为了莹白的冰块。

    “啊……”

    而下一刻,南湖宗宗主的口中,便是发出了惨叫。

    他的身体四周,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大量的雪花,这些雪花看起来人畜无害,但偏偏在落下的时间,就让他身上的衣服,瞬间化作了齑粉!

    然后是他的皮肤,他的血肉。

    他的整个身体上,所有的血肉,一瞬间,全部爆开,化作了虚无,然后在强悍到了极致的杀机之中,化作了虚无,消失不见。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惨叫才刚刚发出,他整个人,就直接成为一尊金灿灿的骨头。

    甚至他的神魂之体凝聚之后,浮立在虚空之中,还是一脸懵逼一脸的不可置信,完全没有明白,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自己明明一秒前还好好的,一秒钟之后,就成了这副鬼样子?

    而还不等他反应更多时间。

    又有大量的雪花,笼罩而来,化作了一只晶莹的大手,凭空一闪,直接将他的神魂之躯,抓在了手中,狠狠一捏之下,后者直接崩溃爆发,化作了无形,消散无踪。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其他人纷纷大惊失色,发出了尖叫,一个个见了鬼一样疯狂向后退开。

    这一幕发生的太过诡异了。

    宗主大人明明好好的,但却是在一瞬间,就直接崩溃,身死道消。

    但就在他们后退的同时,他们却发现,此时此刻,整个大厅之中,已经被刚刚那种诡异的雪花,完全填满和笼罩。

    甚至他们的皮肤上,都已经爬满,他们的头发上,仿佛覆盖了一层细密的寒霜。

    “呵呵,你们也知道我这次的目的是威慑?

    那你们以为,我会用什么方式来威慑呢,一个开家就够了?

    还是说,一个范和宗就够了?”

    在众人还在震撼疑惑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顿时传来。

    随后,所有人眼前人影一晃,一道人影,就鬼魅一般的出现子大厅中,脚步一抬。

    咔!

    随着他的脚步落下时,大厅之中,那中央的已经化作了冰块的水池,轰然破碎,更多的冰寒之气回荡而开,让所有人,再度瞬间,打了一个寒颤。

    “张天逸……你未免也太残忍嗜杀了,这可是我南湖宗宗主……”

    一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少妇冷冷一哼,似乎是对张天逸之前杀人的举动,表示明显的不满。

    但她的话音才刚刚说出了一半,一股强悍到了机智的威压,便是瞬间降临在了他的身上,猛的一震时,之前发生在南湖宗宗主身上的一幕,顿时间出现。

    女子的身体,直接爆开,所有的血肉,直接化作了雾气爆开。

    还有雪花大手凝聚而出,将她的残魂之体轻松捏在手中,瞬间湮灭。

    整个过程,后者甚至连同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见到这一幕,在场所有人都瞬间一震,头皮发麻,全身寒毛直竖!

    更有不少人,直接就被吓的尿了裤子。

    这两人都是渡劫层次的高手啊,但就这么死了,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张天逸现在在十一山范围内,声名鹊起,他们自然也研究过很多张天逸的手段,功法术法还有宝物,但现在这种雪花是什么东西。

    为何会如此恐怖,竟然连渡劫强者,都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这样诡异的手段出现在他们面前,震撼力实在是太过恐怖了。

    这是他们意识之中,张天逸从来都没有施展过的手段,但偏偏,现在就是如此震撼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让他们瞬间就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张天逸的实力,又一次提升了,而且还提升的,不是一星半点。

    所有人仿佛看着鬼魅一般的看着来人,看着张天逸。

    “少宗大人,得罪了少宗大人的事实,我南湖宗不敢否认。

    但少宗大人一句话不说,就动手杀人,未免也太心狠手辣了吧。

    我等毕竟也是十一山的势力,而少宗也是十一山的少宗,这么做,就不怕整个十一山的附属宗门还有家族心寒吗?”

    一名老者壮着胆子走出说道,长长的白色胡须,不断抖动。

    他是现在的南湖宗之中,资格最老的太上长老,必须开口说话,否则,张天逸和可能会继续杀人。

    不过,下一刻,张天逸仅仅是目光随意的一扫之后,这老者,还有其身后的所有人,顿时间全部全身猛的一缩,冒出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张天逸的眼神,仿佛在那一瞬间,都可以将他们,直接撕碎。

    “是吗?你还知道我是十一山少宗?你们还知道你们是十一山的势力?

    既然如此的话,那对我的人出手,我是不是堪可以看成你们是在叛宗?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现在出手,灭了你南湖宗,又有什么错?”

    张天逸冷笑一声,一步踏出,搓动冰晶的手指,轻轻一抬。

    下一刻,让所有人再度头皮发麻的一幕,再次出现了。

    将这老者包围其中的无数雪花,瞬间齐齐一颤,如同风暴一般随意的一卷。

    惨叫声立刻发出,这名白发的老者,直接就血肉爆开,眨眼间,就步入了之前两人的后尘,只余下了金骨以及储物袋。

    他们的残魂,依旧与之前一样,被雪花剑气一扫之后,直接就消散无踪。

    毫无征兆的,欧阳震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了大量的寒霜。

    收回手指,张天逸一脸淡然的看向了其他人。

    见到这一幕,周围的人,再度猛然哆嗦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