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8章:狗屁不如!啥也不是!

    “你不用挣扎了,我的这一剑,乃是冥剑。

    所谓冥剑,剑光一出,冥界降临!

    蓬莱仙宗道术强悍浩瀚,我莫家花费无数年,才从其中,将怀山诀以及冥剑诀分离,其威力之强,无需怀疑。

    张天逸,你是天才不假,但老夫以前,也是妖孽。

    凭借此剑,我曾与一名真正的寂灭初期一战,而你,连渡劫都不完全是,我要杀你,你,逃不掉!”

    中年男子手中的剑锋不断膨胀,转眼间,就成为了两千米之恐怖,周围空间也齐齐震动,仿佛正在凝结,齐齐坍塌而来,要阻止张天逸的退避。

    四周天地,仿佛形成了方寸空间,要直接碾压!

    这股力量,反复此时此刻,四周的一切,都在开始对张天逸,形成了排斥,形成了碾压,形成了压制和阻挡!

    剑芒越来越近,如芒在背,张天逸全身的毛孔,都直接封闭紧缩,皮肤都开始出现剧痛,但越是如此,张天逸的内心之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出现了冷静!

    在他的意识之中,周围的时空,仿佛也都凝固住了,时间也仿佛停止。

    他看着中年男子的这一剑,脑海之中的思绪正在急速窜动,不断的分析,不断的推衍。

    就在这一瞬间,他的仙尊道法之中,忽然有灵光闪烁。

    仙尊道法,就是大乘高手特殊领悟的道术道法,大乘,是一种十分神奇的修为境界,在突破的瞬间,其灵魂之中,会诞生永恒之力。

    在永恒之力诞生的那段时间,突破者的意识,会直接冲天,自动神话,环游星空宇宙。

    这一刻,会感悟到无数的天地之力,触碰到无尽的天地界限,短时间之内,也可以吸纳恐怖的天地规则,在这样的情况下,突破者将有很大的几率,领悟到无尽的玄妙感受。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顿悟的感觉,将会让其,在功法术法还有所有的修炼手段之中,领悟出无数的玄奇奥妙。

    而在很多时候,突破者修炼的某一种术法或者功法,甚至是多种术法以及功法,都会获得前所未有的提升,获得根本上的改变,一旦形成体系,威力将会提升到一种,无法想象的层次。

    这,就是道术,这,就是仙尊道法!

    大乘高手,就是仙尊!

    自己修炼的乾坤神诀,就是仙尊道法!

    越是思索,他越是觉得,中年男子施展的这一剑,越是熟悉。

    无数的画面,忽然从他的脑海之中浮现而出。

    他曾经得到的仙尊传承,此时此刻,竟然再度浮现出了更多的信息。

    狠狠咬牙,他手中早已经紧握的足足五枚灭神金珠,直接被他,收入了储物袋之中。

    甚至他还直接展开了修为气势,主动与中年男子此刻的气息碰撞,与这仙尊道法的气息,开始碰撞!

    他有一种,感觉,此时此刻,莫家中年男子施展出来的这怀山诀,还有这冥剑诀,与他的乾坤神诀之间,有着一种,如同同源血脉一般的关系。

    在他脑海之中,乾坤神诀,正在急速的闪现而出,所有的细节都在重新展现,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意识之中,反复流转而过,仿佛是在被重新领悟一般。

    这种领悟,并非是之前,刚刚接受传承时候的那种被迫接受的领悟,而是现在,一丝一毫的被他感悟。

    这个过程说起来十分繁杂,但实际上,却是如同电流一般,在张天逸体内,迅速汹涌而过。

    而就是这一个微妙的瞬间,张天逸的脑海之中,灵光乍现!

    之前,他将原来修道体系之中的境界改变,并且还为此,糅合了功法,将乾坤神诀这样的存在,也做出了改善,最终,形成了他现在,全然不同与正常修炼功法的修为境界。

    但这一切,都并非完整,虽然他这种全新的修为境界,让他现在的实力远超同阶,尤其是在很多时候,还有迷惑敌人的妙用。

    但实际上,这种修为境界之中,一种都还有不少缺陷存在。

    还有很多东西,虽然衔接在一起,但还没有完全融合,还有裂缝存在,还没有完美。

    但就在刚刚,就在刚刚这个瞬间,在张天逸这里,修为力量,渡劫之气,寂灭之气,巨大的压力,生死危机,乾坤神诀的运转,还有莫家这里,从仙尊道法衍化而来的这些术法的吸引之下,他在这一瞬间的灵光闪动,至极让他,将这其中,所有的关节,全部都融会贯通!

    也就是说,就在刚刚这个瞬间,他自己改变的修炼功法以及修为境界之中的缺陷,基本上,已经被他,弥补和改善了。

    他的双目,微微闭合,但在重新睁开的一瞬间,眼前的世界,蓦然间开始了变化。

    似乎一切,都呈现出了一种,全新的波动。

    天地灵气的流转,也与之前,有了细微的改变,体内经脉的爆发,也出现了细微的调整,虽然这些相比之前,都是小小一部分而已。

    但却可以让他真个的术法功法秘诀施展的环境,截然不同,威力也从此与众不同!

    而当他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的莫家中年男子时,后者正在施展的,从仙尊道法衍化脱离而来的所谓怀山诀以及冥剑诀,瞬间,就变得漏洞百出!

    等到他从这让突然起来的顿悟之中醒来的时候,中年男子的一剑,已经距离他的身体,堪堪毫末!

    “哼,不过是一个简化了不知多少遍的剑气之术而已,竟然也敢妄言和仙尊道法有关?

    狗屁不如!啥也不是!

    别人好歹是画虎不成反类犬,你倒好,连狗都不像了,好好的剑诀,被你们这些自作聪明的人,改的乱七八糟,一套糊涂!”

    张天逸淡淡的开口,丝毫没有因为即将降临在身上的剑光,而有任何畏惧。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在得意傲然的中年男子,顺间眉头一皱,明明他此刻的剑锋,已经降临到了张天逸的眉心。

    庞大的剑光之影,更是已经将张天逸,完全笼罩,几乎就要将其,直接斩杀了。

    他甚至已经在开始想象,下一刻,就可以将他重伤制服,然后带着张天逸离开,将来抽魂练魄了,将张天逸身上的所有东西,全部都带走,成为莫家重新崛起的底蕴和契机了。

    就在此刻,他的心中,却莫名奇妙的,多出了一股危机。

    而下一刻,他便是见到了让他无法置信的一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