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0章:一剑,一剑,又一剑!

    话音落下之时,张天逸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剑斩落在了巨猿的身体上。

    但在巨猿身上,一层狰狞的黑色盔甲一般的光罩,猛的闪烁,一闪而逝之后,剑气波动,就若无其事的被向四面八方,排挤而开了。

    巨猿周围的大地则是猛的爆发轰鸣,无数剑痕裂缝急速蔓延而开,同时巨大的力量也如同狂潮涌动,将巨猿的身体,再次冲击,后退了一大段距离。

    一闪而逝之后,白色的光罩猛的闪耀,但随后便若无其事了。

    巨大的力量,将巨猿冲击的后退了数十米。

    不过,它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势,毫无畏惧,大声嘶吼着,再次往张天逸这里冲来,双拳的力量,继续爆发,要将张天逸,彻底砸成肉酱!

    “咦?防御竟然还挺强。

    不过,我看你究竟能够挡得住我多少剑,正好那你当炼剑石!”

    张天逸淡然一笑,并未有丝毫在意,妖兽的防御本身就十分恐怖,而且这头妖兽,明显也是防御之中的佼佼者。

    其身体的强度,绝对堪比真正的法宝级别。

    但这样一来的话,自己正好借用此兽的身体,尝试一下深入熔炼自己的寂灭御剑真诀!

    这刚刚不久之前,才从那树根通道之中,九五二七那里领悟来的御剑方式,现在还十分生疏,十次之中,最多只有两三次可以凑效。

    眼前,正是磨炼的最好时机!

    身形闪烁,在间不容发的距离之中,将巨猿砸烂的双拳,强行闪避而开,他踏步虚空,身形一晃,出现在了巨猿的身侧,玉色长剑,一剑暴斩!

    锵!

    爆音发出,数百米的耀目剑影呼啸而出,如同要将这天地,都直接撕开成为两半。

    气浪呼啸,剑锋切割在巨猿的护身罩上,发出令人牙酸的颤音。

    巨大的力量爆发之下,巨猿又一次被震开,如同山岳一般的身体,在沙丘上轰然滚动,又一次激起海啸一般的狂沙浪潮。

    不过,它身上的护身罩,依旧是一闪之后,就恢复如常了,根本没有任何损伤。

    “张天逸,你不过是在做无用功而已,以你的境界,想要打破它的防御,几乎不可能。

    就算是你成为渡劫,也不一定的。

    否则你以为,它为何可以活到现在?”

    莫家中年男子冷笑着说道。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天逸那里就再次提前而出,暴起一剑,没有丝毫犹豫的继续斩落。

    “在我张天逸面前,没有什么不可能!一剑破不开,那我就十剑,十剑破不开,那我就一百剑!

    这家伙的兽核,我要定了!还有它这张皮,我也要了!”

    他表面上似乎有些烦躁,但实际其内心之中,却是早已经乐开了话。

    别看之前出手的莫家之人,全部都是渡劫强者,但实际上,能够挡得住他寂灭御剑真诀的人,实在是有限,根本就无法爆发出寂灭御剑真诀的全部实力。

    现在这头巨猿防御强悍,用来练手,效果不要太好!

    一变说着,张天逸不断挥剑而出,剑锋如同闪电,不断降临。

    这头巨猿虽然在变身之后,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或者防御,都已经暴增到了一种万分恐怖的程度。但那也不过是相对而已。

    无论它如何变化,在张天逸眼中,依旧还是笨重缓慢。

    与张天逸此刻的速度相比,不值一提!

    只要张天逸愿意,它的任何攻势,张天逸都可以轻松的躲避,不需要任何碰撞。

    但反过来,张天逸的攻击,它想要躲避,却是难上加难。

    它唯一的优势所在,就是其恐怖的防御。

    此兽在别人面前不知为何,但在他面前,这家伙,就是一个超级沙包!

    “再来!”

    张天逸哈哈大笑,对待这种移动的巨大靶子,杀起来,简直不要太爽!

    吼吼吼!

    巨猿不断的发出嘶吼,在张天逸的攻势之下,它想要做出反抗,但却又无可奈何。

    张天逸的速度太快,它根本就无法捕捉,根本无法锁定,它的攻势,根本就无法落在张天逸身上。

    但张天逸那里却是不同,后者速度更快,力量更是丝毫不在它之下,巨猿的攻击,张天逸想接就接,不想接就尽管退避,剧院无可奈何。

    但张天逸的任何一剑,其速度之快,杀机之恐怖,力量之强悍,锋芒之逆天,虽然不能将巨猿的防御撕开,但却可以轻松的将它击退!

    “再来!”

    张天逸越战越勇,手中的长剑,不断落下,漫天剑幕如同银河翻卷。

    无尽的剑气之芒从四周虚空之中,急速凝聚而来,形成了狂暴的浪潮,连绵不绝的降临而来。

    十剑!二十剑!三十剑!

    每一剑,都是千米锋芒,每一剑,都是惊天动地,每一剑,都是光寒九州!

    巨猿不断发出嘶吼。

    虽然它的防御恐怖,即便是张天逸剑术之中的锋芒,那种足以让渡劫强者,瞬间被轰杀的锋芒,

    即便是拥有防护罩保护,熊人在接连承受了张天逸数十剑之后,也开始有些脑袋轰鸣头晕目眩起来。虽然有防护罩的保护,张天逸的剑锋不会伤到它的身体,但这种力量带来的震动,它却是必须要承受的。

    几十剑下来,它的头也晕了,精神也快要懵逼了,体内的内脏,更是不断地翻腾,难受无比,几乎都要忍不住吐了!

    就算是它再牛逼,也经不起这种折腾!

    但张天逸越战越勇,不管巨猿如何愤怒,张天逸回应它的方式,就只有一种。

    砍!一剑,一剑,又一剑!不停的砍!

    耀目的剑锋不断崛起,化作了一层又一层,极致的浪潮,在巨猿的身体还有他的护罩上,疯狂卷开。

    四周天地之中,狂沙漫卷,沙海呼啸,沙丘上一秒出现,下一秒就已经消失,再下一秒,又会有一片沙丘深渊凭空出现。

    这片面积不大的沙漠,在张天逸的剑下,仿佛成为了小孩子玩耍的沙盘,不断的改变模样,仿佛沧海变迁!

    嘭嘭嘭!

    巨猿的护罩不断闪现,又不断消散,不断被切割,不断颤抖,不断震动。

    而巨猿,则是不断的被击退,时而如同山岳倒塌,时而又如同木桩被打入地下,时而干脆又被踢飞崛起!

    锵锵锵!

    张天逸的剑锋如影随形,不断的在四周虚空之中,留下一道道震颤的波纹。

    茫茫剑气,铺天盖地,连绵不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