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3章:我要死了你们还看不出来?

    “怎么回事,他这是在故意逗人家玩吗?一巴掌轰杀了事,浪费时间!”

    “老不羞!堂堂渡劫强者,杀一道半步渡劫,而且还是被阵法镇压的半步渡劫,现在还要戏弄对方,有意思吗?”

    “让他玩玩吧,这可是十一山第一少宗啊,我若是他,我也想好好玩玩!”

    “也对,放这小子放松警戒,他身上好东西太多,千万不要给他机会毁了宝物。”

    “反正这里时间充足,咱们好好戏弄他,也可以为公子,好好出气!”

    “我倒是想要看看,那小子被玩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表情,该是如何精彩!”

    ……

    男子并未开口求救,而且是无法开口求救,所以在场之人,并不认为,他是被张天逸压迫的如此。

    见到男子爆退,还以为此人是在戏弄张天逸,纷纷大笑着说道。

    他们没有人认为,此时此刻耳朵张天逸会是此人的对手。

    现在这种局面,不过是此人,故意想要戏弄张天逸而已。

    而听到他们的议论,这名男子,都快要哭了。

    麻痹的你们是真瞎了还是假瞎了?

    我是不是在戏弄这小子你们真看不出来?戏弄你麻痹啊!

    你们一个个都是吃干饭的吗?看不出来这小子好像根本就没有被阵法压制吗?

    我要死了你们还看不出来?

    戏弄个鬼啊,老者现在是在被人追杀!

    被追杀是什么样子,戏弄人又是什么样子,你们没有一点逼数么?

    不过,很快,他整个人就一愣,脸上露出了绝望。

    自己这一群人,从来都是通过阵法压制对手,然后再出手杀人,几乎从未遇到过危机,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还有人可以摆脱阵法,反过来压制他们。

    在他们眼中,根本就没有如此概念,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也就不会去想,到底是谁在戏弄谁,还是谁在追杀谁!

    想到这里,他内心之中,顿时憋屈的哭了。

    兄弟们,你们看清楚一些啊,不要在那里说废话了,这家伙不一样啊,真的不一样啊!

    你们好歹再看仔细一点啊,我真的是在被追杀啊,你们要是再不出手救命,我就要死了!

    要嗝屁啦!

    一边无奈和绝望的在内心惨叫,一边,他心中也震撼无比。

    难怪这次上面发布任务的时候,反复招呼他们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现在他明白了,对面这个小子,不仅仅手段诡异,而且出手狠辣,实力强劲到了无法置信的地步。

    他相信,此时此刻的张天逸,不可能完全不被阵法影响,但即便是如此,即便是在阵法的影响之下,即便是他修为境界,连同渡劫都?,但以及可以如此强悍。

    自己刚刚虽然大意,但也在瞬间就清醒过来,但即便是如此,仅仅是那一瞬间的失算,自己竟然,就再也找不回局面了。

    此时此刻,他所有能够施展的手段,已经全部消耗一空,但张天逸依旧如同跗骨之蛆,穷追不舍,根本不给他任何一丝的机会!

    这种生死危机的强悍压力,让他一身的强悍修为,根本就无法施展!

    要是在这么下去,他可就要成为刚刚开战,就莫名其妙被杀的悲剧了!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也会成为一种悲剧!

    原本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谁能想到,自己想要露一手,结果就快要把自己的性命,给露没了。

    看着这些人脸上,依旧是一脸玩味的表情之后,他内心更加绝望了,这些家伙,那是分明要看戏看到底啊!

    想到这里,他只能不顾一切爆发,甚至干脆自伤经脉,一口鲜血,从口狂喷而出。

    这一下,周围这些人,终于被惊动,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一个个都眉头紧皱,纷纷露出了疑惑。

    “咦?他这是什么意思,戏弄就戏弄吧,需要弄到喷血这么逼真吗?”

    “他这个人就喜欢表演,你忘了,上次他在怡红院,就伪装成身体被掏空,自爆了那玩意,把人家小姑娘吓的,半个月都不敢接客!”

    “那算什么,还有一次,他为了抢功,将自己伪装成女人,跟着对方回了洞府,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他有没有伪装到底,被人爆了菊花!”

    “哎呀,不要说这个了,老赵,把你那个秘法卖给我如何,我这人老了,越来越不行了,最近和夫人那啥,每次都不到三十秒,据说你每次可以爆发到一分钟,实在是让人羡慕啊!”

    “对了,听说王麻子被秦巫婆看上了?啧啧啧,这两人一个年轻气盛,一个老态龙钟,实在是想要看看,他们之间,会如何爆出火花啊!”

    不过,让那字绝望的是,这些人见到自己喷血之后,非但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紧急,反倒是越发的不关心了。

    听到这些人的话,他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内心都快要泪流成河了。

    麻痹的我都快死了你们还有时间讨论你们那三十秒变六十秒的破事?还麻痹的什么嫩牛吃老草?

    讨论你麻痹啊!赶紧过来救我!

    不过,无论他在心里如何嘶吼,他的这些伙伴们,就是看不到他的处境。

    眼看着张天逸手指之中,那耀目的剑芒已经刺入了自己的眉心,他算是彻底失望了。

    他知道,自己这一劫,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若是有来世,绝对不能再这么喜欢表演了。

    表演个球啊,麻痹的自己都被人杀了,这些人都还不知道,还在看戏!

    当然,下辈子也绝对不要和这些人一起做事了,就算是投胎做一头猪,也不要跟这些蠢货做兄弟了,太蠢了!

    太难了!

    在无比绝望以及无奈的目光之中,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天逸压着剑芒,从自己的眉心,一剑刺入,将自己头颅中的血肉绞杀成为虚无看,将自己生机摧毁一空,最后,剑光更是瞬间涣散,连同自己的渡劫残魂,也都直接崩溃!

    带着无比的眷恋,他的残魂连张天逸的脸都还来不及看清,意识就完全消散,彻底死亡!

    砰,轰鸣回荡之中,血光蓦然炸开,一具新鲜的金骨,暴露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没有人知道他彻底陨落之时,到底有没有瞑目,以为他护身的血肉都不存在了,眼珠子自然也不存在,根本就不存在瞑目!

    无尽的后悔之意,在虚空之中,回荡这种死法,太过憋屈了,自己原本是想要露一手的,结果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给露死了!

    他身为杀手多年,但从来没有想到过,竟然还会有这种死法!

    嘶……周围瞬间静止了下来,仿佛所有的声音,都在这一瞬间,完全消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