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1章:计中计!

    “还有一方隐藏的人马!”

    张天逸心中雪亮,之前那阵法之中的危机太过隐晦,但他十分清楚,若非是他极为果断,在大战开启,意识到危机即将来临的瞬间,不顾一切,强行引动了明河剑的力量,将那阵法之中,隐藏的杀机撕碎,现在的他,只怕是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或者这一切,连莫无声,连徐正清李欢等人,现在都还不知道不清楚,根本就没有察觉到!

    徐正清李欢两人,想要借助莫无声与自己的战斗借刀杀人!

    但还有人,早已经洞察了这一切,想要借助这三人与自己的冲突借刀杀人!

    这是一个计中计!

    噗!

    一声闷哼之中,张天逸再度喷出一口鲜血,但体内被压抑的修为,却反倒是借着这一股力量,前行爆发了一些,将原本已经接近失控的经脉,强行稳定了一些,使得他的状态,反倒是好了不少。

    此时此刻的他,也终于狠狠松了一口气,体内的麻烦,总算是暂时解决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现在的他,还依旧还需要大量的宝物和时间,将伤势压制修复。

    双目紧闭,修养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这才重新睁开双眼,一拍储物袋,一缕金光,从储物袋中,一跳而出,在他面前,悬浮不动起来。

    这是一个光球,但在这光球之中,却是有着一条如同铁线虫一般的金色丝线。

    这丝线正在不断涌动,时不时则是会对外面的光罩,展开撞击,似乎是想要从其中脱离而出。

    这丝线,竟然是活物!

    但正是这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小丝线,却是在当时,让刚刚踏入阵法战台之中的张天逸,瞬间,就感受到了惊人的危机。

    深吸一口气,张天逸将修为凝聚在双目,是双眼之中,光芒暴涨的同时,那小小的金线,顿时在其视线之中,被强行放大,之前几乎看不到的一切,此刻蓦然清晰起来。

    这仿佛长虫一样的金线的外形看起来,像是一条金属链条一般,每一节都仿佛是一截铠甲一般,数百节连接在一起,仿佛蜈蚣一般的存在。

    此物,便是他从徐家的阵法战台之中,封印而来。

    在还未开战,在他进入阵法战台的瞬间,此虫就破开虚空,直接钻入他体内,直接压制了其经脉的运转,更是要强行阻断其修为施展!

    好在张天逸体内有原因存在,可以分心二用,一方面调集修为,直接借用渡劫铠甲以及明河剑的力量,与莫无声一战,一方面则是用元婴,强行封闭此物,争夺经脉的控制权。

    所以之前在徐家,张天逸实际上,同时进行两场战斗!

    这才是张天逸之前,暴怒杀人的根本原因之一。

    幸好是自己,若是换成其他人,当时在开战的瞬间,只怕就已经被莫无声那里,直接抹杀!

    “肯定不是莫无声,否则我没有受到此物的影响,他应该有所应对才正常。

    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他是被利用!

    李欢还有徐正清两人,同样也应该不知道,否则以此物的必杀之力,他们根本不需要借用莫无声!

    但此物既然可以隐藏在阵法之中,不被这三人知晓,肯定必须要参与到阵法的布置之中。

    但这种阵法,并非固定设立,而是被炼制成为了法宝一般的存在,可以随时展开。

    其中,却是添加了可以压制我的炸弹宝物,以及阻止我沟通天劫的禁制,以徐家的实力,想要在不被人知晓的情况下设立这些禁制,自然不能使用十一山的阵法师以及炼器师,只能找其他十一山之外的家族或者宗门炼制。

    既然这样,这家族或者宗门,势必会是徐家的附属或者关系极为密切的存在。

    如此一来,想要查找确认,并非艰难,只需要在徐家以及罗家的关系网中,必然会有所收获。

    这些人隐藏的如此之深,恐怕图谋,绝非简单。

    不过……必须也未必就是要谋我性命,他想要控制的是我的经脉,还有要侵扰我的神魂,倒是有些像是蛊虫的样子。

    呵呵,我倒是要看看,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东西。”

    随手一挥,密密麻麻的细密剑气,顿时间从其手掌之中,游动而出,如同无数的细针,针尖向内,将这光球,包裹在其中。

    随后,张天逸灵识一动,包裹金线虫的禁制光球,就直接裂开,消失无踪,其中的金线小虫,顿时开始疯狂窜动起来。

    不过,张天逸早有准备,密密麻麻将其包裹在其中你的剑气,立刻就齐齐颤抖,在极其细微的空间之中,向着金线虫,展开了进攻。

    叮叮叮……

    密密麻麻的清脆的敲击声,不断传出。

    这金线虫虽然极小,仿佛一根细线,但其防御却十分恐怖,在无数微小剑气的斩击之下,爆发出无尽的细碎火花,但其本身,却是丝毫无损。

    甚至因为这种刺激,反倒使得这小虫,更加活跃的样子。

    而很快,张天逸就发现了让他,更加惊讶的事情。

    这看起来不起眼的金线虫,竟然还在这有限的空间之中,反复挪动,借助其灵活的身形,在最大程度上的,躲避这些细碎剑气的轰击。

    这一幕,倒是让张天逸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轻咦!

    此物的灵智程度,简直超出了张天逸的想象。

    若是本能的退避也就罢了,但张天逸却是明显的发现,此物在躲避他的剑气斩击时,竟然会有挑选的回避威力更大的伤害,在各种层次的伤害之中,做出斟酌,保证自己被损伤的最小化。

    这种程度的灵智,绝对不是此物的本能。

    而且他也看到,此物的铠甲,也并非天然生成,倒像是炼制到了极为细微处的宝物。

    也就是说,此物,根本不是活物,而是如同傀儡一般的存在!

    “傀儡,拥有灵智的傀儡,想要夺取我经脉的控制权,甚至还妄图刺激我的神魂!”

    将这些特点都集中在一起之后,他立刻想到了某种可能。

    “这玩意,不是想要杀我,而是想要控制我!

    或者说,制造某种混乱,让别人杀了我!

    还这是……一举两得啊!”

    嘿嘿一笑,张天逸不再犹豫,继续吞服一把丹药,让体内的伤势,不断恢复之后,双手一抬,如同穿花蝴蝶一般,飞舞不休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