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8章:岂有此理!

    而在被张天逸拖来的战船上,所有人几乎瞬间就更加震撼以及无语起来。

    “好大的气魄!好大的胆子,他虽然是天丹阁少阁主,但未免也太过狂霸了!”

    “不过,他的身份虽然不俗,但天梧宗那也是属于十一山的势力,而且实力非同一般,他这么大肆杀人闯宗,实在是过于狂妄了。”

    “杀人闯宗,而且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理由,这件事,即便是到了十一山那里,也说不过去!”

    “若是说理由,倒是还算有一个,与这位道友的赌注啊,人家不是说了吗,现在的天梧宗没有空,他如此杀入天梧宗,人家自然是没有空了!”

    “呵呵,如此玩笑一般的理由原因,那简直就是笑话!”

    在议论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向马天涯那里,投过去可怜的目光。

    马天涯瞬间就愣住了,这什么意思?这什么情况?

    怎么说来说去,张天逸闯杀天梧宗的源头,怎么就落在自己头上了?

    因为自己和张天逸打赌,所以才导致了天梧宗被张天逸闯杀?还有比这可笑的事情吗?

    这个理由,是不是也太牵强了一些?

    不过,虽然牵强,但若是对方到头来,非要将这件怪罪到自己身上,只怕是也没有任何人,敢说什么不是?

    但这个罪名,未免也太大了!

    他现在虽然不相信张天逸一个人就可以攻陷天梧宗,但双方冲突到如此地步,最后自然是需要有一个理由,才能平复双方的怒火,而到了那个时候,自己的性命,甚至是自己的家族,都直接会成为双方发泄的对象。

    尤其是天梧宗,若是知道整件事竟然是以为自己的一个赌注而起,那到时候,自己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想到这里,他整个人都慌了,必须要想个办法,否则赌注事小,如是因此连累了家族,那自己就真的,死都不知道会怎么死!

    到时候,张天逸的身份太恐怖,无论是天梧宗还是十一山,肯定都不会太过追究,那么天梧宗的怒火,还有十一山的气愤,都只能发泄在自己身上,发泄在自己身后的家族上。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张天逸赶紧收手,否则的话,张天逸现在闹的越大,等会儿的结果,就越发的恐怖。

    他急得直跺脚,脑中不断思考,想要寻找办法,寻找一个让张天逸赶紧收手的理由。

    “少阁主,今日之赌局,我马天涯认输了!

    还请少阁主立刻收手,少阁主若是还有其他的要求,我都答应!

    天梧宗乃是一闪属宗,少阁主切勿因为一时气愤,触犯了十一山的天律啊!”

    他干脆直接跪在地上,高声向张天逸那里说道。

    他现在已经是完全后悔了,后悔不该和张天逸冲突。

    自己是什么人,张天逸是什么人,自己和他相比,那简直就是渣渣!

    不,连渣渣都算不上。

    现在不管张天逸和天梧宗双方到底如何,最后倒霉的,绝对只有自己。

    “呵呵,别着急啊,我已经说过了,我这个人从来不会强人所难啊。

    我这个人,从来都喜欢,用事实说话的。

    我既然说了现在天梧宗没有时间炼宝,那自然就要展示给你看,现在这里不过是天梧宗外围而已,怎么说,也要见到了天梧宗宗主再说。

    否则的话,日后还有人要说我张天逸为人赌品不行,喜欢赖账耍赖!”

    张天逸却是丝毫不在意,一边冷笑说着,一边则是毫不犹豫的挥剑而出,瞬间又是几艘战船,被撕开斩断,一片人仰马翻。

    此时此刻,原本围攻而来的百艘战船,此时此刻,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

    若非这路是天梧宗之内,这些人不可能随意逃脱,并且四周还有阵法封闭,这些人,只怕是早就作鸟兽散了。

    他们毕竟之时外围防守之人,无论实力还是定力,都无法与内部的天梧宗弟子相比。

    听到张天逸的话,马天涯直接就懵逼了。

    麻痹的这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这家伙根本就不听自己的呀!

    想了想,他干脆狠狠咬牙,既然如此的话,自己也只有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你不是想要挑事吗?麻痹的搞得别人就不会一样!

    你挑事那我也挑事,你想把脏水往我身上泼,那我也往你身上泼!

    “好你个张天逸,你身为天丹阁少阁主,身份尊贵,谁想却是如此阴谋狡诈之辈!

    你一定是看上了天梧宗特殊的炼器之术,想要夺取,所以才故意潜入,否则的话,你之前为何不亮明身份!

    现在去是借口和我的赌局,强行对天梧宗出手,实在是可恨!

    要是如你这般,十一山其他高层也觊觎哪个家族宗门的宝物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如同你这般,随便借用一个不着调的理由,就可以对十一山属宗出手?

    你这般随意挑起十一山与属宗之间的战争,这个责任,你担当得起吗?”

    既然求饶不成,那他就也威胁。

    自己已经有话说在前头了,自己认输了,而且自己也已经说明了,你若是还要继续动手,这件事就跟我无关!

    你若是还要出手,那就是你贪图天梧宗的炼器之术!

    你再出手,那就是你自己承认这件事就是事实!

    他就不信了,张天逸还能够疯狂到这种程度!

    “笑话,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天梧宗还有什么特殊的炼器之术,马天涯你这故意提醒我是什么意思?

    你是诱导我,生怕我不知道天梧宗的宝物是吧?

    你到底是何居心?

    你是哪一族的子弟,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污蔑我,岂有此理!”

    张天逸却是冷冷说道,根本就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反倒是反过来,险些直接就将马天涯说的哑口无言!

    什么叫我提醒你天梧宗有宝物?明明就是你自己想要动手好不好?

    他的后背,瞬间冒出冷汗,张天逸这话要是真的传出去,只怕是很快就会变了味道。

    “你……张天逸你强词夺理!

    就算你不是贪图天梧宗炼器之术,你这般随意攻伐十一山属宗,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简直就是草菅人命!

    你这么做,将会让十一山所有的附属家族以及附属宗门心寒!

    你当你是谁?你当十一山所有附属家族以及附属宗门是什么?你想攻就攻,想杀就杀?

    你是天丹阁少阁主不假,但即便你是十一山山主,也不能如此没有规矩没有原则!”

    马天涯也是慌了,不管什么大帽子,全部都给张天逸,扣上去再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