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9章:你也配我求饶?

    无奈的摇摇头,转身时,他直接一步迈出,速度如同流星一闪而逝,直奔张天逸追及而去。

    之前的他,的确是被惊吓的不浅,但现在已经彻底恢复过来。

    他从未见过实力和心机,强悍到了如此程度的年轻人。

    不过,他现在已经确定,张天逸那里,已经十分虚弱,没有一战之力。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的他,才如此不急不慌。

    以张天逸现在的状态,想要摆脱他的追杀,没有这个可能。

    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之前,因为自己的恍惚和疑惑,让自己的这位老友血剑,身死道消。

    “此人,果真是天才,真正的妖孽天才!

    神宗要杀他,果然是有原因的!”

    深深的叹出一口气,眼神无比感慨的同时,他没有再犹豫,身形闪动,速度瞬间就爆发到极致,浑身闪耀的金色光辉,如同一道彗星的长长尾巴。

    前方的张天逸,一直都在他灵识的感应之中。

    之前后者的伤势是如何沉重,他十分清楚,但现在,在他的感应之中,张天逸那里的气息,正在急速恢复,原本的速度,也在不断提升!

    “果然不愧是天丹阁少阁主,丹药足够,天赋也是非凡,若是让你再逃一段时间,说不定就可以完全恢复了。

    不过,很遗憾,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

    修为猛的绽放,他的速度瞬间就提升了一大截,并且还在持续的加速之中。

    没有多少时间,在他的视线尽头处,形象凄惨到了几乎无法形容的地步的张天逸,就直接出现。

    后者虽然在急速恢复,但毕竟时间有限,恢复的程度,也同样有限!

    轰!

    前方,正在不故一切逃遁的张天逸,忽然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强悍的威压以及镇压之力,急速靠近,瞬间就降临在了自己身上。

    之前轰杀血剑之后,他的伤势已经十分沉重,尤其是体内修为,更是枯竭,即便是有噬灵蜂蜜,也不能在短时间填补。

    毕竟任何一种宝物,在短时间之内大量服用之后,效果都会被大幅度削弱。

    在这压力之下,他全身离开再度发出砰砰之声,正在恢复的血肉还有骨骼,又一次,有了崩溃和碎裂的征兆!

    张口时,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更是在这一刻,苍白到了极点。

    他回头看了一眼,远处正在继续追击而来的身影,无奈的叹出一口气,没有继续前行,而是直接停下了脚步 ,一拍储物袋,大量丹药飞入口中,自行破碎开来,化作滚滚药力,充斥其身体之中。

    更在这同时,他的双手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在四周飞舞不休,各种各样的阵法还有宝物,都在此刻,被他不要钱一样的,布置在了四周。

    做完这一切之后,张天逸这才转回目光,看向了来人的方向,直接盘膝坐下,运转修为,竟然是光明正大的开始疗伤了。

    很快,红袍男子,却是已经来到了张天逸面前,见到如此,他反倒是冷冷一笑,没有立刻动手,仿佛看着玩物一般的看着张天逸。

    “小子,你这是放弃了?知道自己逃不走,所以在这等死了?想要向我求饶?”

    他冷冷一哼的说道,目光在张天逸身上,不断逡巡,似乎是要看清楚,张天逸身上,到底是有什么诡异之处,竟然可以做到如此惊人,将自己的好友也斩杀了。

    “求饶?你也配我求饶?

    我告诉你,我张天逸,还从来没有向谁求饶过!”

    张天逸瞪了一眼对方,丝毫不动,继续修炼,似乎是要不顾一切的,恢复修为。

    “好了小子,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可能逃脱吗?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事情到了现在,我也不瞒你了,我是逍遥神宗之人。

    你如此天赋超然,实际上,区区一个十一山天丹阁,根本就藏不住!

    不顾,你随我回去,加入我逍遥神宗,你放心,只要你愿意加入,我可以保证,你在蓬莱仙宗得到的一切,我逍遥神宗,也可以给你,而且,只会更好!”

    红袍男子看着张天逸,全身的修为威压,化作了一座巨大的牢笼一般的存在,似乎是想要将张天逸,这丫其中。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在何种情况下,你已经没有了任何其他的选择!”

    他补充了一句,现在的张天逸,可以说已经完全在自己掌控之中了。

    但偏偏后者,就是没有一丝一毫担忧害怕的意思,反倒是在这里,大摇大摆的修炼疗伤。

    他之前还以为,张天逸是觉得逃命无望,所以直接放弃,或者干脆就是准备和自己谈谈条件,但现在看起来,这里的情况,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张天逸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要和自己谈判的迹象。

    “呵呵,你又不是我,又怎么能够确信,我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呢?”

    张天逸依旧是淡淡开口道。

    看到张天逸眉头之间的自信还有得意,红袍男子立刻眉头一皱,心头莫名奇妙之间,就多出了一丝诡异的感觉。

    他虽然不知道这段诡异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但很快,其眉头一皱之后,这诡异,就让他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出现了烦躁。

    不过,一想到张天逸此时此刻那严重的伤势,还有虽然极力恢复,但体内依旧还是十分有限的修为力量之后,这种感觉,立刻就被他当场了无意之间的情绪,摇摇头,没有在意,抛开到了一边!

    “俗话说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是聪明人,肯定知道,这个时候,到底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蓬莱仙宗的确在丹道上成就更高,冠绝四大宗门,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其他三宗之中,阁下的实力,反倒是有更加被重视的必要!

    以你现在的实力,只要愿意,我相信,立刻就可以成为我逍遥神宗之中,少宗主候选之人,岂不是要比一个天丹阁少阁主,重要的多?

    如何,我这么说,已经足够诚意了吧!你若真是个聪明人,就应该知道,我说的话,没有一句是虚言!而且……你即便是不能完全下相信我,现在也应该对你自己,有足够的自信才对!”

    看到张天逸如此的一副表情,红袍男子,反倒是更加有兴趣的说道。

    甚至他反复想过,自己说过的这些,十分具有诱惑力。

    见证了逍遥神宗与蓬莱仙宗之间的明争暗斗这么多年,实际上,他已经对于很多事情,有了一些独特的见解,他也十分希望,在逍遥神宗之中,能够如此超凡卓著的天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