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6章:无耻,牛皮糖!

    “张天逸,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血剑怒吼,这已经是第三次,他的丹药被张天逸的不知道什么手段,直接摧毁了。

    不管他如何遮掩,不管他如何施展手段拖延张天逸,只要是自己这里使用丹药,只要是丹药从储物袋中取出,瞬间就会被摧毁。

    这一幕,顿时就让他,几乎就要被气疯!

    张天逸那里虽然看起来凄惨,但却拥有种种方式,不断恢复,修为几乎时时刻刻,都维持在巅峰状态,一刻不停的,对自己这里,展开狂暴的攻势。

    至于外表的伤势,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只要体内修为不断,再坚持一段时间,也不会有问题。

    但自己这里反倒是不同了,自己虽然外表没有什么伤势,但体内的修为,却是已经渐渐跟不上运转。

    而张天逸还在不断爆发,不断提升攻势,不断想尽一切办法,逍消耗自己的修为!

    “想要作用这种方式拖延我,让我无以后继,然后找机会逃脱?”

    血剑目中寒芒闪烁,再度接连三次,丹药又被张天逸凭空炸碎之后,终于忍无可忍。

    让他堂堂一名渡劫境界高手,追杀一名后辈,后者此刻依旧神完气足,而自己竟然只余下了三成修为,虽然追击的风生水起,但却连一枚丹药,都无法服下。

    不过,就在此刻,就在他已经忍不住拼着受伤,也要将丹药服下之时,张天逸那里,却又忽然间转身,修为震荡时,周围虚空之中,无尽的剑芒汇聚而出,铺天盖地而来。

    这一刻的攻势之强,竟然让他都有了一丝危机之感。

    更在这同时,有大量的宝物,从其储物袋中飞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展开了自爆。无尽的轰鸣劲气,化作了涛涛浪潮,直奔血剑卷动而来。

    “无聊!”

    他双目眯起,蓦然间怒吼。

    又一次,又是一次。

    张天逸那里,这样的手段,同样也不止是第一次施展了。

    他之前也尝试过,张天逸既然要如此,他干脆就后退一卷距离,服用丹药之后,再来追击,以他的速度,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张天逸也不可能逃脱。

    但当他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张天逸那里,却是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手段,瞬间就远去,若非自己反应的快,赶紧放弃丹药追击的话,只怕是现在,张天逸已经消失无踪了。

    所以有了那一次的心有余悸之后,他哪敢再去尝试,只能强行忍住这种怒火,继续追击。

    但他已经狠狠下定决心,等会儿将张天逸拿下之后,一定要让他好好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渡劫的手段!

    轰鸣回荡之中,法器自爆的威力,被他强行扫开,并未对自己,造成多少伤势,但张天逸的这种办法,却是让他,又一次被张天逸拉开了一段距离。

    “既然你非要一再挑衅,那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与其这么啰啰嗦嗦的难受,还不如我现在强行将你斩杀,无非就是这件事过后,需要一些时间疗伤而已!”

    他淡冷冷开口,深吸一口气时全身上下的战甲之中,顿时间,就有无尽的金色光辉爆发而出,使得他这一刻的渡劫金身之力,直接就提升到了极致。

    渡劫高手的金身力量,并非是没有限制之物,同样也是如同修为一般,会被消耗,至于恢复,其难度自然也要超过修为的复原。

    但这一次,让他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之前的这种机会,张天逸一定会再次拉开距离。但现在,后者却是狂吼一声,大步踏出,直奔自己这里而来,一拳轰出,拳风包裹着剑气,至二级与自己,正面轰然碰撞!

    轰,巨响传出时,张天逸那里瞬间倒飞,咔咔之声回荡而出,口中鲜血,再度不要命的喷出,气息瞬间虚弱。

    但仅仅是下一个瞬间,血剑那里,根本就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丝毫调整,张天逸就已经强行稳住了,再度返身杀回。

    其全身血肉轰鸣,溃散了不少,血腥之气,弥漫八方,凄惨无比。

    但越是如此,他那里的攻势,就越是恐怖和惨烈。

    在他转身的瞬间,其体内,已经虚浮的修为,又一次猛的闪烁,刹那之间,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仿佛根本没有消耗!

    “又来了,又来了,无耻,牛皮糖!”

    血剑怒吼,张天逸的这种无赖方式,让他痛恨到了极致,偏偏又无可奈何!

    自己阻挡不了张天逸吞服丹药和宝物,但自己这里,张天逸却拥有连他都无法察觉的办法,准确的掌控自己这里丹药的出现,精准的无比的摧毁。

    哪怕是张天逸刚刚被自己击退,正在喷血,正在如同流星一般飞退,也依旧还是如此,只要丹药出现,就会仿佛自动开启一般,瞬间炸开。

    “没完没了是吧,我就达到你血肉完全崩溃,我看你还怎么施展这些手段!”

    血剑怒吼,整个人,瞬间也如同疯魔一般,疯狂冲出,各种狂暴的攻势,不断施展而出,疯狂向张天逸这里,碾压而来。

    一瞬间,张天逸这里就陷入了绝对凄惨的下风,身体不断炸裂,血光不断爆发。

    眨眼间,两人就碰撞了数百次,张天逸握剑的右手,指骨都已经炸裂了一半!

    但即便是如此,张天逸那里,依旧还是没有本分后退,体内修为,再次诡异的恢复,抬手时,又是一大堆的宝物飞出,波动轰鸣之中,又一次,要展开自爆!

    “还来?

    老夫等的就是你这一招!”

    血剑目中露出强烈的光芒,这一招他早就提防,早就在等待。

    张天逸的恢复手段,让他无奈,他此刻体内,修为也剩下不足三成,他同样也很无奈。

    但此时此刻,他已经不想去管那么多,渡劫金身完全展开,根本就无视这些法器的自爆,一步踏出,就这么踏着这么一大堆的法器自爆的波动,直接出现在了张天逸面前,在张天逸又一次,准备要故伎重演,又将距离拉开,同时攻势铺天盖地,将自己笼罩的瞬间,大手一张,一只虚无手掌,瞬间凝聚而出,似乎是在张天逸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状态下,直接将张天逸的身体抓在了掌中,狠狠一捏。

    咔嚓一声,张天逸本身就已经血肉崩溃的身体,直接就碎裂了不知多少。

    这一瞬间,张天逸的身体都直接佝偻了起来。

    “让你再来!”

    血剑怒吼,在手掌崩溃的瞬间,立刻再度抬手,轰鸣回荡之中,又是一只手掌轰然凝聚,又一次,直奔张天逸抓去。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张天逸之前就是用狂暴的攻势,让自己疲于应付,那么现在,自己就要用同样的方式,将张天逸镇压,至于那些法器自爆的威力,全部被他的渡劫金身,强行抵挡,硬撑而过!

    不过,就在此刻,就在他的这一抓,即将再度将张天逸抓住的瞬间,他忽然间眉头一皱,一股危机感,在他头皮,轰然炸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