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5章:杀渡劫,未必就做不到!

    叮叮叮,一剑横扫而过之后,那铺天盖地的剑气细丝,纷纷断裂,化作碎末散开。

    张天逸的这一剑,直接崩溃。

    不过,这些剑丝的锋利程度,也同样超出了血剑的想象,即便是被撕碎,在不顾一切的缠绕之下,也被强行阻挡,无法继续爆发。

    但两人仅仅是稍稍一顿,就纷纷再度展开剑招,再度轰鸣杀出。

    “不知所谓!

    渡劫就是渡劫,修道等级森严,不是你想要跨越无视,就可以轻松跨越的!

    差距,就是差距,境界,就是境界!”

    一剑碰撞,张天逸再度喷出鲜血,气色直接开始了萎靡顿缩。

    渡劫层次的强大,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尤其是现在,血剑乃是暴怒之下出手,不惜修为代价,疯狂爆发之下,简直就是全方位压制!

    而且张天逸之前连续大战,虽然没有多少伤势,但在精神上的损耗,却已经十分沉重,虽然他拥有强悍的御灵剑诀,更拥有强悍的仙尊道法,但也正如同血剑所说,再强悍,也有所限制,也有他的极限。

    而这个极限,在渡劫层次与渡劫之下的两种修为境界上,那就是天堑!

    若非是张天逸修为特殊,体内有元婴存在,只怕是连与血剑一战的资格都没有,根本没有可能,维持到现在,竟然还能够杀出几个来回!

    同样的,血剑这里也被不断震撼。

    尽管他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了推断,张天逸的实力之强,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与渡劫境界之间的差距。但真正见到这一幕之后,依旧还是有些无法置信。

    “幸好今日没有大意,否则的话,搞不好还要阴沟里翻船。

    不过,即便是现在,此人看起来不是我的对手,但为了稳妥为了万一,绝对不能有任何一丝松懈。

    不到将此人彻底斩杀,绝对不能给他任何喘息之机!”

    他的目光,瞬间冰冷,修为继续震荡,全身血肉都仿佛蠕动一般,发出轰轰的爆鸣之声,更加强悍的气息在体内轰然爆发,使得他全身流转的恐怖修为之力,也直接化作了血色。

    血色的修为力量的暴涌,同样也使得其驾驭的赤金长剑,也在这一刻,化作了血色。

    这才是真正的血剑!

    砰!

    轰然碰撞之中,张天逸右臂炸裂,整个肩膀血肉模糊,只留下森白的臂骨,裹着碎裂的血肉,看起来凄惨无比。

    但他并未有丝毫后退,此刻他虽然声势凄惨,浑身浴血,但一身修为,却依旧强悍,并未有多少波动。仙尊道法以及元婴的恐怖,在此刻,终于彻底展现而出。

    与眼前之人一战,张天逸没有把握,但现在若是逃离,此人拦不住自己。

    但危机并不在这里,自己这下可以逃离,但在短时间之内,决计无法拉开太远,即便是到了传送阵所在,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开启和传送。

    不仅仅如此,自己现在已经不知之前,速度无法完全展开, 依旧会被此人拖延,但在此人身后,那还有第二名渡劫高手正在赶来。

    所以,现在唯一的机会,也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将面前的渡劫强者击退,让他无法追击。

    “杀渡劫,虽然看起来不可能,但我张天逸,未必就做不到!

    唯一欠缺的,不过是时间而已!”

    张天逸内心轰鸣,全身血肉模糊,不断服下丹药,全身修为爆发,手中玉剑之光,越发的耀目,他体内元婴,正在疯狂运转,将其丹药以及噬灵蜂蜜之力,源源不断的转化,然后化作力量爆发。

    他的修为境界与后者相差太多,无法跨越,每次与血剑碰撞,都会以数倍之力爆发,强行碰撞,抵挡后者攻势!

    凝聚全身修为,同样一拳落下。

    “我唯一的机会,就是让对方以为我已经无力挣扎,在彻底放松警戒的瞬间,给他绝杀一击!”

    张天逸心中下定决心,随着整个人看起来更加凄惨的同时,公示不但没有减弱,反倒是越发的恐怖和密集,一剑一剑如同狂风骤雨,不惜一切代价,与对方碰撞!

    甚至越到后来,几乎就已经成为了以伤换伤的姿态。

    虽然每次都会被强行击退,凄惨无比,但每次,都会更快的速度,重新杀回。

    血剑越是与张天逸一战,心中震撼,就越是恐怖,他明明自己修为可以完全压制张天逸,但偏偏对方悍不畏死之下,自己竟然也仅仅是将其压制而已,反倒是每次,对方在疯狂爆发之下,让自己这里,越发的束手束脚起来。

    不过,好在张天逸的气息已经在不断虚弱,自己的胜局已经注定,张天逸的逃脱,已经不可能,所以张天逸如此拼命,他也有些乐见其成的成分在其中。

    自己只要掌控好,不让张天逸亡命相拼,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思将自己拖下水,拖延时间,对自己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坏处。

    而且梧桐山的第二名渡劫境界正在赶来,到时候两名渡劫境界,斩杀张天逸一人,不会有任何意外。

    他现在倒是开始有些担心,回去之后,如何向上面交代灵溪被杀之时。

    虽然此事完全是后者自己咎由自取,但毕竟这次是自己带来,难脱干系。

    轰轰轰,张天逸如同疯魔一般,不顾一切,与血剑碰撞,每次的结果,都是更加凄惨。

    “此人……天赋果然非同一般,若是能为我所用,将来必定是一方雄杰。

    可惜,却是曾为了我逍遥神宗的对手,必须斩杀!”

    渐渐的,血剑的神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张天逸明明是占据了下风,但攻势竟然还在提速,而在这样的碰撞之中,血剑很快就发现,自己的修为消耗,竟然也有些跟不上了。

    自己虽然是渡劫境界,但并不代表,就不会消耗实力,反倒是现在,张天逸虽然是半步渡劫层次,但施展的攻势在他疯狂爆发之后,自己的修为耗损,丝毫不输于与一名真正的渡劫高手大战!

    他的眉头紧皱,张天逸那里的恢复力,实在是恐怖到了极致,手中丹药,几乎是无穷无尽,而且丹药的药效,更是好得令人发指。

    并且对方身上,甚至还有一种连自己都未曾拥有过的灵物,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让张天逸那里消耗的修为力量,在极短的时间之中,恢复如初。

    “妈的,疯子,这家伙,就是个疯子!”

    血剑大袖一甩,修为轰鸣爆发,化作惊天动地的大手,直接将张天逸推开,让后者胸口血光四溅,口中喷出鲜血,气息猛的一荡!

    随后,他也再次一拍储物袋,两枚丹药飞出,就要吞入口中。

    但偏偏在此刻,刚刚被击飞的张天逸那里,却是不顾一切,不惜身体承受惨重的反噬之力,强行稳住,抬起手时,向着自己这里,虚空一捏!

    砰的一声,轰鸣回荡之中,他这两枚刚刚飞出的丹药,瞬间爆开,化作了齑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