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3章:就是灵石多,就是宝物多!

    “血剑叔叔救我!”

    灵溪绝望的嘶吼,声音凄惨,如同要直接破碎!

    而就在此刻,一股恐怖的气息,蓦然间,从远处,轰然崛起,如同一道利剑,直接悬在了张天逸头顶。

    更在同一个地方,第二道气息,也似乎在崛起之中,若隐若现!

    “你敢杀他,你就必死无疑!”

    金凯男子血剑的吼声发出,眼看这一幕发生,同样是愤怒到了极点。

    但张天逸看都不看血剑一眼,想都不想,剑光更快,一瞬从灵溪的眉心刺入,直接将头颅洞穿,剑气迸发,涌入其体内,将所有修为力量,还有其神魂,全部撕开成为虚无。

    后者的脸上,眼睛瞪得滚圆,最后的目光悔恨的看着这个世界,气息急速消散,目光很快就彻底黯淡,身死道消。

    收回长剑,张天逸嘴角翘起,视线扫向远处,那正在以一种几乎就是极致闪电一般的速度飞驰而来的血剑一眼之后,手掌一抬,四周散落的储物袋,顿时间全部落入其手中,这才转身,一步踏出,也不去管还没有收起的阵法,直接将速度展开到极致,夺路而逃!

    虽然之前一战,他已经将这些喽啰,都轰杀干净,但他却十分清楚,此时此刻,才是这一场生死决战,真正的开始。

    后面正在靠近之人,乃是渡劫境界强者。

    而在更远处,那正在传送阵中现身而出之人,同样也是渡劫境界强者。

    他虽然自负,在渡劫之下无敌手,甚至有这个自信,即便是面对一名渡劫高手,也有实力一战,可以做到自保,但面对两名渡劫境界的话,绝对是死多生少!

    “渡劫,渡劫!妈的,等会弄死你!”

    张天逸心底苦涩,不断摇头,自从自己来到十一山,来到天丹阁成为了所谓的少阁主之后,就三番两次的被追杀,而追杀自己的对手,更是一次比一次更强!

    而这一次,更是可以说,已经到了绝境!

    尤其是刚才,他灭杀了那女子之后,灭杀了大量的半步渡劫之后,后方那所谓的血剑,对于自己的杀心,已经强烈到了极致,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果然,他这里才刚刚踏出阵法,轰然远去,在后方,就有惊天的怒吼之声,如同天地惊雷一般扩散而出,轰传八方。

    血剑全身金光冲天,如同一轮金色烈日。

    金光之中,他满脸怒火,看着灵溪的尸体,双目之中的金辉,眨眼间就成为了血红。

    灵溪的身份,非同一般,在梧桐山之内,是绝对不允许有意外的存在。

    但现在,却是已经成为了尸体。

    这个责任他承担不起,他的呼吸急促,他的体内,怒火在疯狂燃烧。

    将灵溪的尸体收起之后,他便是红着眼,不顾损耗,将修为速度,瞬间提升到极致,向着张天逸逃离的方向,急速追去!

    “小子,今日你不可能逃掉,速速跪下求死!”

    怒吼之声仿佛冲天巨浪,纵横不知多远,直接在张天逸耳边回荡。

    “你当我傻?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那我自然是要逃!”

    张天逸冷笑,收起玉剑,双手不断向身体后方轰出,每次轰出,都会有大量的修为之力喷出,如同炮弹一般,直接展开,化作轰鸣波动,急速扩散。

    以这种设施的方式,张天逸的身后,如同安装上了一个推进器,使得他的速度,直接就爆发到了无法想象的程度,竟然一时间,让后方的血剑,不能完全接近!

    两人一前一后,一逃一追,在这无边无际的星空之中,瞬息千里。

    “小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血剑的声音不断传出,带着恐怖的杀机,但偏偏又对张天逸这里,恐怖的速度,在短时间之内,无可奈何。

    暴怒之下,他只能取出一柄长弓,不断拉开,嗡嗡的爆音之中,一道道剑势,如同金色的巨蟒,一闪而逝,直奔张天逸。

    “碎尸万段?可以满足你,不过在这之前,你得先追得上我再说。”

    张天逸哈哈大笑,一边往口中塞入丹药,一边不断爆开修为之力,化作推力,推动自己的身体,速度稳中有升!

    一旦修为消耗超过限度,而且丹药也无法维持足够的恢复时,他就直接拿出噬灵蜂蜜,以他现在的修为,只需要少量的几滴,就可以让修为,直接恢复到巅峰状态。

    至于身后的箭矢,大部分都不过是血剑泄愤而已,根本无法落在张天逸身上,即便是少数可以追及到张天逸,在他强大的灵识之下,也无所遁形,被轻而易举的躲避开来。

    “呵呵,笑话,不过就是一个半步劫境而已,你以为你可以从我手中逃脱?

    你现在逃得越远,我保证,你等会儿,死得就会越发的凄惨!”

    血剑眼中杀机一闪,大声冷笑,有样学样,直接就与张天逸一样,以修为之力爆发,换取速度的提升,瞬间,他与张天逸之间的距离,就被急速拉近起来。

    “妈的,还真不要脸!

    有本事别学我!”

    张天逸怒吼,但也是无可奈何,自己的这种手段,并非是什么高明的秘术,对方毕竟是渡劫修为,只需要稍稍一想,就可以清楚通透,施展起来,更是没有任何晦涩,甚至其渡劫层次修为全力爆发之下,提升的幅度之恐怖,丝毫不在张天逸之下,犹有过之!

    他狠狠咬牙,一抬手,数十件宝物飞出,被其体内,修为之力,卷在一起,直奔血剑飞去,灵光溅射之中,直接爆开。

    “可笑,区区一些极品法器自爆而已,也妄想挡得住我?”

    血剑冷笑,袖袍一卷,修为咆哮之中,直接就将这法器自爆的威能,直接轰碎。

    不过,这些法器自爆的威力虽然一般,但到底还是让他的速度,稍稍减慢了些许,让从而让张天逸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又开来了一些。

    他的眼睛鼓起,双手再次在身后一轰,修为又一次爆开,化作推力,让他的速度提升,重新追向张天逸。

    不过,还没有来得及追上多少,张天逸那里,又是一大堆的法器飞来,同样是直接炸开。

    血剑怒吼,但却偏偏是没有任何办法,若是他不去阻挡,等这些法器自爆的威力完全展开之后,对他造成的影响,将会更多,被拉开的距离,就会同样更多。

    “小子,难不成,你就只会这些垃圾手段?”

    连续多次之后,血剑已经忍无可忍,对张天逸这里,更加痛恨!

    这种小手段,如同一只虱子爬在他的头顶,但却怎么抓也抓不到。

    “不管是什么手段,能够让你追不上我的,就是好手段!

    来,你尽管追,本少爷其他的没有,就是灵石多,就是宝物多!

    你有本事,就一直追,我累不死你!”

    张天逸哈哈大笑,乐死不疲,血剑越是如此,他就越是兴奋得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