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0章:叶家就这么自信?

    这一下,叶家三人是真的着急了。

    用金骨封印的东西,岂能是普通之物?那最少也是渡劫层次的高手看中的东西。

    三人对视一眼之后,叶山河狠狠咬牙。

    “两位,之前的事情就不说了,这具金骨,我们以五百亿灵石的价格收回,如何?

    说实话,金骨本身也就百亿的价格,我们是看在封印的份上,才加价四百亿的。

    至于被封印的到底是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现在你们卖给我们,等于是白捡了一百亿灵石的!”

    他也是十分无奈,谁又能够想到,金骨上竟然还有封印存在?

    这么简单的手法,偏偏自己就没有发现。

    当然,这些封印隐藏的也是极为巧妙,否非是对其施展攻击,绝对不会呈现。

    但谁又会像张天逸一样,没事干用剑来砍金骨?

    “没事,三位的好意我们心领了,此物,我们自己要了。

    不是不给三位面子,而是这一两百亿的,还真不是事!”

    周诗琪还没有开口,张天逸就大手一挥的说道,直接就将整具金骨,收入了储物袋。

    叶无双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这里没有她说话的份,但张天逸开口几百亿灵石不算事,闭口几百亿灵石不算事,让她内心都在不断颤抖。

    自己虽然是叶家嫡系,但家族资源大部分都被那些天才拿走,自己能够分到的,着实有限。

    想想自己,再想想张天逸这个跟班的,差距不要太明显。

    这一下,叶青峰三人的脸色,是彻底垮下来了。

    “两位,真的不愿出卖吗?

    我们已经很有诚意了!”

    叶山河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这位前辈,这可不是诚意不诚意的问题,我们的东西,我们想卖就卖,不想卖就不卖。

    那要是照前辈这么说,诚意有用的话,我们愿意出钱收购叶家,价格你们自己随便开,这个够诚意吧,叶家能够答应吗?

    不好意思,这个我们真的满足不了。”

    周诗琪淡淡开口道,她现在要是还不明白叶家到底在搞什么名堂的话,那她这一身经营家族实力的本事,就白瞎了。

    “两位,真要这么不给面子吗?我们现在还是在和两位商量……”

    叶山河一摆手,叶梓萱以及叶青峰都站到了一边,眼神渐渐犀利起来。

    “怎么,前辈的意思,难道还想强抢不成?”

    张天逸拍了拍储物袋,嘴角带着玩味的说道。

    “强抢倒是不至于,但是……呵呵……

    两位,现在这东西两位还没有交付灵石呢,也就是说,交易实际上还没有进行。

    既然是交易还没有进行,那我们先将货物拿回来,详细检查一下,总没有任何过错吧。”

    叶山河眯着眼睛说道,神色从容,没有了之前的焦急,反倒是带着几分玩味以及威胁。

    “再说了,我就是强抢,你又能奈我何?

    这里是叶家的地方,你们死在这里,不会有任何人知道,至于你们背后的家族,那不是有个郑四海做挡箭牌吗?”

    “是吗?你确定?”

    张天逸脚尖在地上压了压,一脸玩味的说道。

    叶无双这个时候已经怕了,不敢插任何话,浑身颤抖的走到一边,靠着墙角,大气也不敢出。

    家族的长辈要动手杀人?要强抢客人拍卖买下来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她以前从来都不敢想,同样也不敢相信,但现在,事实就摆在自己的眼前。

    她现在已经丝毫没有了超额完成任务的兴奋了。

    叶家声名在外,若是真的动手了,势必要想办法抹除这段黑历史。

    自己虽然是嫡系,但与叶家的名声相比,实在是不算什么,搞不好就是第一个被抹除的对象。

    她现在已经后悔到了极点,自己怎么就运气这么好,遇到了这种事?

    “当然。

    我承认,两位的身后,肯定有强大的势力存在。不过我堂堂叶家,杀两个小人物,遮掩一下痕迹还是可以轻松办到的。

    至于其他,那就更加简单了,两位路上遇到郑四海的陷阱,双方大打出手,最后同归于尽,这难道不好吗?

    至于我叶家,因为担心两位的安全,所以派人寻找,取回了两位的尸体,实在是没有办法的话,我们还可以储物袋没动,金骨也没动,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叶山河双目精光闪烁,嘿嘿笑道。

    张天逸砸巴了一下嘴巴。

    叶家的算计的确不错,杀了自己二人,嫁祸给郑四海,至于金骨,到时候撕开封印,取走了封印之物,在将金骨交还,自然就没事了。

    你买的是金骨,结果金骨还在,还能说什么?

    不过张天逸却是淡淡的摇摇头。

    “我不是说这个,叶家如何向我们家族交代,那都是后话了。

    我是意思是,叶家就这么自信,这么确定,可以从我们手中,拿走这幅金骨?”

    张天逸丝毫不在意叶山河的威胁,甚至还悠悠然的重新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悠悠然的继续开始喝灵酒,吃灵果。

    叶山河三人相视一笑,仿佛是听到了一个超级大笑话。

    “怎么,我不能自信吗?我不能确定吗?

    二位一个是化神中期,一个还是空冥后期,在家或者是个大人物,但来到外面,那就和废物和垃圾没有什么区别。

    像是两位这样的人,我叶家,一年到头的征战和冲突之中,不知道要斩杀多少。

    再说了,这里是叶家,就算是渡劫境界的高手来了,也得给我小心翼翼,更何况两位?

    现在,只需要我一句话,两位的性命,就会留在这里,信不信?”

    叶山河这时候已经没有丝毫遮掩的意思了,完全放开了本来的面目。

    “小子,现在咱们还没有完全撕破脸,我还是愿意给你这个机会。

    乖乖将金骨拿出来,我也不亏待你,这场拍卖交易就此作罢,咱们各不相欠,你们就当没有卖过,我们也当没有卖过。

    如此,你们可以回去家族,继续当你们的大少大小姐,岂不是很好。

    难道两位就一定要为了一副金骨,丢了性命?

    宝物再好,那也只能给活人使用,不是吗?”

    他眼中带着丝丝寒意,威胁道。

    不过,很快,他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起来。

    “我说,到底是谁给你的自信,一定就可以留下我们?

    本少爷逸拿到手的东西,我若是不愿意,谁也别想拿走!”

    张天逸冷笑说道,将杯中的灵酒,一饮而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