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9章:比一点新鲜的。

    但他来不及多想,在感应到了自己头顶上方,天地灵力又开始凝聚时,赶紧点头。

    “好好,就这么办,输了就拜师!

    这个主意太好了,我一百二十个满意!”

    他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张天逸的气势太强了。头顶上的那个手掌还没有凝聚出来,他就有了一种生死危机的感觉。

    作为浩源宗的一霸,他从来没有如此无力过,感觉像是在面对一万人,而不是一个人!

    一直到头顶的气息终于再次消散,他才终于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至于什么切磋,什么赌注,什么拜师,都不重要了。

    活命最重要,自己还是天才,自己还年轻,要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被弄死了,那得有多冤!

    “这就对了嘛!”

    听到金大少的答复,张天逸这次总算是没有再继续出手。

    而金大少也总算是狠狠松了一口气,切磋切磋的先不说,至少不会再挨拍了。

    “不过金大少你放心,我也不会欺负你。

    一个小小的切磋而已,也用不着大张旗鼓,咱们就比几个简单一点的好了。”

    听到张天逸的话,金大少倒是再次放松了许多。

    输不输都是小事,只要是张天逸不动手,他就不怎么怕。

    再说了,真要是比起来,自己还未必就会输掉。听张天逸的口气,似乎还十分看不起自己的样子,这要是这样的话,自己说不定还可以趁着对方麻痹大意的时候,直接出手,击败对方。

    那样的话,自己今天也不会输掉赌注,而且时间一长,这里的消息传开之后,说不定浩源宗的宗门高层还会听到消息赶过来。

    只要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翻身做主人,想怎么收拾张天逸,就怎么收拾张天逸。

    他赶紧点头,不光是自己有自己的主意,同样是害怕自己表态太慢了,张天逸又会拍自己。

    “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金大少是你向来还是我向来?”

    张天逸满不在乎的说道。

    “您先……您先……”

    金大少鸡啄米一般的说道,开玩笑,我才不先开始呢,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拖延时间。

    拖延到宗门高层有人过来,拖延到我可以翻身做主人。

    你先开始,然后我才好发挥,才能想好究竟该怎么拖延才行。

    “好,那就我先来!

    你放心,我说了很简单,就会很简单。”

    张天逸淡淡一笑,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金大少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讥讽。

    “金大少自己也说了自己是浩源宗丹道天才,那想必现在的丹道也十分强大才对。

    这样的话,天丹碑林里面的那些,咱们就不用比了,就比一点新鲜的。”

    张天逸却是淡淡一笑,随后来到了窗台前,他将窗台上的一盆花拿到了讲台上。

    再次看了范博士一眼,张天逸的眼中,依旧完全是讥讽。

    “炼丹这件事,说起来简单,无非就是将各种灵药以及材料之中的药性提炼之后,再融合于一体,让其中各种药性,相互处境,或者是相互压制,形成某种强大的冲击力,帮助修道者,提升修为或者其他方面的实力。

    但炼丹有时候,说起来也可以很难。

    首先难的,就是灵药,咱们在宗门之内还好,毕竟有稳定的灵药来源。但若是没有这样的保障呢?

    在座的各位,恐怕都遇到过因为某一种灵药没有凑齐,所以无法进行丹药炼制的情况吧。

    所以今天,我要和金大少首先要切磋的,就是……无中生有!”

    “无中生有?

    张师兄的意思,我要是没有理解错误的话,就是凭空变出来一株灵药?”

    已经稳定了情绪的金大少呲了呲嘴,想要嘲讽张天逸的无稽之谈。

    但一想到张天逸之前一巴掌一巴掌不断拍自己的手段,瞬间又将嘲讽的表情,缩了回去。

    场中,所有的浩源宗弟子,也是一个个露出了不解。

    他们不知道张天逸想要干什么,但也从金大少的口中,听到了一些端倪。

    的确如同张天逸所说的那样,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不止一次的遇到过某一种灵药迟迟无法找到的情况。

    这种情况十分尴尬,要么就只有花费更多的时间继续去找,要么,就只能花费远远超出这株灵药本身价值的代价,去找人帮忙搜寻。

    但,张天逸的意思,是他可以可以凭空变化出所需要的灵药?这的确是天方夜谭。

    要是可以这么办的话,那还种植灵药做什么?

    “我知道你不相信,不过没关系,我很快就会让你相信的!”

    我也知道你现在内心之中,一定是在嘲笑我,但我也敢保证,你马上就会知道,你的嘲笑,是如何的愚蠢!

    张天逸却是继续讥讽道。

    众人的神色,他清晰的看在眼中,但并未有丝毫在意。

    现在这些人越是疑惑和不相信,等会儿他们就会越震撼!

    “各位看好了,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言罢,张天逸一拍储物袋,一枚紫色的药草飞出,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双目开合的瞬间,一股无法形容的波动,从他双手之中,轰然传出。

    一瞬间,周围便是有无数的灵气丝线,凭空出现。

    这些丝线颜色各异,灵动无比,每一根的上面,都充满了惊人的气息波动,而且几乎每一根灵气丝线上面的气息,都截然不同。

    看到这一切,在场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古怪之色。

    这是什么意思?

    许梦晨皱了皱眉头,金大少爷皱了皱眉头,还有现场的其他人,也全部都皱了皱眉头。

    你弄出这么多丝线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要织毛衣?

    你该不会想要用织毛衣的方式,织一株灵药出来吧?

    用灵力丝线弄一株灵药的样子出来,就叫做无中生有了?

    这玩意弄出来能够使用吗?要是这都可以的话,那是不是还可以用泥巴捏一株灵药出来?

    几乎所有人都紧皱着眉头,根本不相信,张天逸可以凭空制造出一株灵药来。

    要是这样都可以的话,那现在的炼丹方式,早就被颠覆了。

    而金大少此刻虽然脸上不敢表现出来什么,内心却是已经乐开了花。

    他以为张天逸究竟是要搞一个什么名堂,他原本以为天丹阁的人,手段肯定会十分不俗,但谁能想到,张天逸竟然会弄出这么一出好戏嗯。

    这不是在开玩笑吗?这特么的比开玩笑还要开玩笑!

    想要织布就织布,想要编洋娃娃就编洋娃娃,还非要弄出来这么一个听其来玄玄乎乎的名字!

    无中生有,我见了你的鬼!

    不过,下一刻,他的双目就瞪的滚圆,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不仅仅是他,在场的其他人,也纷纷吞了吞口水,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绝对的不可置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