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8章: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拍成八瓣!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明明就是你自己要切磋的,到头来还非要我求你!”

    张天逸这才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似乎还有些埋怨的样子。

    金大少快要苦出来了。

    麻痹的谁特么的要切磋,谁特么的要你求我了?

    你看你现在都把我揍成这个样子了,好像还是你受了委屈的样子。

    但这些话他自然不敢说出来,只求张天逸赶紧摆开场子,赶紧切磋,然后完了自己赶紧走!

    不过,张天逸显然是不着急,慢悠悠的一抬手,将台上的灰尘散开,看着下方,得意的开口。

    “好,既然金大少如此有诚意的迫切的想要和我切磋,那我也就只有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不过,大家的世家都十分宝贵,既然如此,自然是不能随便切磋,总得有点彩头!

    这样吧,咱们来点赌注好了。

    这次切磋的赌注,灵石一百亿,三百年以上的灵药十万株,三级以上的炼器材料一万斤,还有醉华丹一千枚,雪云丹一千枚,天海丹一千枚……

    ……外加……法宝五件……还有……”

    张天逸嘿嘿一笑的高声宣布道,没有任何犹豫,瞬间就是一大串的各种各样的赌注回荡而出,数目之多,瞬间就让在场的几乎所有人,直接瞠目结舌。

    他们已经隐隐约约的猜到了张天逸究竟想要干什么。

    而金大少此刻,脑子再度轰鸣一片。

    不是说好了切磋吗?怎么还多出来这么多的赌注?

    况且赌注就赌注吧,怎么还这么多?

    “这……这,太多了!彩头可以,但不能这么多!

    况且这么大的彩头,我根本拿不出来,就算是能拿出来,也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他挣扎着起身说道。

    自己等会可是要认输的,要是这么多彩头,自己还活不活了?

    况且自己真的没有这么多的东西。

    自己是怕被揍不错,但花钱买命,也不至于花这么多的钱啊!

    当然,这么多赌注自己要是舍不得,不认输也可以,但那样要是自己赢了的话,眼前这家伙只怕是又要狠狠揍自己一顿!

    “多!”

    但下一刻,张天逸那里就直接是一声怒吼,又一只手掌在虚空凝聚,直接狠狠拍下。

    又一次,金大少像是一只王八一样,被狠狠拍在了地面的人形坑内。

    鲜血喷出,惨叫传出,外带着一连串的骨头断裂的声音。

    “这是挑战!挑战难道不需要消耗吗?挑战也是干活好不好,干活能够不累吗?

    既然这么累,我们有点赌注有点彩头难道不合理吗?

    不是你哭着喊着求我要和我挑战的吗?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答应?

    相亲都还有个海选呢,挑战难道不需要资格?

    我特么的最讨厌废话多的人了,就这么三瓜俩枣的,你还扭扭捏捏的有意思吗?

    你要是再废话,信不信我一巴掌把你拍成八瓣!”

    噗!

    不远处,许梦晨忍不住一口喷了出来,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之前还在担心张天逸得罪了人,但现在,她看清楚了,以她对张天逸的了解,若是没有把握的话,张天逸绝对不会这么做!

    联想到张天逸可以毫无预兆的找到自己,在十一山这茫茫星空之中,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样的奇迹,还有什么事情,是张天逸做不到的?

    同时他也更加清楚,张天逸之所以会如此,看不惯金大少是一方面,但更加重要的,是想要为自己出气!

    一瞬间,她觉得,只要有张天逸在,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张天逸自信和实力的来源是什么,敢在这样的场合对金大少出手的依仗又是什么,她同样都一点不在乎,这些不重要。

    最最重要的,就是张天逸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而旁边的人此刻也顾不得震撼和疑惑张天逸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了。

    他们只来得及为现在金大少的处境,感到痛快。

    从来都是金大少欺负人,没有想到他竟然也有这么一天,竟然会被一个人在自己的地盘上,被羞辱到如此程度。

    至于当事人金大少,现在已经直接就快要崩溃了。

    他本来就被拍了好几次了,这一次拍下来,更是让自己整个人都快要碎了!

    麻痹的没见过还有这么操作的,逼着人切磋,还逼着人要彩头,这特么的跟直接抢劫有什么区别?

    抢劫就抢劫吧,你还要把罪名安在我头上,是我求着你切磋的,是我主动要给彩头的。

    到了此时此刻,就算是一头猪,他也知道,自己是被张天逸坑了!

    “好,好好,这位师兄您别拍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说这么切磋就怎么切磋,你说多少彩头就多少彩头,一切随您心意!”

    他是真扛不住了,化神期的恢复力现在也要扛不住了。

    听到他如此说,张天逸立刻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金大少头顶,似乎又一次正在凝聚的大手,瞬间消散无踪。

    而张天逸则是没事人一般的拍了拍手。

    “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吗?跟蠢人交流就是费劲。

    不过啊你这么说的话,我倒是觉得,刚才的彩头,的确还是有些不合适的地方。”

    听到张天逸的话,金大少终于松了一口气,眼中露出了不可思议。

    怎么回事,这家伙是要减少赌注了?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么做太过分了吗?是担心后面我报复起来会太恐怖了吗?

    这是要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然后倍儿有面子的和自己和解吗?

    天地良心啊,麻痹的你现在终于想明白了!终于不疯了!麻痹的我还以为,你就真的什么都不怕呢!

    他缓缓的又开始爬起来,心中的一块石头眼看就要落地。

    但就在这个时候,张天逸又开口了,这一开口直接就让他整个人再次一个哆嗦,重新趴了下去,险些在地面上的人形深坑之中,将自己个摔死。

    “的确是有些不合适,光有东西还不行,还得再增添一点其他的!

    这么的吧,切磋过后,谁输了谁拜师!我要是输了,我就拜你为师,你要是输了呢,你就拜许梦晨为师。

    如何,金大少,这么说,你应该满意了吧?”

    金大少满脸懵逼,内心都快要血流成河了。

    什么玩意?这又是什么玩意?

    拜师?拜什么师?拜师就拜师,为什么你输了你拜我,我输了我要去拜许梦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