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6章:本少爷管你是谁!

    不仅仅是他懵住了,其他的所有人,此刻都懵住了。

    好半天,众人才终于慢慢回过神来,纷纷看着站在台上,一脸懵逼的俊逸青年,一个个眼神,都在不断的颤抖。

    “天啊,张丹师竟然对金大少动手了,要出大事了!”

    “金大少可是九长老的独子,就长老是本宗实力最强的渡劫境界长老,平日对金大少宠爱到了极点,不允许任何人伤到或者是得罪,张丹师竟然……”

    “这也拦不住的啊,谁能想到张丹师出手竟然会如此果断,根本就没有反应的时间啊!”

    “这金大少也是有些倒霉,平日在浩源宗,谁敢对他有半分不敬,嚣张跋扈无人敢惹,谁能想到,张丹师竟然不由分说,就直接出手。”

    “出手倒是痛快了,但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就不好解决了。”

    “那可不是?金大少虽然做人嚣张跋扈招人厌烦,但无论是炼丹天赋还是修道天赋,都十分惊人,也正是因此,宗门戒律堂,都往往会对他做的一切事情视而不见!”

    “完了,不仅张丹师要惨了,只怕是许师妹许女神,也难以脱身了!”

    张天逸的出手,实在是太快,众人根本来不及阻止。

    当然,实际上以张天逸此刻的狠辣果断,即便是来得及,估计也不会阻止!

    技术所有人都,都用担心和可怜的目光看向了许梦晨。

    张天逸如此出手,倒是痛快和解气了,但却是注定要将张天逸坑惨了。

    在整个浩源宗,那么是内门弟子,都没有几个人敢招惹金大少,更不要说张天逸这个外人了。

    即便张天逸的身份是天丹阁丹师,也绝对没用。

    在浩源宗,金大少这个人,就是禁忌一般的存在,你可以不搭理,但绝不能动手招惹!

    人群的后方,许梦晨整个人直接呆滞,小手捂着自己的嘴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看着张天逸的眼中,只有担忧和后悔。

    担忧张天逸会因此受到伤害,后悔自己不该让张天逸过来炼制丹药,从而触碰到了这些祸端,若是因此出了什么事,她将会永生后悔。

    她全身颤抖,紧张到了极点。

    但同样的,她也相信张天逸,既然张天逸敢这么做,那就证明,他有他的道理,更有他的信心!

    不过,下一刻,让所有人更加惊骇惊恐的一幕,再度出现了。

    金大少终于是此刻终于是从懵逼之中反应了过来,暴怒无比。在浩源宗,好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自己。

    即便是那些不怕自己的人,也顶多是不会搭理自己,但像是张天逸这样,将自己当成小白鼠一样随意扔来扔去的,张天逸绝对还是头一个!

    一瞬间,他内心的狂傲就再度涌现而出,自己在浩源宗是什么身份,你一个外人也敢对我动手!

    在浩源宗,我是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你不动手不搭理我我或者还不能对你如何,但你现在动了手,那你就死定了!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吗?

    你知道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他站起身,高声怒吼说道,不但没有对张天逸那里有丝毫畏惧,反倒是更加嚣张,言语之中,充满了毫不掩饰的威胁!

    现在他不但不怕,反倒是越发的兴奋了。眼前这个家伙对自己动手,那不就是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吗?

    扫了一眼远处的许梦晨,他可是对这个极品大美女觊觎很长时间了,一直都找不到机会出手,而许梦晨也一直都没有给他任何发飙的机会。

    而现在,机会来了。

    只要自己抓住张天逸对自己出手这件事,将这件事闹大,不仅仅是美人到手,就连对自己出手的张天逸,不管他是不是天丹阁弟子,也是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他的气势立刻暴起,中气十足!

    但下一刻,他的话才刚刚说完,一股强悍到了极点的气势,瞬间降临而来。

    刚刚才消散掉的手掌,瞬间又一次凝聚而出,狠狠拍下。

    轰鸣回荡之中,他整个人直接被拍的爬在了地上,仿佛一只乌龟一般,只有四条腿还有脑袋可以扭动挣扎,胸口也有咔咔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不断传出。

    大量的鲜血,伴随着他的惨叫声,从口中传出,让周围的人,都纷纷皱紧眉头,惊恐不已。

    “本少爷管你是谁!本少爷管你有什么后果!

    怎么了,你有意见?这是你自己要和我切磋的,你有意见?”

    张天逸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议论,根本就不知道金大少的身份一般。

    直接就用最最直接最最惨烈的方式,将金大少镇压的趴在地上,毫无反抗之力!

    周围的人瞬间又再次懵逼了。

    张天逸竟然又出手了,明明知道了金大少的身份之后,竟然又出手了。

    而且出手比之前一次更狠,出手更重,看看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金大少,现在都已经快成了被拍扁在地上的王八了。

    他们无法猜到张天逸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是破罐子破摔还是孤注一掷。

    反正现在,金大少被收拾的如此凄惨,绝对是第一次!破天荒的第一次。

    同样更加懵逼的还有金大少,此时此刻,他整个人的脑袋,都是嗡嗡作响。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事情的发展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

    对手不是应该和往常一样的忌惮吗?不是应该怕了吗?不是应该赶紧向自己道歉,赶紧向自己赔罪,赶紧开出来一大堆的条件,向自己求饶,让自己不要继续纠缠吗?

    眼前这个家伙怎么就不按常理出牌呢,反倒对自己出手更狠了呢?

    难道是自己说的不够清楚?不对啊,之前周围这些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呀?

    难道说,是因为这家伙是天丹阁的人,根本就没有搞清楚,在浩源宗,自己这个身份,究竟意味着什么?

    对,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里,他立刻运转修为,强行稳住伤势,站起身来,脸上的表情不但没有任何后退,反倒是更加怒火冲天,狠狠瞪着和张天逸,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往常的经验告诉自己,在这个时候,自己越是强势,自己越是疯狂,自己越是不讲理,对方就越是会害怕,自己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这家伙不是和许大美女有关系吗,自己一定要好好的狠一把,彻底的狠一把,不仅仅要让这个小子付出足够的代价,更要将美女,彻底弄到手!

    麻痹的自己今天吃亏吃大了,一定要千倍万倍的找回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