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8章:但在我面前,还不够。

    “这是什么剑术,连虚无的声浪都可以斩杀!”

    此人眼神猛的一缩,头皮发麻。

    他的这件宝物虽然是下品法宝而已,但其攻击方式却是十分特殊,形成更多声浪看似有形,但实际是无形之物。

    在突然暴起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防范。

    这一招,已经帮他灭掉了数量不俗的强悍对手。

    但这一次,在张天逸的面前,却直接破碎开来,这让他无法想象!

    “点子太硬了,赶紧逃!”

    来不及想太多,也不敢昏死过去的四人有没有听到,在向旁边的四人传音的同时,他直接起身,身体如同利箭一般瞬间激射而出。

    速度之快,眨眼间就已经不见了踪影,只有远处虚空之中,一道破风之声,还在不断回响。

    “好快的速度!”

    旁边的老妪目光一滞,惊呼道。

    此人之前一直跟着自己,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余力,可能也是想着趁自己不备之时,突然暴起突袭。

    若非是张天逸出现,现在的自己,只怕是已经被坑死了。

    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的心中后怕,满脸冷汗。

    “这位公子……”

    危险尽去,她正要感谢张天逸。`

    “除恶务尽,此人有些手段,还是杀了最好。”

    张天逸却是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整个人一步踏出,直接就已经消失不见。

    星空之中,男子呼啸前行,速度之快,丝毫不在普通的战船全速之下。

    不过,不管他如何提速以及变换方向,那种危机感,始终都未曾消散,反倒是越来越强烈起来。

    回头一看,他了头皮再次发麻。

    在他身后,张天逸一脸微笑,信步而行,每一步踏出,虚空之中,都有呼啸之音爆发。

    其速度竟然丝毫不在自己之下。

    “跑的倒是挺快的,但在我面前,还不够。”

    张天逸悠悠然说道。

    “你到底是谁……天丹阁我虽然不是很熟悉,但你这样的天才高手,绝对不可能寂寂无名。”

    男子一边继续逃遁,一面回头厉喝道。

    “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些。”

    张天逸却是根本不回答他的话,速度更快,抬手就是一剑。

    剑芒闪烁,瞬息而知,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就出现在了男子的头顶。

    这男子先是一愣,但随后,其脸上就露出恐惧,身形一顿,停在了星空之中,放弃了奔逃!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了什么。

    “你……你是故意放我出来的,你是故意的……你是发现……”

    他声音颤抖的说道。

    “当然,不然的话,你以为你的实力,真的可以从我手中逃脱?

    简直就是笑话!”

    张天逸踏步上前,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得意和玩味的笑容。

    他抬起手,手中玉剑接连点出,一道道剑芒,就如同倾盆大雨,轰然降临而下,将男子四方都完全封闭。

    强悍的杀机,瞬间就将男子缠绕其中。

    下一刻,男子的惊慌叫声戛然而止,等到剑气消散之时,之前的男子,已经完全消失,只留下两个储物袋以及之前他施展的那巴掌大小的铜钟,依旧还悬浮在虚空之中。

    张天逸抬手一招,将储物袋以及铜钟都凭空吸来。

    先是看了看小钟,然后才看是查看储物袋。

    片刻之后,他的脸上便是露出了得意之色。

    “果然是有好东西……”

    嘿嘿一笑,他将储物袋挂在腰间,随后便是转身,掉头而去。

    很快,他就回到了之前交战的星球,那名老妪竟然还在原地等待。

    不仅仅如此,之前逃走的几名年轻人,也以及更加调转回来了,同样在这里等候。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要不是公子及时出现,我们今日,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来,你们几个,赶紧向公子道谢。”

    见到张天逸回归,老妪也算是大松了一口气。

    一众年轻人也都纷纷向张天逸致谢。

    众人看向张天逸时,都纷纷神色之中带着苦涩。同样是年轻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看看自己,这么多人,还在有人的保护之下,被人追的屁滚尿流。但再看看张天逸,挥手之间,就将这些人杀的屁滚尿流。

    天差地别,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这里剩下的几人已经被老妪制住,这些人对玉家人进行追杀,既然留了活口,自然是要回去严格拷问一番的。

    后者也没有去追问张天逸之前追杀出去的事情。

    “你们还是先疗伤吧,应该已经没有危险了,我帮你们护法。”

    张天逸低声道,这些人人人带伤,尤其是老妪,为了抵挡后面的追杀,为了拖延时间,伤势更是沉重,若非是张天逸及时出现,绝对已经陨落。

    “还是先回去家族吧,这点伤势,我还是可以忍受的,再出现危险就不好了。”

    老妪现在是有些后怕,不敢停留,立刻就要带着所有人回返家族。

    张天逸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这里距离玉家很紧,这些人虽然伤势不轻,但坚持到回家,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原来是少阁主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老朽失礼了!”

    来到玉家,张天逸说出了自己的身份还有来意之后,老妪众人顿时就被惊骇的目瞪口呆。

    天丹阁少阁主是什么身份,自己是什么身份?

    听到消息的玉家老祖,风风火火的赶来,又是端茶奉水,又是让出主座,恭敬奉承到了极点,玉家虽然是天丹阁的附属家族,但根本就还没有到可以与少阁主这样的存在,平起平坐的机会。

    至于那些被解救的玉家人,此刻就更加自卑了。

    同样是年轻人, 现在差别更大了,人家都是天丹阁少阁主了,自己还被人追杀的屁滚尿流!

    “小时小时,完全就是凑巧而已。玉家主,知道追杀的是什么人吗?”

    张天逸淡然开口,玉家人在家门口被人追杀,这件事肯定是有些不正常,而且听老妪之前说的话,这些追杀之人明显的十分清楚,这一行人身上,有大量的灵药存在。

    “这个……这次虽然有活口,但口风实在是太紧了,我们使用了各种手段都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老夫准备将他们送往十一山,让本部帮忙审讯一番。”

    玉家家主有些尴尬的说道。

    张天逸心中无语,此人的表情太明显不过了,这其中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存在。

    不过,既然此人不愿意多说,那自己也就识趣的不问就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