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2章: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不是不给各位面子,而是真的不需要。

    况且,淬灵丹的丹药丹方,都是个人之物,和为宗门做贡献,毫无关系。

    枯云长老是吧,此事不用再提。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长老可以离开了,我还有要事去办!”

    张天逸语气不耐的说道。

    但枯云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少阁主,还是请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这毕竟是关系到整个天丹阁的事情。

    淬灵丹的丹方和丹药,对于少阁主来说,完全是无足轻重,况且我也说了,少阁主现在也是天丹阁的一份子,做点贡献,也是理所应当的。

    少阁主可以不给我们这几个老家伙面子,但连整个天丹阁所有人的面子,也不愿意给吗?”

    他继续背着一只手,有些以老为尊的说道,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有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枯云长老,你是没有听到我说话吗?

    我说不需要,我还有事要办,各位可以先离开了!”

    张天逸不管枯云的态度,直接再次开口,下了逐客令!

    但,枯云却是瞬间不满意了。

    “少阁主,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态度,我现在是以天丹阁长老的身份和你说话。

    你虽然是少阁主,但老夫在天丹阁勤勤恳恳这么多年,立下过功勋无数,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

    就算不是因为这些,你是老阁主钦点,而我乃是老阁主同期师兄弟,算起来也是你的长辈,你怎么可以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话!

    看来,我今天有必要代替老阁主,教一教少阁主殿下,该如何尊老爱幼,如何为天丹阁奉献了!”

    他高声怒喝道,一股长辈的气势顿时间绽放开来,怒视张天逸。

    这架势,若是他手中有一根教鞭,只怕现在已经直接抽在张天逸身上了。

    “呵呵,阁下还知道自己是天丹阁长老?还知道我是少阁主?

    既然知道自己的身份,那就更加应该清楚,我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至于代替老阁主教训我,不好意思,阁下还没有这个资格!”

    张天逸冷冷一哼。

    区区一个长老而已,还真当自己是一盘菜了。

    明明就是贪图自己手中的丹药和丹方而已,还要找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看此人的态度,还有战船上其他几名老一辈丹师的表情,很显然,在这些人看来,在他们所说出口的这个理由之下,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拒绝。

    将丹药和丹方无偿交出来,这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罢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些人,今天的如意算盘,明显是打错了。

    “不够资格?少阁主这是什么意思!

    不错,您的确是少阁主,但说句不好听的话,我在天丹阁成为上品炼丹师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

    我一直都认为,老阁主跳的肯定是一个绝无仅有的丹道天才!不错,阁下在丹道上,的确可以说是天才,但谁又能够想到,天才的确是天才,但更是个目无尊卑,不敬尊长的天才!”

    枯云听到张天逸的话,顿时怒火冲天。

    他在天丹阁这么多年,资格极老,就算是老阁主见到了,也是客客气气,在长老会中,更是权力威望极大,何曾被人如此正面呵斥。

    但现在,自己不过就是让张天逸交出一张丹方而已,竟然就被张天逸,如此对待。

    这让他如何能够忍受!

    “哼,不错,少阁主虽然丹道天赋惊人,但却如此的不将不尊重前辈,就算就是有天赋,也不过如此而已。

    看来,等老阁主出关之后,我们这些老东西,是要好好和他商量商量,重新考虑考虑少阁主的人选了!”

    战船上,又一名老者飞身而来,同样是落在了船头,毫不客气的怒喝道。

    “哼,看来天丹阁的风气是越来越差了,尤其是年轻人,一代不如一代,以为自己有点天赋,就可以什么都不放在眼中了。

    幸好不是我的弟子,否则的话,我现在就会打掉他一条腿!

    不懂礼貌的东西!”

    又有人开口道。不过却是没有过来,而是站在船头高声厉喝。

    战船上,其他的几名老者,还有不少跟随而来的年轻人,顿时一个个玩味带笑的看向了张天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远处,一道道人影飞速降临而来。

    双方冲突的时间已经不断,四处自然有巡逻的天丹阁弟子,更有附近星球上的丹师等等,都已经急速赶来。

    不过,当这些人见到对峙的双方之后,也是立刻一阵头大!

    一方是天丹阁的老古董,脾气犟不说,资格又偏偏极老,天丹阁没有几个人敢不给面子。

    而另一方,却是新任的少阁主,未来的天丹阁的主人。

    而双方争论的事情他们也没有搞清楚,一时之间,只能远远地站在旁边,不敢插言,同时纷纷拿出了传音秘符,开始通知宗门高层!

    见到围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枯云等人,反倒是气势越发的得意起来。

    他们是天丹阁的老人,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就越是有资格倚老卖老。

    而张天逸虽然是少阁主,但也不敢不顾及影响,人越多,就越是会顾及太多。

    众人都笑眯眯的看着张天逸,等待着张天逸承受不住周围的目光,抵挡不住周围的压力,然后向自己屈服,乖乖的将丹药和丹方,都交出来。

    不过,很快,他们就失望了。

    张天逸看都不看周围围拢过来的其他人,直接转向了战船的方向,盯着最后开口的那名老者。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老者一愣,随后淡然一笑,上前一步。

    “再说一遍又能如何?怎么,少阁主难道还想和老夫动手不成?

    我刚才说了,幸好不是我的弟子,否则的话,我现在就会打掉你一条腿!

    不懂礼貌的东西!”

    周围其他老者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玩味了。

    不错,就是骂你两句你又能如何?你一个后辈,难道还真想和老前辈动手?这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是天丹阁的功臣。

    这里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是张天逸的前辈。

    张天逸有天赋是不假,是少阁主的确不假,但只要他还是个人,就绝对可能,对老人动手。

    这是原则问题。

    不过,若是周诗琪两人在此,一定会很认真的告诉他们,这样的原则,在张天逸这里,那就是狗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