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5章:到底是谁被坑了!

    另一边,迎接张天逸的广场上,张天逸的身影从第四碑之中一步踏出,抬头看了一眼碑榜顶端,正在闪耀的自己的名字,向着沙浦等人,还有班固等人所在的威势,轻蔑的一笑之后,没有说任何话,直接一个转身,直奔第五碑而去,瞬间就消失不见。

    十多分钟之后,已经将这一碑中,所有传承都融合完全的张天逸,嘴角再次浮现出了微笑。

    第五碑,草木之道。

    炼丹知道,说的直白一些,就是将各种各样的灵药的药力,通过特殊的方式融合在一起。

    各种药效之间, 要相辅相成,或者相互压制,或者相互激发,形成一个特殊的体系,被服用之后,药力爆发,立刻形成固定药效的冲击。

    但灵药既然是独立生长,那就表明,每一种灵药中的药力,都已经自成体系,不可能轻松的被改变。

    而同时,各种药力之间,不同的组合,也会形成全然不同的药效,甚至不同的配比,也会造成药效的变化。

    草木之道,实际上,就是丹方之道!

    丹方,就是用来记载所有灵药的配比和使用。

    想要将丹药炼制成功,丹药药效达到预期,就必须要将所有的错误和差距,都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而天丹阁,则是对草木之道,再次做出了更加详细的划分,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认识草药,了解药效,了解灵药不同部位的不同使用方式。

    就如同识文断字,草木之道,就是认识文字,为将来造词造句,然后书写文章,打好基础。

    “这个,我真的不想占便宜。”

    他摇头说道,自己有医仙传承记忆存在,无忌仙尊医道通天,灵药上面的认知,不要太多。

    挥手之间,灵光打出,试炼考核开启!

    “此地灵药,烙印名称特点,生长之地,炼药习性。

    此关没有数量上限,成功可以继续进行,十息之内,没有新灵药烙印,视为失败!”

    随着人形光影的声音传出,张天逸周围的空间之中,一瞬间有大量的光团出现,每一个光团之中,都有一株灵药包裹其中。

    于此同时,人形光影头顶的倒计时,再次开启,直接从十息开始了跳动。

    张天逸淡然一笑,一步迈出,出现在了一个光团前,将其中的灵药一扫之后,灵识立刻展开,直接在这光团上,开始了烙印!

    “木零花,寒毒之草,生于冰寒绝地,冻土之中……”

    半息的时间不到,张天逸就将这株灵药的信息,全部烙印在了光团上。

    当他的灵识从光团移开的瞬间,这光团顿时间轻轻一颤,嗖的的一声,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人形光影的头顶,正在跳动的罗盘,轻轻一晃,上面跳动的时间就重新恢复,再次从十息开始变化。

    显然,张天逸的第一次烙印,完成了。

    没有继续去关注那时钟的变化,张天逸来到了第二株灵药面前,二话不说,灵识继续开始了烙印。

    半息时间之后,这株灵药,再次消失不见,而人形光影头顶的倒计时,又一次,重新开始。

    接下来,张天逸不断的开始烙印,一株株灵药不断消失,而倒计时,一次次的不断开启。

    外界,沙浦等人此刻内心复杂,三人已经同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那种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在看到了周诗韵以及周诗琪两人轻松自在,丝毫都没有担忧,似乎张天逸之前的四个碑榜第一,完全是理所当然的那种表情之后,他们的内心,更加不淡定了。

    “不要着急,关键看第六碑,前三碑属于灵药种植,炼丹师即便是不去修炼,也没有问题。

    第四碑控火之道,即便不是丹师,也可以修炼,甚至一些火道高手,对火的控制,远胜丹师!

    至于这第五碑,他既然可以前三碑第一,那么这一碑,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真正的关键是第六碑丹术,若是他在丹术上依旧可以有如此造诣,那就证明,他不仅仅是灵药种植高手,在丹道上的造诣,也会同样恐怖!”

    杜香凌眉头紧皱是说道,声音忽然一顿。

    “若是这样的话,那咱们这一次……只怕是真的被他给坑了!”

    三人的神色,瞬间,更加严肃起来。

    而在同时,班固等人也同样眉头紧皱,他们内心的不安之感,比之沙浦三人,更加强烈。

    这次他们出手促成眼前的挑战,实际上等于就是直接在打压张天逸。

    若是能够将张天逸压制下去也就罢了,即便是老阁主出关,也不会多说什么。

    但若是没有能够压制下去,反倒是让他反过来,将整个天丹阁的年轻一代,全部都压制下去的话,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旦这结果出现,他就等同于是在强行反抗老阁主的决议。

    一旦老阁主出关,他们面临的,将会是严厉的责罚和处置。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真的是老阁主在外面的弟子?”

    “很有可能,老阁主既然力排众议,强行册封他为少阁主,那就说明他有相对的实力,户这话说有被老阁主,特别看重的地方。”

    “要是那样的话,咱们今天……”

    “事情别太绝对,后面的考核还早着呢,是不是那样,到时候才知道。”

    “呵呵,要是他真的是老阁主的弟子,要是真的天赋滔天,赢了挑战,那事情就有的看了。”

    “真是那样的话,这小子的心机不可谓不深沉啊,真要是那样的话,那他之前,就是装出来的,咱们可是被他,坑了不少东西啊!”

    老一辈的丹师们,一个个都目光闪烁的说道,有些人表情严肃,有些人,则是在暗中,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而下一刻,不光是这些老一辈丹师,还是沙浦等人,亦或是其他天丹阁丹师,或者是整个天丹阁之人的注意力,都再次转移到了各自的身份令牌之中。

    在那里,波动再次传出。

    而且不是一丝,而是一次又一次,不断地传出,不断的出现。

    张天逸在第五碑中的排名,开始了急速的跳动。

    这一次不同之前四碑大幅度的跳动,而是急速闪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