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0章:何等的霸气,何等的风骚。

    在他身后,以之前的战场为中心,所有人都是张大了嘴巴,收住了声音,陷入了恐怖的寂静。

    所有人都看着张天逸离去的方向,心中不断的震撼,心神不断颤抖。

    化神后期高手,直接废掉!

    而且还是在周家的地盘上废掉!

    一直到周家主族之人出现,将已经昏厥过去,几乎已经处于弥留之际的周放带走,整个朵兰星上,依旧还是一层层,无尽的震撼。

    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而已,在周家的地盘上,横扫数位化神中期高手,最后更是废掉周家化神后期的七长老,然后踏空而去。

    这是何等的霸气,何等的风骚。

    整个朵兰星上,所有的青年,一想到今日这一战,立刻就是浑身热血沸腾。

    尤其是在想到,张天逸临走之时,放出的那些豪言壮语只有,所有人顿时都感觉到,无限的向往!

    身为修道者,谁不想纵横天下,谁不想一言九鼎,谁不想睥睨八方!

    一时间,张天逸之名,在整个蓝佑星系,疯狂流传。

    而在整个朵兰星几乎已经陷入疯狂的同时,周深的庄园之中,除了父女两人还有余孜之外,现在还多出了两名中年男子。

    这两人气息不弱,全部都是化神初期,并且全省有丹香之气散发,显然也是炼丹师。

    此时此刻,五人各自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已经沉默了很长时间。

    “七天之后,去,还是不去!”

    最终,还是周深打破了沉默,首先开口道。

    “此人虽然实力强悍,但毕竟来历不明,而且……”

    “而且咱们现在根本无法确定,七天之后,他到底会不会去蓝空星!”

    两名中年男子之中,穿着白衣之人皱眉说道。

    “他虽然能够败周放,但主族那里,可是有半步渡劫境高手的!”

    “在朵兰星他可以横扫,但到了主族,那里的高手数量,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穿着蓝色长衫的中年男子也跟着说道。

    两人的眉头紧锁,显然是处于极度的纠结之中。

    “可是,若是错过这次机会,我们朵兰这一脉,只怕是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主族那里动作,想必你们都已经看到了,有附属三家的争锋,更有大范围的夺权,即便是他们现在不动手,十年之内,也必定会有所动作!”

    “我虽然也是周家之人,但也需要为咱们这一支脉,争取生存空间,不至于完全成为附庸!”

    “否则的话,最多百年之内,咱们这一支脉的一切,就都会被主族吞噬,沦为他们可以随意揉捏的附属之物!”

    周深感叹的说道。

    今日一战,看起来是针对的张天逸,但他早已经从其中,感受到了主族对于收回家族所有权力的急切了。

    否则的话,也不至于对朵兰星丝毫不通知,就直接出手,要镇压张天逸。

    换一句话说,现在的周家主族,已经开始将朵兰一脉,排除在决议层之外了。

    “诗韵,你与此人接触的最多,你是什么看法!”

    “你有没有见到,此人身后,有什么人跟随?”

    三人一起看向了周诗韵。

    在他们看来,张天逸反复与周诗韵相遇,情况绝对不会如此简单。

    尤其是周诗韵的容貌,任何一个年轻人看到之后,都会沉迷,张天逸一个热血青年,自然不会例外。

    “我……我的确就是与他偶遇而已,至于他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身份,我一概不知!”

    “不信你们可以为孜孜,我一直都和她一起的!”

    周诗韵俏脸顿时一红,虽然她明明与张天逸没有任何瓜葛,但不知道为何,刚刚被这两位叔叔误会时,她内心之中,竟然还有着几分惊喜。

    余孜立刻摆摆头。

    “诗韵说的不错,我们和他的确是偶遇而已。”

    “不过……”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却又没有立刻开口。

    “不过什么,单说无妨!”

    周深摆摆手,余孜虽然是他的记名弟子,但因为家中亲属几乎都已经亡故,所以一直都跟在他身边,实际上,与女儿没有多少区别。

    “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之前说过的话,多半不是虚言,七天之后,他肯定会去蓝空星!”

    余孜点头,肯定的说道。

    “为何这么说?”

    周深四人的神色,立刻有些严肃起来。

    现在他们正在商议的可不是小事,而是关乎整个朵兰一脉生死存亡的大事!

    “这还不简单吗?不管他是谁,不管他从什么地方过来,他现在的实力,绝对不是一个散修可以拥有的。”

    “先说炼丹术,以他的炼丹实力,不要说是化神高手了,就算是渡劫境界的大能前辈,只怕也是会对他巴结恭敬的。炼丹师最恐怖的就是人情债,以他现在的炼丹术,只要愿意,将会有无数人为他出手!”

    “还有其二,炼丹师的修炼,消耗极为恐怖,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承担得起的,所以在他身后,一定会有一个强大的实力扶持。”

    “另外,他使用的剑术,使用的宝物,恐怕就是周家主族的天才,也无法相提并论吧,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他所在的势力,绝对不在周家之下!”

    “在这,今天他的胆气,师尊还有各位叔叔都已经看到了吧,只怕是挑战周家这样的事情,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

    “所以我断定,七天之后,他必定会去蓝空星!”

    余孜的话,让周深等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尤其是周深,他反复回想着之前,张天逸对他说过的话,回想着当时张天逸的语气和神态,那种淡然以及洒脱,仿佛真的,就是在诉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而已!

    “父亲,两位叔叔,我觉得,咱们干脆赌一把好了!”

    这个时候,周诗韵忽然开口道。

    “既然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咱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的话,那就只能去赌一把!”

    “若是败了,无非就是被主族清理的时间提前一些而已,区区十年,有什么区别?”

    “但若是胜了,从此之后,我朵兰一脉,就是周家主族,反客为主,之前担心的一切,全部都会烟消云散!”

    “这还不是最最关键的,真正值得咱们赌一把的,是张天逸这个人!想一想,若是胜了,从此之后,咱们就等于是和他绑在了一条船上。如此一个恐怖的年轻天才高手,如此一个妖孽的炼丹师,他的前途,无法想象!”

    一边说着,周诗韵沉沉的呼出了一口气,神色竟然不由自主的,有些激动和跳跃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