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9章:要么道歉,要么灰飞烟灭!

    “我就是逼你了,你又能如何?”

    张天逸哈哈大笑,剑光再闪,天地虚空之中,无尽的灵气都似乎为之一颤。

    这一刻,张天逸仿佛直接与周围的天地,融入成为了一体!

    周放再度色变,心头更是猛的跳动。

    这一瞬间,他全身的毛孔都忍不住的紧缩,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瞬间在他心头爆发。

    “来啊!”

    张天逸一剑斩落,如同无尽剑幕倾盆而下,无穷无尽,仿佛天地倒卷,直接向着周放那里,笼罩而下!

    咻咻咻,血光接连不断的喷发而出,周放全身,上空不断涌现,仅有的左臂,也在这一剑之下,直接崩溃,化作了血雨爆开!

    而下一刻,张天逸一步迈出,身形如同闪烁,瞬息即至。

    此时此刻的周放,已经被张天逸接连的重伤,惊骇的脑袋一片空白,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直接被张天逸一剑刺落在胸口。

    玉质的剑锋透体而出,将他的身体刺穿,然后将他死死钉在地面上。

    噗!

    周放脸上毫无血色,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惨嚎,口中喷出鲜血,整个人的气势,瞬间萎靡到了极点,身体颤抖,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张天逸的这一剑,不仅仅是刺穿了他的身体,还有无尽的剑气冲入他体内,将他全身经脉都破坏的一片狼藉。

    他虽然看起来依旧还是化神后期,但体内却是一丝一毫的修为也无法凝聚,无法施展。

    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完全被张天逸控制,成为了刀俎上的鱼肉!

    张天逸松开手中的玉剑,淡然的看着被钉在地上的周放。

    “周家很了不起吗?你是周家人就可以牛逼吗?”

    “区区一个周家而已,连本少爷的东西也敢抢,你抢得了吗?”

    “你们抢就抢了,还要编造那么多上不了台面的理由,不觉得害臊吗?”

    “抢东西本身也没有错,但错就错在,你们抢到了我是身上!”

    “我的丹药就是我的丹药,我卖给你也可以,我送给你也可以,但你不能抢!”

    “要抢也可以,那就要做好,送命的准备!”

    张天逸缓缓说道,每说一句话,他的手指就会轻轻一点,一道剑气嗖的迸射而出,落在周放身上,撕开一道伤口!

    “不就是古丹古方吗?你要买我卖给你就好了呀!不就是想要提升炼丹术吗?你想学你给钱,我教你们也可以啊!何必非要搞的这么复杂呢?”

    “你说你是不是犯贱?明明就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但你们非要这么弄天弄地。我说了让你别抢,你非要来抢,好了,现在该打的也打了,你却没有打过我,抢也抢了,你也没有抢到手,你说该怎么办?”

    张天逸讥讽道。

    噗噗,指剑不断在周放的身上点落,很快,他全身就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上空覆盖,几乎看不到一寸好肉了。

    他的口中不断的喷出鲜血,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势的原因,还是因为现在所受到的屈辱,自己憋出的鲜血!

    堂堂一名化神后期高手,现在却被当成一头死猪一样,在身上用剑随便划来划去!

    一想到这些,他就比死了还要难受!

    而周围的人现在已经无法形容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的震撼了。

    这还是化神后期高手吗?都化神后期了,不是应该随随便便到处横着走吗?

    至少围观的群众之中,大部分人都是这么幻想的,更是为了这个目标在奋斗!

    但现在,一个活生生的化神后期就摆在自己眼前!

    曾经声名赫赫的周放,就这么被一个年轻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直接用剑钉在地上,被一剑一剑的当成猪肉来割!

    想怎么割就怎么割!

    不一会儿功夫,周放就已经浑身血肉模糊了。

    即便他是化神后期,此刻也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的开始发出了惨叫!

    不过,张天逸却是充耳不闻,依旧还是一剑一剑,不断地斩落!

    “现在你还要我的丹药吗?”

    周放现在已经悲愤到了极点,恨不得立刻就咬舌自尽。

    但可惜的是,化神后期高手的生命力是何其强悍,不要说咬断舌头了,就算是砍掉了脑袋,只要救的快,都是可以活下来的!

    他除了惨叫,就只能强行忍受!

    周围的所有人都牙关紧咬,两股战战。

    这还是半步化神高手吗?怎么在张天逸面前,就像是一个被做了绝育手术的猴子一样?

    “还要吗?还要抢吗!”

    连续几剑,周放最后一口丹田之气终于被张天逸强行轰碎了,紧咬的牙齿放开,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的躺在地上,连惨叫的力量都没有了。

    现在的他,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已经被张天逸彻底摧毁,完全失去了对抗的能力。

    此时此刻的他跟死狗没有任何区别!

    这已经不是在战斗了,而是张天逸在虐三位超级高手!

    张天逸嘴角划过一抹讥讽,没有再用剑指虐待周放。

    他上前一步,先是将漂浮在不远处的上品法宝达摩枪直接收走,然后又光明正大的将周放腰间的储物袋摘下,优哉游哉的挂在自己身上。

    “原本我想一剑杀了你了事,但看在你不过是周家一个马前卒,不过是一个打手的份上,饶你一命!”

    “不过,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废你修为,算是惩罚!”

    “还有,放你性命,是要你回家报信。”

    “周家见财起意,编造虚妄之言,设立伏杀之局,此事我张天逸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们也不用再来找我,七日之后,我会亲自登上蓝空星,向你周家,讨回公道!”

    张天逸冷冷一笑说道。

    “七日期限,若是在七日之内,我没有收到你周家的道歉,我必定踏破你周家星门!”

    “记住,七日!”

    “七日之后,要么周家拿出诚意来道歉,要么,周家灰飞烟灭!”

    张天逸冷冷说道,右手在虚空一抓,钉在周放身上的玉剑,立刻自动飞起。

    但在飞起的瞬间,集聚在周放体内的所有剑气,顿时间轰然爆发,将他全身的经脉还有丹田,直接轰碎,再无恢复的可能!

    噗噗声中,周放接连喷出十余口鲜血,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跌落到了谷地,几乎就是微不可查的地步。

    而反观张天逸,则是淡淡一哼之后,直接转身,没有再说任何话,就仿佛是仅仅做了一件微不可查的小事一般,没有丝毫在意,一步踏出,冲天而起,直入星空,很快就消失不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