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8章:到底是谁在送命!

    “不好意思,这个爱才之心,我承受不起!我也不在乎。”

    张天逸摇头道。

    “阁下什么意思!”

    周放脸色一变,“阁下难道是不准备交出我周家的丹药还有丹方吗?”

    “阁下知道,这样会有什么后果吗?”

    “不知道。”

    张天逸不咸不淡的说道,神色之淡然,仿佛是在说着一件跟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一般。

    “若是你不交,那我只能将你与杀我周家长老的凶手一样对待!”

    “敢杀我周家长老,现在只有一个下场,杀无赦,碎尸万段!”

    周放斩钉截铁道,此言一出,顿时间杀机腾腾爆发而出,冲天绽放。

    一瞬间,周围的天地温度都仿佛降低了不少,四周一片轰鸣之声,都纷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至于周深等人,此时此刻,已经完全被限制在了阵法之内,就算是想要说什么,也根本没有人搭理。

    “杀无赦?碎尸万段?阁下的意思,是要对我下杀手?”

    张天逸眼睛微眯。

    “可笑,当真是可笑!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原来赫赫有名的周家,竟然也会如此无耻!”

    “你们说你们的长老被杀了就被杀了?你们说我身上的丹药是你周家的就是你周家的?你们说我要交出来就要交出来?”

    “从头到尾,空口白牙,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是吧!”

    “那我现在要是说,你们周家,不过就是数千年钱,从我张家逃走的一个附属家族而已,之所以现在可以发达到这种程度,就是因为当初从我家,偷走了大量的炼丹传承,这样是不是也可以?”

    “那我现在是不是也可以说,你们要是安心交出所有的传承,重新回归我张家,认下我这个少主人,我也可以做主,对周家昔日犯下的罪行,既往不咎?”

    张天逸微微一笑的说道,却是一瞬间就让周围的所有人,全部都直接愣住了。

    什么玩意?

    这一张嘴的功夫,周家就成了叛族了?

    不过,张天逸的话,似乎也还有那么几分道理的!

    叛出家族,偷取传承,然后发达起来。

    虽然乍一听起来十分荒唐,但严格比较的话,与之前周放说的那些理由,完全都是一样,都是凭自己说而已,道理清楚,却从头到尾,没有任何一点的事实根据。

    经过张天逸这么一说,有些人原本对周家深信不疑的人,竟然也有人,产生了怀疑,纷纷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周放。

    周家势大,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完全就是他们自己说,具体是不是真的,谁也不清楚不知道!

    “小子,我看你还算个人才,所以才对你好言相劝,但你若是这般无礼,那我周家,可就不需要对你客气了!”

    周放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以他的城府,当然不至于露出心虚,但张天逸的话若是传出去,未免也会给人留下口舌,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将这里的事情解决,免得夜长梦多。

    而且张天逸身上的丹药以及丹方数量太大,若是消息传出去,未免也会生变,尤其是引起其他炼丹家族的觊觎,甚至是天丹阁的惦记,那事情就麻烦了。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无非就是想要本少爷身上的丹药丹方而已,堂堂周家,竟然也可以无耻到如此程度!”

    “少废话,不就是想要东西吗,想要我交出来,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有本身,自己来拿!”

    “抢东西就说抢东西,堂堂周家,这么一点本事都没有吗?”

    张天逸越发轻松的说道。

    听到张天逸的话,所有人,瞬间就是一阵骚动。

    “这家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都这种时候了,竟然还敢嘴硬!”

    “不管原因到底是什么,现在这里是周家的地盘,而且如此大的阵仗,他孤家寡人一个,插翅难逃!”

    “修为也就是空冥后期而已,实在是想不通,他到底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底气!”

    “等着看吧,不识时务的后果,就是像周放长老说的那样,杀无赦,碎尸万段!”

    “据说他身上有不少丹药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张天逸的口气之大,顿时间就引起了周围无数人的惊呼,都到了这种时候了,竟然还这么大口气。

    “他这是要干什么,都已经这样了,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诗韵啊,你想办法劝劝他吧,现在这么出去,完全就是送命!”

    “俗话说的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是炼丹大师不错,但想要和周家硬拼,这根本不可能,只有先服软,再图其他!”

    在阵法之中,周深满脸担忧的说道。

    他现在帮不了张天逸半分,更加不清楚张天逸究竟想要干什么,之前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有件事他很清楚,以张天逸现在表现出来的修为境界,想要在现在这样的阵势之中离开,绝对没有可能!

    “我看……不用吧……”

    周诗韵在周深身边,颤颤巍巍的说道。

    “不用?什么叫做不用!他可是炼丹大师,若是不肯屈服,主族不会轻易放过他,一定会将其羁押之后,严刑拷问,逼问他炼丹之事!”

    “好汉不吃眼前亏,若是他愿意暂时服软的话,周家顶多就会软禁他,不会伤他,后面可以有很多时间想办法再逃离的!”

    周深跺着脚说道。

    他虽然也是周家人,但一直醉心炼丹一道,并不喜欢争权夺利,之前见识到了张天逸的丹道,他对于张天逸,就已经敬佩到了极点。

    同为丹道中人,他最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如此天赋妖孽的丹道大师,以为一时之气,将自己的前途葬送。

    “父亲大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周诗韵咳嗽了一下,旁边的余孜,同样也是眉头微微一皱,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那你的意思是什么,难不成你还真的想见到他被周家囚禁折磨?诗韵,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怎么说也是……”

    周深有些严肃的说道。

    “不是这样的……我是想说……”

    周诗韵纠结了一下,但最终,还是凑到周深身边,将之前张天逸,与黑蝎舰队七名化神中期高手一战的事情,讲述了一边。

    瞬间,周深的嘴巴,就化作了“O”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