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3章:心花怒放的周诗琪!

    来人不是别人,真是现在,朵兰城的第一长老,城主,也是周诗韵的父亲,更是罗证的师尊!

    罗证愣住了,周诗韵也同样愣住了。

    余孜愣住了,鹿三边更加愣住了。

    当然,这其中,鹿三边首先清醒了过来。

    他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刚刚周深对张天逸的称呼,竟然是大师!

    什么是大师,周深可是炼丹师,能够被他称之为大师的,而且是如此恭敬的称之为大师的,那就只有一种。

    高阶炼丹师。

    而且周深本身就已经是高阶炼丹师等级,所以,被他称之为炼丹师,那就说明他已经认同了,张天逸的炼丹水准,完全就在他自己之上!

    之前的所有闹剧,他一板一眼的全部看在眼中,只不过因为自己身份低微,所以根本就没有条件插上话而已。

    但现在,他也明白过来了。

    没错,张天逸就是炼丹大师,之前的那些丹药

    这绝对不可能!

    想到这里,他立刻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自己今天,竟然给朵兰城领来了一位炼丹大师!

    而且这位炼丹大师,还要在这里,做一笔大交易。

    一想到这些,他整个人立刻就万分振奋起来,交易之间的提成向不说,张天逸刚刚的交易使用的可都是丹药,而且能够被周深如此看重的丹药,对于朵兰城来说,一定是有无法形容的好处。

    至少是可以对周家的炼丹师们,有极大的借鉴作用,让他们的炼丹术,获得长足的提升的。

    这就是贡献。

    有了这些贡献,他在周家的地位,绝对会在短时间之内,得到可观的提升!

    想到这里,他赶紧上前一步,向着周深那里恭敬一拜!

    “弟子鹿三边,拜见朵兰大长老,拜见各位长老。”

    “这位张大师,我弟子带来的,大师的交易……”

    他没有说话,但这句话说到这里,已经足以让周深等人,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了。

    “好好好,这次你办事办的很好,鹿三边是吧,我记住你了!”

    “从明天开始,你就去第七坊,做个副坊主吧!”

    周深也是欣慰的点点头,大手一挥的说道,然后继续看向张天逸。

    “大师您且稍等,您所需要的所有灵药,我们正在抓紧时间置办!保证让您满意!”

    张天逸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周深如此恭敬的态度,丝毫也没有感到意外。

    罗证是个愣头青,看不出来自己的身份没有关系,若是连堂堂朵兰城主,周家高阶炼丹师之一的他都认不出来这些丹药的话,那周家的丹药世家之名,也可以换一换了。

    而这个时候,罗证还有周诗韵余孜三人,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意识到了鹿三边意识到的那些问题。

    被扇的一张脸血印翻飞的罗证不敢说半句话,静静的站在那边,一脸震撼吃惊的看着张天逸。

    还有周诗韵,则是一双眉目之中,再度露出了惊人的锋芒。

    只不过,这种锋芒之中,还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风采。

    至于余孜,那自然是心花怒放。

    此女一直就对张天逸有好感,而且表达更加大胆,此刻直接就是喜盈于色了。

    不过,当她看到周诗韵脸上的神采之后,内心立刻又开始郁闷和无奈起来。

    身为周诗韵闺蜜的她,对这个周家第二女神实在是太了解了。

    她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周诗韵能够对一个男人,露出这样的神采。

    之前动手时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

    她很清楚自己的条件,与周诗韵相比,那完全就不在一个层级上。

    若是周诗韵也动心的话,与自己相比起来,自己这里是完全没有任何竞争力的!

    三人心中各自震撼到了极点,一个个半天都说不出话来,只能愣愣的看着张天逸。

    而此时此刻,他们三人,却根本没有被张天逸在意了。

    “呵呵,不过就是一些交易而已,实在是没有必要劳动城主大驾啊!”

    张天逸打了个哈哈说道,他已经猜到了这位城主大人到来,只怕是还有其他的事情才对。

    “大师谦逊了,我辈丹道众人,最崇尚的就是丹道巅峰!”

    “大师年纪轻轻,却能够拥有如此高超的炼丹术,实在是让人敬佩万分啊。”

    “而且我刚才检查过了,大师那些付定金的丹药,全部都是已经失传很多年的古方,还有一些,应该是大师自创的丹方,我朵兰城今日能够得到如此馈赠,实在是感激不尽!”

    周深一个数百岁的老人,对张天逸一个二十多岁的人恭恭敬敬,连坐都不坐下,但他自己,却丝毫不以为意。

    张天逸更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至于其他的交易长老,更是一个个脸色震撼,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大气也不敢出。

    “无非就是交易而已,大家各取所需罢了,没有什么馈赠不馈赠的!”

    张天逸淡然说道,他自然清楚这些丹药的意义。

    自己的炼丹术传承来自无忌仙尊,这位便宜师父的炼丹术,当初可是让整个修道界的人眼热无比,甚至还险些对蓬莱仙宗,发动了战争的。

    这些丹药之中的炼丹术,对于任何炼丹师来说,都是绝大的借鉴。

    “大师客气了,交易是交易不错,但能够见到大师这样的炼丹高手,比什么交易,那可是要重要的多了!”

    “实际上,老朽前来拜见大师,是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大师能不能出手解惑!”

    “大师您放心,我们不会白白让大师指点,我们会付出足够的代价,保证让大师您满意!”

    周深纠结了一下之后,还是将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城主尽管说,我能够办到的,一定办到。”

    张天逸自然不在意,反正自己的目的,就是购买灵药,顺便出来见见世面而已。

    至于出手帮助这些人解决问题,只要是有足够的报酬,也不过是就是一场交易而已。

    “是这样的,第一个不情之请,我们是想要多多收购一些大师手中的丹药,不求数量,只求品种更多。”

    “大师您是知道的,这些失传的丹药,对于我们这些炼丹师的炼丹术提升,实在是太重要了!”

    “大师放心,只要您愿意出售,我们保证,会给您绝对满意的价格!”

    周深有些激动的说道,他已经看出来了,张天逸明显的没有要拒绝的意思。

    这对于他来说,意义太大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