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5章:似剑却非剑,有剑不如无剑!

    “你想杀我?想要找我复仇?”

    “其实我想说,我更想杀你!”

    张天逸深吸一口气,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冰寒,森然杀机,瞬间绽放。

    在说话的同时,他的第四剑,轰然斩落。

    连续四剑的威芒融合在一起,顿时间天地皆惊!

    韩家老祖双目猛的紧缩,一股无法形容的危机感,让他再也顾不得其他,来不及去管而头上的伤口,就着这一股血腥之气,强行让修为成倍的爆发,身后的宝镜更是耀目绽放,无数的惨白剑芒疯狂冲出,化作了一头头耀目狂龙,百龙出海一般,直奔张天逸。

    警兆升到极点,强行收拳,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轰隆!

    轰鸣回荡之中,真个斗法场,或者说是真个乱流城都猛的一颤,大量的阵法光幕同时闪亮爆发,爆开无数的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缝。

    更在两人之间的地面上,整个斗法场的战台,也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灰尘四起。

    两人的这一次碰撞,竟然是将战台以及四周的防御阵法,同时撼动了!

    若非是这里的阵法威力实在是强悍,而且每次开始之前,都会重新进行加固,只怕是现在,乱流城都已经被两人拆掉了!

    砰砰声中,韩家老祖的身影倒飞而出,一直后退到了整个战台的边缘,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而他身后的宝镜光芒,再次黯淡了一下,这一次,足足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才重新夺目闪耀了起来。

    但韩家老祖的脸色,却是瞬间苍白了起来。

    周围的人一瞬间就愣住了,所有人都夸张的张大了嘴巴。

    之前的一次碰撞,两人虽然是势均力敌,但这是在韩家老祖强行用自伤的方法,抵消了张天逸的爆发,实际上算起来还是吃了小亏!

    而这一次的碰撞,两人完全是全力一战,张天逸在原地没有怎么动,但韩家老祖却是被击退了。

    两次的比较之下,孰强孰弱,顿时明显起来。

    张天逸竟然将化神中期的韩家老祖给压制下去了!

    而此时此刻的韩家老祖,也同样是憋屈到了极点,张天逸明面上的修为境界比自己弱是不错,但事实上绝对不是这样。

    眼前这家伙分明修为就不比自己弱,是在故意扮猪吃虎,而且在剑术上,法宝上,同样不在自己之下,尤其是这种诡异的剑术,更是让他所有的术法,都完全克制!

    自己的十成力量,在张天逸的面前,最多只能发挥出八成。

    而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想明白,张天逸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

    但有一点他却可以肯定,那就是现在,自己若是继续战下去,局面只能是越来越难看,自己被压制的,只能越来越狠!

    他现在心中所想,已经不是能不能够赢了张天逸的问题,而是自己今天,能不能全身而退的问题!

    甚至他现在,还有了一种错觉,那就是今天自己的出现,是不是早就被张天逸预料到了。而张天逸与自己的这一战,是不是张天逸故意为之,目的就是为了将自己,当成垫脚石!

    而正在他内心纠结由于时,张天逸的声音,已经再次传来。

    “哟呵,韩家老前辈,这个时候,可不是走神的好时候啊!”

    “来来来,再接我一剑再说!”

    张天逸随手一挥,手中玉剑的剑芒,再次惊天而起, 剑音呼啸之中,之前四剑的剑势,再度凝聚缠绕而来,汇聚在一起,带着更加恐怖的杀机,更加滔天的剑气威压,将整个乱流城的所有阵法,都拉扯的扭曲碎裂,瞬间就降临在了韩家老祖的面前。

    这一剑的速度,比之前还要快,威力,还要更强!

    “该死!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韩家老祖头皮发麻,他感觉到自己对于周围的天地的掌控,越发的无力起来。

    而在张天逸的剑气威压笼罩之下,他仿佛被锁定一般,张天逸根本就不需要多想,随意出手,所有的攻势都会自然而然的降临而来,铺天盖地,杀机如潮。

    自己堂堂一个化神中期,竟然根本就支撑不住,竟然根本就不敢去硬碰硬!

    之前的一剑,自己就险些支撑不住了,这一剑肯定会更加狼狈。

    还有自己的法宝,之前就险些被强行斩断了与自己灵识以及修为的联系,这一次被切断联系到时间,一定会更长。

    而越是这样,自己的劣势,就会更多,而张天逸的优势,就会更强!

    这样的局面,他无论如何,越不愿意接受,也不能接受!

    “我就不信了!”

    他在心中怒吼,狠狠咬牙,右手握拳时,狠狠一捏,其掌心血肉顿时崩散,鲜血激射而出。

    随后他一个转身,将这带血的手掌,狠狠在身后的宝镜上一按!

    后者顿时间光辉暴涨,从原本的耀目白色,化作了血光,整个宝镜的光辉,更是迎风而涨,眨眼间就扩大到了十余米左右,如同一个巨大的宝轮,横在了韩家老祖的身后。

    无尽的血色光辉从宝镜之中喷发而出,全部被聚拢在一起,化作了一道锥形关注,向着韩家老祖的体内,灌注而入。

    轰隆!

    轰鸣回荡之中,无数的血色剑芒在他的手中闪现而出,噌噌噌的剑音惊天而起,一米,两米,十米二十米,一百米,两百米!

    眨眼间,一道足足三百米的血色巨剑,便是在他手中绽放而出,剑光屹立天地之间,仿佛要将这天地,都直接成为两半!

    “剑云斩!”

    韩家老祖怒吼,双手抱剑,狠狠斩下。

    在他施展了血祭秘术的情况下,这一剑的威力,已经到达了他现在修为之下,可以施展的最强巅峰水准,凭借这样的一剑,他曾经击溃了无数的对手!

    而这样的一剑,非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轻易施展,因为一旦施展之后,强大的秘术的反噬,会让他的实力,在短时间之内,急速下降!

    而现在,面对张天逸这里的诡异,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若是被张天逸击败,他还不如找自杀算了!

    不过,很快,他的内心就不由自主的咯噔一下。

    因为他看到了,在面对这一剑时,张天逸那里的眼中露出的光芒,依旧还是毫不掩饰的讥讽!

    “以镜像化剑术,似剑却非剑,不修剑术却又想驾驭剑术,有剑不如无剑!”

    “你这种人,可惜了如此逆天的宝物,只能蒙尘!”

    “也罢,在你死之前,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剑术!”

    只见张天逸淡淡开口,似乎带着几分无奈,更带着几分鄙夷,原本就已经足够耀目的一剑,猛的一缩,直接就化作了一道耀目的细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