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8章 这还打个球啊

    2068

    这股气息之强,顿时间就再次让整个战场上,不管是元神还是元神之下,全部都在这一刻,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一个个面色大变,修为再次出现了波动和紊乱。

    甚至即便是一些空冥天师,都忍不住的呼吸急促起来。

    尤其是真准备开战的郎氏夫妇二人,此刻也神色刹那间急速变化,毫不犹豫的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天际之中,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而下一刻,一名身穿彩绸的高瘦老者,在虚空之中,踏步而来,一步数千米,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战场之中。

    “不好意思,大师,麦斯林,来晚了!”

    这老者淡淡开口,出现在了战场上空时,目光现在张天逸那里一顿,似乎似乎露出了几分歉意。

    随后,他便是看向了真在发狂的巨牛以及巨猪,身形一晃的出现在了二者面前,冷冷一哼。

    在这在其他人听起来,明明就是一声简单的冷哼,但在两头兽神听到之后,却是立刻,如山的巨大身体猛的一颤,直接瑟瑟发抖。

    刚刚还凶威赫赫的两头巨兽,瞬间就仿佛遇到了他们的主人一般,暴躁之力以可见的速度消散,眨眼间就失去了反抗之力,原地低吼了几声之后,竟然是身体一晃的冲向了下方的湖海。

    随后,让无数人都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两头兽神,竟然就这般,直接蹲在了湖海之中,仿佛两个听话的乖宝宝一般,不再动弹起来。

    四只巨大的眼睛,不断的扫视着四周的一切,仿佛两个好奇的孩童!

    这一幕,让四周所有人,瞬间就陷入了绝对的寂静!

    所有人全部脑海嗡鸣,尤其是郎氏夫妇两人,直接就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头皮发麻,身体颤抖,他们无法想象,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可以让两头空冥级别的兽神,而且是吞服了引发情绪的丹药的兽神,直接镇压到如此程度。

    两人看着天际之中,刚刚出现的彩绸老者,同时深深的吸入了一口气,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

    空冥大天师,又是一名空冥大天师,而且看起修为波动的层次,只怕是要比云鹤行,还要强悍一个层次。

    一瞬间,所有人刚刚燃烧起来的战意和怒火,直接就偃旗息鼓。

    天涯宫无数人都快要疯掉了,今天这局势,可谓是九曲十八弯了,都经反转到所有人都快要扭曲了。

    一次次的压制,而黑屋教一次次的逆转,他们都感觉到,他们的心脏都快要受不了了。

    每当他们觉得已经胜券在握的时候,黑屋教就会蹦出来一个牛逼的东西,然后让他们直接就哑火。

    尤其是现在,竟然一连串的,直接就蹦出来了两个空冥后期大天师。

    这还怎么打,还打个球啊。

    “如何,三位,现在,还有战下去的必要吗?”

    “当然了,你们若是一定要战的话,没有关系,我奉陪到底。”

    “不过两位可是要想清楚了这一战的后果,天涯共会不会完全灭宗,你们两位能不能回得去,这两头兽神,还能不能活着。”

    “还有在这之后,我想想啊,若是没有了你们两位大天师,没有了护宗兽神,曲灵宗会不会出什么事?”

    张天逸没有在意周围的人的惊骇,长剑倒背在背后,一脸淡然的说道。

    他的话虽然不多,但却瞬间,让郎氏夫妇两人,直接就气的牙痒痒。

    威胁,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身为空冥后期大天师,他们何曾收到过如此红果果的威胁!

    但关键是,现在局面不一样了呀,张天逸虽然是威胁,但每一句威胁,都真真切切的说在了关键点上!

    现在两只兽神不知道什么原因,趴在那里不动了,肯定是无法参战了。

    而天涯宫的老头实力也是大降,若是这的继续打下去,自己两个人,就是绝对的主力了。

    但问题是现在打得过吗?

    其他的不说,仅仅是云鹤行,数年前就已经有过一战,而当时的云鹤行还没有惊神枪在手,两人就已经无法奈何对方,现在有了惊神枪,还能怎么样?

    更不要说现在还冒出来一个怪里怪气的老头,一出手就将两头兽神给干翻了。

    现在这一战看起来,怎么看怎么都是输啊!

    关键是,输了也没有关系,但特么的这又不是自己的宗门,要是自己受伤了,或者说赔上了两头兽神的命什么的,那可怎么办?

    二级区域四大宗门彼此竞争,自己二人若是受伤,兽神若是受伤,对于其他宗门来说,岂不是一个最好的机会?

    而且两败俱伤,那还是最好的结果了,若是还如同张天逸说道那样,自己若是回不去怎么办,兽神也回不去怎么办?

    没有了自己这两个大天师,没有了兽神的曲灵宗,跟废了有什么区别?

    一瞬间,两人内心的战意,就完全消失无踪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两人目中,立刻就露出了果断,下定了决心。

    帮人可以,但若是帮人帮到把自己都栽进去,那就不值得了。现在的局面,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即便是强行打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好下场。

    搞不好还会将曲灵宗,也都拖下水。

    两人对视一眼之后,立刻就是一个躬身,向张天逸那里,同时躬身。

    “黑屋教少宗,今日之事,算是我曲灵宗对不住,是我等一时间冲动!”

    “现在我们已经想清楚,这一战,我们不会在参与,这就会立刻离开,至于之前给贵宗造成的麻烦,还请少宗放心,我们会做出一定的赔偿。”

    两人沉声开口,尽管心有不甘,但现实就是如此,没有办法。

    形势比人强,只能服软。

    “蔡道友,这烂摊子,还是你自己收拾吧,我们老两口,是无能为力了。”

    “您……自求多福吧!”

    而在同时,两人内心之宗,对天涯宫白发老者,也痛恨到了极点。

    两人冷声说道,要不是碍于面子,现在将白发老者揍一顿的心都有了。

    麻痹的你自己宗门大战,你好歹将情况打听清楚啊,害得我们险些栽进了大坑里,无法自拔!

    听到两人的话,整个天涯宫的人,立刻都愣住了。

    这什么意思?

    不帮忙了?

    要走了?

    怂了?

    这么就怂了?架都还没有打就怂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