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0章:来来来,老东西,接我一剑!

    轰隆!

    天地巨震,以两人为中心,一个巨大的球形波动,轰然传开,向着四方绽放。

    湖海猛的一颤,蔚蓝的水面被强行向下压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已经可以看到海底的污泥。而在四周,但凡是在三千米范围之内的其他人,不管是什么修为境界,全部被强行退开,无法抵挡。

    双方的力量在虚空之中仿佛爆发碰撞,撕裂的空气如同在咆哮!

    激荡的灵气直接就化作了磅礴的云雾,如同蛋壳一般,将两人都围拢在其中,无法看清!

    无数人都在观望着这一战。

    刚刚提升到了元神,但实力去堪比空冥,并且也拥有了上品法宝的张天逸,与空冥后期,法宝在身的天涯宫老祖,无数紧张的呼吸,无数沸腾的心跳。

    “少宗,少宗!”

    无数的黑屋教弟子,在内心之中呐喊!

    渐渐的吗,灵气之雾渐渐散开,两人的身影,重新浮现而出。

    下一刻,惊天动地的呼啸之音,便是从所有的黑屋教弟子口中发出。

    张天逸傲立虚空,手持长剑,全身都散发出金色的光辉,一股玄妙无比的强悍气息,正在他的体内,轰隆绽放而出,与对面,天涯宫老祖那里的威压分庭抗礼,丝毫不落下风。

    这一次,张天逸没有后退半步。

    这一次,张天逸更没有变色,更没有吐血。

    他就这么定定的站在那里,如同仙神下凡一般,前所未有的强悍波动,让周围是所有人,都在看到他之后,立刻都不由自主的,心中出现了崇拜!

    但所有人头同样注意到了。

    白发老者那里,嘴角流出了一缕鲜血。

    还有在他的肩头上,更是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虽然这伤口对于他的性命,不会有任何一丝丝威胁,但却是一记响亮无比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

    这一次的碰撞,张天逸,竟然占据了上风。

    不仅仅将他逼退,还让他身上留下了伤口,更让他体内的脏腑,受到了震动!

    “什么?这怎么可能?老祖竟然受伤了!”

    “那家伙,竟然真都可以和老祖一较高下了?”

    “绝对不可能,他不过是刚刚跨入元神境界而已,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同时,无数的天涯宫弟子失声,无数的哗然,从他么口中传出。

    他们无法相信这一幕,若是连空冥后期,天涯宫的第一老祖都不是张天逸的对手,那么今天的这一战,还有什么意义?

    那么接下来的战斗,不就等于是天涯宫的凌迟处死吗?

    一瞬间,所有人的天涯宫人,内心都有些恍惚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来,老东西,看你年老体弱又有伤的份上,本少爷让你三招!”

    张天逸冷笑说道,全身爆发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以及强悍,似乎他体内的修为力量的提升,还没有结束,依旧还在不断暴增!

    “来来来,就让咱们一起来表演一下,表演本少爷,是如何杀了你的!”

    他高声笑道,一人一剑,如同仙神,傲立虚空,声音撼动八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晰的听到。

    尤其是黑屋教那里,顿时间,就被这笑声激荡,内心波动之下,发出了更为强烈的欢呼!

    强悍的战意,顿时间,就在所有黑屋教弟子心中,爆发而出。

    “战战战!”

    张天逸仿佛就是一根火把,将所有黑屋教弟子的内心都点燃,眨眼间,就已经成为了燎原之势,喊杀声不断传出,此起彼伏!

    眨眼间,整个战场上,都是黑屋教弟子的滔天之怒,狂战之意!

    这一幕,顿时就让白发老者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内心之中,露出了惊慌,全身冒出了大片的鸡皮疙瘩的同时,不由自主的就后退了两步。

    一股无法形容的危机感,降临而来,让他心神也都压制不住的狂跳!

    更在他与张天逸尖锐的目光对视的瞬间,他的心神猛地跳动,目光更是同时一颤!

    “来来来,老东西,接我一剑!”

    张天逸冰寒的声音传出,如同寒冰,杀意翻滚惊天。

    话还未落下,一剑已经挥洒而出,其速度之快,只有一连串的幻影,空冥之下,几乎已经无法掌控他的轨迹,声音刚刚传出是,这一剑,已经出现在了天涯宫白发老祖的面前。

    这一剑之声势前所未有,凝聚了张天逸体内,此刻最强的修为力量,剑影闪烁而过时,虚空爆裂,如同有天雷紧随而来。

    这一刻,在张天逸身上的杀机和碾压之意,竟然直接,就有了反过来,要将天涯宫老者压制的趋势。

    一瞬间,后者的生死危机,更加强烈,让他心神的跳动,同样更加恐怖。

    他根本来不及所想,只能发出怒吼,手中玄幽珠狠狠一捏,大量的绿雾涌现而出,化作一头头狰狞的狂龙。

    更在这同时,他甚至还主动咬破了舌尖,一股浓郁的修为之血喷出是,直接就让这些雾气狂龙的全身,都被血意包裹,出现了杀戮的血腥。

    “你想杀我?那就看你,能不能办到!”

    白发老者怒吼,身为空冥后期的自负,让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竟然会在与一名元神后辈的战斗之中,被压制了气势,被惊动了心跳,产生了畏惧!

    这样的事情,他无法接受!

    体内轰鸣回荡之中,他直接就展开了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施展过的诸多增幅实力的秘法,让自己修为力量,轰轰暴增,去展开爆发,去与张天逸展开对抗,要去重新,找回主动权!

    但下一刻,他的目光,就是猛的一缩,一股极致的骇然出现在内心之中,让他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无法置信的咆哮。

    张天逸的一剑,瞬息而来,切入了他的遮天蔽日的狂龙之中。

    但这些威风凛凛,每一头都足以轰杀元神巅峰,重伤空冥初期的狂龙,却在这一剑的面前,如同豆腐一般,被轻而易举的撕开切碎,在与那蔚蓝的剑光碰触的刹那,如摧枯拉朽纷纷崩溃爆开。

    而那犀利的剑芒,则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一路摧枯拉朽,穿透了一切,灭杀了所有,直接就出现在了老者的面前,出现在了他的头顶。

    咔!

    瞬间,老者的护身法罩,就直接碎裂开来,使得张天逸这一剑,再也没有了任何的阻挡,继续直奔他的眉心,一剑斩落。

    这一瞬间,老者的直接就呆住了,直接忘记了一切的其他反抗。

    他身为空冥后期高手,如何经过这种诡异的战斗,曾几何时,会距离死亡,如此靠近!

    这一刻,他仿佛已经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