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老子让你出个够的大事!

    “宗主大人,完了完了,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一名和道长老从大殿门口一晃而入,扯着嗓子高声喊道。

    不过,他在喊完了这句话之后,真个人却是瞬间一愣,身体瞬间僵硬在原地,保持着前冲的姿势,眼神呆滞表情凝固,无法理解的看向了两边的其他六宗宗主。

    只见后者正纷纷用可怜以及同情的目光看着自己,仿佛是有什么凄惨的事情,即将在自己身上发生一般。

    此人已经不是之前那位传令长老,之前的那位,刚刚回到万流山,就已经以自己修为进入了瓶颈为理由,辞掉了自己的职务,躲到洞府之中修炼闭关去了。

    这名和道长老内心瞬间就涌现出无尽的疑惑。

    我是谁?我怎么了?我是犯了什么错了吗?难道我是走错门了?

    不可能啊?我就是负责传令的,我要见的不就是各位宗主吗?

    这几位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

    而下一刻,一股强大的杀机以及气势,瞬间就从不远处的座位上,轰然绽放而出,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直奔自己笼罩而来。

    他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连串的拳脚以及巴掌,就已经铺天盖地而来,瞬间就将他打怕在了地上。

    啪啪啪,轰轰轰!

    “出大事,出大事,老子叫你出大事!”

    裘历城一瞬间打出了不知多少巴掌,瞬间就让此人变成了猪头。

    “出大事,出大事,老子让你出个够的大事!”

    轰轰轰,啪啪啪。

    同时他也不知道出了多少脚,瞬间就让此人,全身也一起肿胀成为了一头肥猪。

    仅仅是一眨眼之间,这名刚刚还英俊帅气的和道长老就已经面目全非凄惨无比,全身肿胀淤青七窍流血,要不是裘历城最后照着他的屁股踢了一脚,他都不一定还能够站起来。

    他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仿佛看着魔鬼一般的看着裘历城,眼神呆滞,脑海一片空白,心中更是一片茫然。

    我是谁?我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等到他反应过来时,裘历城早已经痛痛快快的发泄完成,甩了甩有些发麻的双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裘历城狠狠的吐出一口浊气说道。

    “启禀……启禀……启禀宗主大人,黑屋教……黑屋教……杀上……门……来……了……”

    “他们……那个……叫……什么张……三……斤的……少宗,正在……外……面……叫阵!”

    和道长老强忍这全身的剧痛,支支吾吾的说道,疑问嘴巴肿的太过厉害,根本就说不清,不光是裘历城还是其他六位宗主,都没有听清楚。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齐立成凑了凑耳朵,看着前者凄惨的模样,内心也有些不忍起来,似乎自己之前的出手,实在是太重了一些。

    “启禀……启禀……启禀宗主大人,黑屋教……黑屋教……杀上……门……来……了……”

    “他们……那个……叫……什么张……三……斤的……少宗,正在……外……面……叫阵!”

    和道长老重复道,不过,这次他嘴里鲜血都流出来了,更加说不清楚了。

    “那个……你慢慢说,慢慢说……”

    这一次,其他六位宗主也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太惨了,那舌头肿得嘴巴都快要装不下了。

    他们所有人的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同情以及牙酸的感觉。

    不过,也是如此,这位和道长老越是紧张,一次比一次说得更加模糊,一直说了足足五次,七位宗主都依旧没有听到他到底说了什么,这一幕,都让裘历城都快要有些不好意思了。

    最后,和道长老也知道这么下去不行,干脆盘膝坐下,至少打了有十分钟的坐,将脸上的浮肿运功消散了一些,这才重新开口。

    “启禀宗主大人,黑屋教杀上门来了。”

    “他们那个叫什么张三斤的少宗,正在外面叫阵呢!”

    这一次,他终于说清楚了。而且为了确保七位宗主可以听清楚,还特意动用了修为,使得他的声音,尤其的洪亮,掷地有声。

    但下一刻,一种不详的预感,瞬间就笼罩而来,让他整个人一瞬间,就被一种强大的危机,直接压迫的全身冷汗直冒。

    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道人影,一晃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不,不是一道人影,而是足足七道人影!

    不仅仅是七道人影,还有七双手,还有其双腿脚。

    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瞬间就降临而来。

    啪啪啪,啪啪啪!

    “麻痹的你小子活腻了是不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拖了这么长时间才说出来?”

    “麻痹的让你不知道轻重,让你拖拖拉拉!”

    轰轰轰,轰轰轰!

    “麻痹的你竟然还敢修炼疗伤?这是你疗伤的地方吗?”

    “麻痹的你竟然还敢学别人结巴,老子现在就让你永远变成结巴!”

    噼里啪啦,血光飚射,惨叫连连,等到七人终于打够了,气出够了,攻击这才停止。

    随后,七人同甩了甩发酸的手臂,抖了抖有些发麻的双脚,狠狠的瞪了此人两眼之后,这才面色严肃的转身,一晃之下,直接就从大殿之中,消失不见,留下了已经看不出人样的和道情报长老,死猪一样的躺在地上,好半天都无法动弹。

    一直到十多分钟时间之后,他才终于痛苦的发出了一声呻吟,然后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嘴巴,放生大哭起来。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想通,自己为什么会被七位宗主,如初对待。

    我刚刚进门就给我一顿胖揍。

    我不过就是报告最新的情况而已,说完了以后,又是一顿莫名其毛的胖揍。

    揍我也就揍我吧,反正官大一级压死人我拿你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们都是宗主呢!

    再说了,我即便是想要还手,也没有那个本事!

    但说我拖延时间、不知道轻重、拖拖拉拉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你们把我打成这个样子,舌头都打成两倍大了,说不出话来能怪我吗?我要是不疗伤一下,我能干接下来的事情?

    再说了,那特么的是我结巴吗?那是我嘴巴都快变形了好不好!

    委屈的哭了半天,他就还是想不通,这一切到底是因为什么。

    “好你个王麻子,我就说你凭什么以前这么好的差事你突然间说不干就不干了,我还当你是你是哥们义气对我好!”

    “麻痹的肯定是你知道什么,知道了会挨打这才找我替你!你等着,老子跟你没完!”

    他终于想清楚了什么,噌的一下站起身,气势汹汹,杀机腾腾的直奔大殿之外而去,臃肿的身体一步三瘸,如同一只可怜的老企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