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炮群作战!

    一个冰冷的声音,却是在整个宝元宗的上空,轰然传开。

    “宝元宗犯我宗门,踏我封地,伤我弟子,不宣而战,此事不可饶恕。”

    随着这个声音的发出,原本万里无云的空中,瞬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已到巨大的光柱轰然间出现。

    这光柱如同一道通天之剑,瞬间就将天空直接撕裂开来,使得这天空之中,如同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而在这裂缝之中,一个巨大的传送阵,轰然间直接降临。

    这传送阵之巨大,无法形容,纵横至少有千米恐怖。

    而在这传送阵出现的瞬间,其中的传送之力,顿时间,轰然展开,如同狂风扫落叶一般,直接爆发到了极致。

    而下一刻,随着这阵法的闪耀,无数的人影,直接出现在了这阵法空间之中。

    这一幕,让宝元宗所有人顿时间脸色大变。

    天际之中,这直接被传送而来的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如同乌云一般,直接就将整个天地,都遮蔽了大半。

    在这些人人群乌云的最前前方,足足二十艘威风凛凛的战船,一字摆开,黑洞洞的炮口,直接对准了下方的宝元宗宗门大阵,其中有惊人的灵光不断闪烁,已经蓄满了威能,随时都可以轰击而出,对宝元宗的宗门大战,展开攻击。

    在这些战船上, 一个个气息强大的身影,矗立其上,目光直视宝元宗,眼神之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冰冷气息以及威慑的光芒。

    而在这些战船之上,密密麻麻的和道高手,带着更加密密麻麻的筑基修道,形成了一个个整齐的战神,锋芒冲天而起,气势如同风云,直逼宝元宗。

    虽然所有的人数加起来,应该不到十万之数,但其中元神层次的老祖级别的高手,就已经超过了三百,所有人加在一起之后,其气势之强悍之恐怖,即便是宝元宗的元神老祖,即便是他们在宗门大阵的防护之中,也依旧还是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瞬间沉重了起来,呼吸都有些力不从心了。

    他们还好,但宝元宗中,其他的和道层次,筑基层次,尤其是闻灵层次的弟子,一个个早已经神色大变,眼神惊恐面色苍白,一些定力稍差之人,更是已经全身颤抖,摇摇欲坠,几乎就要站立不稳。

    此时此刻,他们如何能够想不清楚,宝元宗,大敌已至!

    虽然眼下看起来,自己宗门这里的人手,明显的要更多,甚至是十余倍,但来人的实力,最低都是筑基,实力最少也是现在的宝元宗,六七倍以上的存在。

    面对这样的对手,简直要比面对六七个与宝元宗同等层次的宗门全力围攻,还要恐怖。

    在最前方,最巨大的那一艘战船上,一名一身白衣的年轻人,正双手倒背,一脸淡然的看着前方。

    此人,正是张天逸。

    他看着前方无数的宝元宗弟子,眼中的杀机,瞬间就强烈到了极致。

    “一炷香时间已到,黑屋教听我号令,降临宝元宗,灭杀一切,以报入侵山门之仇!”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层层战阵之中,一股无法形容的强悍杀机,瞬间降临而来,笼罩了这天地空间,让宝元宗的所有人,一个个一瞬间头皮发麻,全身寒毛直竖,冷汗直冒!

    听到这些话的瞬间,整个宝元宗,瞬间一片寂静以及阴沉,无数人直接颤抖,如同置身九幽寒冰之中。

    而此时此刻的吕昌,直接就懵住了,他呆呆的看着天地之间的巨大阵势,全身都在颤抖,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他能够成为宗主,并非愚笨之人,在这阵势一出的瞬间,他就已经清晰的估计到了,现在宝元宗的实力,与面前的黑屋教大军,相比起来,根本已经不是一个等级。

    尤其是这三百名的元神老祖,只怕是只需要一个瞬间,就可以让整个宝元宗的护山大阵,被强行撕开!

    “怎么回事?不是说十二艘战船吗?这怎么就成了二十艘?”

    “不是说这个时候的黑屋教,根本没有精力来报复我们吗?”

    “不是说只有一个人吗?怎么就一下子都来了?”

    吕昌内心想着之前自己刚刚说过的那些话,真个人的脸色,瞬间就变得阴沉无比起来。

    “不要说是你一个小小的废物,就算是真的黑屋教来了,也不敢如此大话!”

    想想这句话,他就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没事找事一样。

    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连这种疯狂的话都可以说出来,现在可怎么办,想收谁都收不回来了!

    其他的不说,反正现在,宝元宗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黑屋教的对手的。

    张天逸看都不看吕昌,站在战阵的前方,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直接一抬手。

    下一刻,他身后的二十艘巨大的战舰,所有炮口之中蓄满的能量,就齐齐开始了爆发,数不清的耀目光柱,直接就向着前方大地上,宝元宗那里,同样在不断闪耀的护宗大阵上。

    不过,宝元宗多年的底蕴,也并非就是泛泛之辈,这一次二十艘战舰的攻击,这宗门大战一闪之下,竟然是丝毫都没有意外的挡住了。

    光幕一闪之下,就恢复了原状。

    这一幕,顿时让宝元宗之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有战船了不起是吗?我宝元宗虽然没有多少战船,但护山大阵也是非凡之物,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就可以轰开的。”

    吕昌也终于松了口气,张天逸没有立刻动用元神老祖展开攻势,说不定还有转圜的余地。

    他正想着,可不可以与张天逸,与黑屋教之间,来一场可以商谈的交易,付出一些代价,为两宗之间的仇怨,做出平息。

    但他的话还没有说话,张天逸那里就冷冷一哼。

    “轰不开?哼,我就不信,还有我轰不开的大阵。”

    “黑屋教听令,所有战船,自由攻击,不要担心灵石消耗,一直到轰开为止!”

    “不是轰不开吗?我在轰开之前,所有人都不要动手,我就让他们好好看看,什么叫做舰队,什么叫做炮群作战!”

    “所有人散开,将宝元宗给我团团围住,给我轰,轰碎了阵法就开始轰人!”

    “宝元宗是吧,有本事,你们就一直别出来!”

    他大大咧咧的说道,一抬手,身后的所有战舰,顿时间开始了疯狂的蓄能爆发,随着轰轰轰的轰鸣之声不断回荡,密密麻麻的光柱,开始疯狂的向宝元宗大阵上,倾泻而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