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6章:拿最富裕的下手!

    “老韩你就放心吧,咱们的路线和高度,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被发现的。”

    “就算是被发现了,咱们的战船的庞大程度,也不会被当成是三级宗门所有,多半会以为是哪个二级宗门过路而已。”

    战船前方,巨大的光罩将四周恐怖的劲风还有声音,都完全隔开,甲板上十分清静,张天逸一边拿着地图玉简,一边操控着战船飞行,看到旁边的韩逸风似乎是有些紧张之后,嘿嘿一笑说道。

    “呸!你以为我是在担心咱们的安全?”

    “我告诉你张三斤,我是在生气,生气你竟然不提前告诉我,你看看你看看,连他们都提前准备了绳子,我上次为了做绳子,把身上能用的材料都用完了!”

    韩逸风咬牙切齿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甲板上的其他人,顿时间都轰然大笑。

    张天逸这时也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没有提前通知韩逸风这次的计划,所以别人都准备了用来挂储物袋的布绳,唯有他一人没有准备,现在看着每个人身后都是充足,自己却两手空空。

    “原来你就是担心这个?放心好了,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

    张天逸同样是哈哈大笑,一拍胸口的乾坤袋,一根长度足足有四百米,上面已经挂满了储物袋的布绳,立刻落在了甲板上。

    “哼,这还差不多!”

    韩逸风顿时眉开眼笑,将布绳系在腰间,与其他人一样,长长的布绳随风扬起,洋洋得意,蔚为壮观!

    “好了,咱们的第一个目标是哪里?”

    心满意足之后,韩逸风这才嘿嘿一笑的说道。

    “既然已经出手了,那自然就要找个大头,宝元宗储元宗,还有赤云宗以及四象宗之中,储元宗最富,咱们就向拿他下手。”

    “反正他们最多的就是灵石,那玩意可是硬通货,走到哪里都管用!”

    张天逸舔了舔嘴唇说道。

    “好吧,就算他们倒霉吧!谁让他们有钱呢!”

    “估计现在,宝元宗前锋那里已经开战了,咱们先搞定了储元宗,宝元宗那里,正好浑水摸鱼,趁乱而行!”

    韩逸风也得意的点了点头。

    而在两人的身后,其他人也纷纷兴奋的大笑起来。

    在张天逸不惜灵石的损耗之下,战船的速度极快,即便是元神高手,只怕有合适难以相比,从传送阵离开之后不久,战船就悄无声息的进入了云西州境内。

    云西州的面积不在清平州之下,若是以众人筑基修为的御风速度,即便是没有任何意外,全力而行,从传送阵抵达目的地,最少也需要五六天的时间,但在战船的急速之下,仅仅大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抵达。

    这里是一片荒芜之地,四周所见,全部都是如同戈壁一般的乱石滩,对于修道者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占据的价值。

    战船落地之后,直接就被张天逸收起,然后一行人找了一个相对隐蔽之地潜藏起来。

    “就这里了,你们赶紧布阵,位置一定要极为精准,不能出丝毫差错!”

    张天逸严肃的说道。

    崔施然等人立刻自信的拍拍手,“你就放心吧,这阵法我们已经一起钻研了五六天时间,早就烂熟于胸了,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张天逸这才满意的点头,再度吩咐了一些事情,韩逸风也有些不舍的将身上的储物袋尾巴放下之后,立刻两人一起,御风离开,速度完全展开,直奔早已经看准的方向而去。

    这里距离他们的最终目标储元宗山门所在,还有两千多里的距离,张天逸的速度本身就非同凡响,而韩逸风更是和道高手,自然速度更快,两人掩藏了行迹,仅仅两个小时之后,就已经成功抵达。

    龙皇山,这里已经是储元宗外围,随着储元宗对黑屋教的出兵,储元宗外围的防卫,也变得严密了不少,在这里,已经时不时的可以看到储元宗弟子在来往巡视。

    不过,这些人最多也就是筑基初期而已,自然是发现不了张天逸两人的行踪。

    “时间差不多了。”

    看了看时间,张天逸立刻嘿嘿一笑,看准了时机,两人身形一晃,同时从隐藏之地冲出,直接就化作两道一闪而逝的流光。

    刚刚从对面树林走过来的一队储元宗弟子,根本来不及反应,其中几名仅仅只有闻灵境界的储元宗弟子,瞬间就被张天逸,直接撞碎了身体,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直接就成为了死尸!

    至于剩下的几人,包括为首的筑基弟子,同样是瞬间就被灭杀,韩逸风剑光一闪,所有人,都在猝不及防之下,直接人头落地。

    张天逸现在的境界已经是筑基巅峰,但战力已经可以与和道高手匹敌,而韩逸风更是和道高手,在他那各种各样古怪的功法秘术之下,战斗力丝毫不在张天逸之下。

    两人没有任何停留,直接将这些人身上的储物袋以及身份令牌抓走,身形一闪,就此离开。

    片刻之后,又有四支小队,在两人的悍然出手之下,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的,被瞬间干掉。

    不过,最后一支巡逻小队的领头筑基弟子,却是被韩逸风留下了一条小命,只不过全身的伤势之重,已经陷入弥留状态,只怕是也撑不了多少时间。

    张天逸迅速换上了其他储元宗弟子的衣袍,以秘法将面容都稍稍改变,张天逸更是将红布也伪装成披风披在身上,修为压制到了闻灵层次,而韩逸风则是压制到了筑基层次,同样尽可能的遮掩容貌。

    没有继续去埋伏其他的储元宗弟子,两人一人扛着一具已经气息奄奄的尸体,全身都被鲜血涂满,伤口遍布,面容纠结狰狞,看起来狼狈无比。

    嗖!

    张天逸将刚刚夺取而来的一枚信号弹射上了天际,然后两人迅速躲到远处,潜藏起来。

    片刻之后,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间横扫靠近而来,化作了一名眉头紧皱的中年男子,此人修为已经是和道后期,看到这里的惨状之后,立刻就满脸怒火。

    “胆子太大了,竟然敢在老夫眼皮底下杀人!”

    他怒吼一声,没有任何一丝犹豫,身形一闪,就已经之辈张天逸两人早已经伪造好的痕迹而去!

    而在另外一边,张天逸两人确定此人就是最近一处山门那里,唯一的守山长老,自己大部分的守山弟子,现在已经被自己调虎离山之后,立刻就从藏身之地一跃而出,扛着半死不活的储元宗弟子,慌张散乱的狂奔而出,直奔储元宗山门而去,速度之快,仿佛正在被人追杀!

    “快去禀告巡逻队,西山之外,有外地入侵!”

    “快去救人,那里还有人重伤!”

    两人在山门前,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直接将身上的令牌扯下,向看守山门的弟子扔去。

    而等到两人将令牌接住时,两人早已经踏入宗门之内,消失不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