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0章:我去……这样……也行?”

    张天逸一只手压在血鼎上,强大的灵识展开,强行向着血鼎之中压去,要去与其沟通,在此宝之中,去烙印自己的印记,宣誓自己的对于此宝的主权。

    不过,他的这种烙印,在血鼎强大的威压之下,不断的崩溃,根本无法成功。

    这就如同是在地球上开车,你明明就仅仅是C照而已,但你偏偏要去开只有A照才能开的车,安不安全你且不说,很多时候,你说不定都开不动。

    这个血鼎的品级太高,根本就不是筑基境界的张天逸,可以镇压征服的。这还是因为他身体强悍,远超同阶的原因,若是换成其他人,不要说来烙印印记了,就算是站在旁边,灵识想要靠近都不怎么可能。

    见到这一幕,旁边的韩逸风更加得意了。

    这样的宝物,自然是不能放过,若是张天逸无法镇压,那么也就只能让给韩逸风了。

    不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物就在面前,却无法收走使用,张天逸的内心,自然是非常不甘。

    这家伙一直都还惦记着被自己坑过来的红布,早就想要在自己这里坑一把,让自己也吃个闷头亏了。

    “老弟啊,实在不行,就算了吧,你放心,这东西在我手里,跟在你手里,效果是一样的。”

    韩逸风再次嘿嘿一笑的说道。

    张天逸顿时无语的一跺脚,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宝物溜走。

    而就在韩逸风已经也来越嚣张,越来越得意的时候,张天逸忽然间心中一动,嘿嘿一笑的同时,原地后退两步,一拍乾坤袋,三座圆鼎,一飞而出。

    不是其他,正是在地球上获得的药王谷三件至宝,药王鼎,青叶鼎以及巫神鼎。

    韩逸风正兴奋的看着张天逸,满心想着,张天逸失败之后,自己就可以重获一件至宝了。

    见到这一幕,韩逸风立刻脸色一变,眉头一皱之后,脸上露出了疑惑。

    “老弟你这是做什么?”

    但他这句话刚刚说出,立刻就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疑惑,瞬间就变成了讶然。

    “我去……这样……也行?”

    只见张天逸在三只圆鼎上,依次用手掌一拍,灵识展开式,操纵者三鼎,直接福浮空而起,环绕在了血鼎一皱。

    顿时间,从血鼎之中释放出来的威压,就被这三只小鼎,强行吸纳以及阻挡住了一大部分。

    张天逸淡淡一笑,修为展开,直接注入了这三只小鼎之中,顿时间,后者金光大方,其中爆发的吸力,直接倍增,几乎就将血鼎那里的气息,直接吞噬。

    砰砰砰。

    三鼎之中,同时有火焰升腾而起,直接就如同炼制丹药一般,对这血鼎之中的气息,展开了炼化。这种炼化,如同改变了这气息的构成以及等级,如同是人体吸收灵力时,对其中的各种杂志,进行梳理。

    让韩逸风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在经过了这种炼化之后,血鼎那里的威压和气势,虽然就强悍无比,但其中的暴虐气息,却是一瞬间,就消散了大半。

    而张天逸的修为之力以及灵识,却是在经过了三只小鼎的改善之后,凭空被扩张了数倍,使得张天逸的灵识,变相的增强起来。

    而下一刻,张天逸的第一个灵识印记,就在这种此起彼伏的强弱变化之中,稳稳当当的,印在了血鼎之中。

    见到这一幕,韩逸风整个人眼睛都直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张天逸竟然会选择如此操作。

    通过三只小鼎,间接去控制这只血鼎。

    有了第一个印记,就可以有第二个印记,在张天逸的努力之下,越来越多的印记,被他烙印在了血鼎之内。

    渐渐的,血鼎之上的威压虽然依旧强悍,但却开始与张天逸,在无形之中,达到了某种诡异的配合,就像是在电子游戏中,自己友军的子弹,不会对自己产生伤害一样。

    一直到最后,干脆这些威压以及气息,都已经无法对张天逸,造成丝毫的影响了。

    张天逸对于血鼎的烙印,终于完成了。

    而下一刻,原本还需要韩逸风帮忙镇压之下,才能够稳定住的血鼎,齐绽放而出的气息之中,竟然仿佛对张天逸这里,产生了熟悉一般,自行飞起,在张天逸周围旋转飞舞起来。

    这种飞舞,如同是一个找到了父母的小孩子一般,似带着欢呼与喜悦,更有激动振奋,更在这种飞舞之中,其已经凝聚成为实体的鼎身,再次渐渐化作了虚无之体,随着对张天逸的环绕废物,渐渐的向着张天逸的体内,钻入融合起来。

    轰!

    张天逸全身一震,在这血鼎的虚无之体完全进入他身体的瞬间,无形的轰鸣顿时在他的体内,疯狂爆发,使得张天逸的全身,不断发出震动,其体内的经脉还有修为,竟然也在这一刻,开始了暴增。

    不仅仅是经脉以及修为,还有他的身体,而已似乎在这血鼎的力量强行加持之下,开始了强化,他的整体素质,随着这血鼎的融入,可见的开始了提升和爆发。

    张天逸缓缓睁开双目,抬起手,心念稍稍一动,一座巴掌大小的血色圆鼎,立刻在其掌心织鬃,浮现而出,这血鼎除了体型已经变得极小之外,其他一模一样,通体正冒着熊熊燃烧,如同鲜血一般的火焰。

    再次心念一动之下,血鼎就一晃的化作了一道血光,直接落在了张天逸的掌心,消失不见。

    而张天逸则是感觉到,自己的丹田气海之中,似乎出现了一片特殊的空间,而这座血鼎,就在这空间之中,只要自己心念一动,后者就可以直接飞出。

    只不过现在他的修为境界还远远不足,根本就无法使用此宝的威力。

    而在这血鼎,被张天逸彻底炼化的瞬间,他的上方,那巨大的血色岩浆湖中,滔天的大浪,瞬间开始了掀起,如同海潮一般,向着四周,急速卷开。

    这些岩浆形成的浪花,在更多的则是,则是仿佛一团团猩红的火焰,仿佛要燃烧天地。

    处于这湖边不远处,无论是无量山还是极乐宗之人,都一个个瞬间脸色大变,他们体内的修为,莫名其妙的开始了跳动,如同要失去控制一般。

    不仅仅是筑基层次可以感受到这种诡异的变化,还有和道,甚至连同元神境界的高手,都无法阻止这种感觉的出现,很开就被跟多的人察觉。

    尤其是无量山那里,更是一个个心头,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压抑起来。

    虽然这种感觉,仅仅是一闪而逝,但依旧还是让所有人,都瞬间脸色大变。

    而在那些筑基弟子,一个个发出惊呼的同时,其他的长老那里,包括秦淮山等人的脸上,却是一瞬间,露出了狂喜!

    “果然是炼神鼎,而且,炼神鼎竟然被炼化了!”

    “炼化炼神鼎之人,是我无良扇弟子,这一次,真的是我无量山盛事,不仅仅控制了几乎整个黑屋教遗址,甚至连黑屋教曾经的至宝,也都被炼化,成为了我无量山之物!”

    “哈哈,从现在开始,无量山崛起的真正机遇,到来了!”

    “只要能够撑过这次的危机而不灭,我无量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成为二级宗门,威震九州!”

    秦淮山等人纷纷兴奋到无法自制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