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1章:不狠,一点都不狠,绝对不狠!

    他随意扫了一眼,的确如同白芸芝所说,这些玉简已经损坏到了随时都可能崩溃掉程度,大多数根本就承受不起灵识的查看。

    若是白芸芝留在手中,的确不会有任何用处。

    “师姐,这里面可能有不少好东西,你就这么送给我,我实在是……”

    张天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白芸芝应该不至于会骗自己,所以这些玉简之中,只怕是还真有不少好东西。

    “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不用谢我,我的确是可以将他们都交给宗门,但这些东西既然现在我的,我就可以随意支配。”

    “况且,师弟你究竟能够从其中得到什么,也还得靠运气。”

    “好了,我知道你现在正忙着修炼,我就不多打扰你了,这次的试炼我不会参与,所以只能祝师弟你一切顺利了。”

    言罢,也不等张天逸再说些什么,白芸芝就直接起身,向张天逸这里灿然一笑之后,转身离去。

    “这……”

    张天逸还想说什么,但眼前已经没有了白芸芝的身影,只能作罢。

    将玉简暂时放进乾坤袋中,张天逸正准备拿出丹药,继续修炼,向将境界提上去再说。

    但还不等他将丹药取出,旁边的阵法玉简,却是再度闪烁了起来。

    显然,是又有人到访了。

    张天逸无奈的将丹药扔回了丹瓶之中,再度将阵法打开。

    下一刻,同样是一道倩影,一闪而入,出现在了张天逸面前。

    不过,这一次,却是崔施然。

    与白芸芝相比,崔施然的装扮,就要显得中型的多,一股英气,飒爽而出,十分精神。

    看得出,这段时间,她的修为,同样也有不少精进。

    “崔师姐,快请坐。”

    “崔师姐现在过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难道是我之前处理的功法,有什么问题?”

    崔施然这次同样是进入试炼的弟子之一,所以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现在的她,应该赶紧重修功法才是。

    所以张天逸才会如此一说。

    “不不不,张师弟你想多了,我来你这里,并非是因为功法的问题,而是……为了孙阳师兄,还有魏正奇师兄两人。”

    “之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知道是他们不对,被鬼迷了心窍。”

    “但他们找到了我这里,想要让我帮他们向你求情,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我想着张师弟你为人豁达光明磊落,应该也不至于就真的不给他们一丝退路吧。”

    “我看他们两者,这次是真的知道错了,不如,张师弟就给我这个面子如何,你放心,我保证,他们以后,绝对不会再给师弟找麻烦的。”

    崔施然十分尴尬的说道。

    张天逸无奈的摇摇头,若是按照自己的脾气,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自己一定是要将他们好好收拾一番才行。

    但现在,既然崔施然都已经开口了,那么自己再去纠缠,就没有什么意思了。

    “呵呵,这都是小事,既然师姐都来求情了,这个面子,我自然是要给的。”

    “直接你放心,我等会就告知王长老,将他们修炼的功法,也给他们好了。”

    崔施然顿时送了一口气,虽然张天逸最终还是答应了,但她自己都觉得十分为难,已经暗中下定了决心,以后,坚决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那就多谢张师弟了。”

    “如此我就向告辞了,张师弟你安心修炼吧。”

    崔施然似乎也觉得,继续留在此地,有些尴尬,所以告谢之后,也便是起身,直接离开了。

    张天逸摇摇头,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求修炼了。

    干脆直接取出传音符,向王长老发出了信息。

    随后,他便是看向了白芸芝给自己送来的那一堆玉简。

    “这些玉简倒是很有可能,就是黑屋教之物。”

    “说不定在里面,还可以找到与这次试炼有关的东西。”

    反正也不想修炼,张天逸直接坐到了案几面前,然后就开始盘算着,如何将这些即将碎裂的玉简之中的信息,都安然取出了。

    这种事情,若是在别人手上,或者还不好怎么处理,但张天逸却是不同,他不仅仅拥有大量的传承功法和记忆,最最关键的是,还有韩逸风这个BUG存在。

    这家伙的见识非凡,没有见过的事情,不知道的东西,还真的不多。

    ……

    咚!

    随着一声悠扬的钟声在回荡而出,整个前锋营地立刻变得,万分忙碌了起来。

    这重伤代表着集结,而在此时此刻的响起,更是代表着,黑屋教遗址的试炼,即将开始。

    张天逸的洞府门口,崔施然已经等了不短的时间。

    她来这里,是想要与张天逸同行,但不知为何,此刻集结钟声都已经响起,张天逸却依旧还是迟迟不出现。

    不过,她倒是不担心张天逸出什么问题,所以干脆就等在这里,给张天逸当起了门卫。

    而此时此刻,洞府之中,张天逸真看着案几上一排崭新的玉简,眉头紧皱,十分不好意思起来。

    “老韩啊,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啊!”

    “这么玩下去,是不是对极乐宗那些家伙,太狠太狠了。”

    他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说道。

    “不狠,一点都不狠,绝对不狠!”

    “再说了,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待自己的残忍!”

    “还有一点,咱们这些都之时暂时的计划而已,上不上钩,还得看他们自己嘛!所以说,归根结底,说到底,实际上对他们太狠的不是你,不是我,而是他们自己!对不对?”

    韩逸风嘿嘿一笑的说道,但听他的口气,似乎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天逸这才嘿嘿一笑,颇以为然的点头。

    “不错,不错,老韩你说的太对了!”

    “我们只是挖坑而已,跳不跳是他们自己的事。”

    “所以这不是我们的错,都是他们自找的,都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一抬手,将案几上的所有玉简,一把说起,然后身形一晃,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

    “崔师姐,久等了!”

    看到门口的崔施然,张天逸微微一笑的说道。

    “没有没有,王长老有事找你。”

    崔施然眉头微微一皱,她总感觉,今天的张天逸,看起来有些诡异的样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