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9章:羞辱你们?你们也配?

    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做反正没有什么交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牛逼人物呢!

    我们两个在宗门这么有名,你之前说不认识我们本身就是打脸了,现在还要再说一次,不知道我们的名字。

    你不认识就不认识,有必要这么强调吗?

    什么叫做内心难安?搞得好像我们真的对不起你一样?

    再者说了,就你这样的,修为境界都还没有我高呢,你装什么大尾巴狼?谁他么的修炼上有问题还需要向你请教?

    呸呸呸!老子跟你说你的问题呢,谁让你扯到修炼上来的?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总算是见识到了,你天赋实力到底如何,咱们暂且不提,仅仅是这伶牙俐齿的本事,却是已经足够惊艳了!”

    两人咬牙切齿的讽刺道。

    “诸位长老,我们二人,并没有任何要诽谤故意诬陷的意思,只是觉得当初的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有些疑惑藏在心里,实在是不吐不快!”

    孙阳上前,向着众人躬身一拜,然后大义凌然的说道。

    “孙阳,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这里是议事厅,说的就是宗门的事情。”

    “你放心,若是你说的果真有道理的话,我们也会慎重考虑的。”

    一名长老抬手说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若是不现在解决的话,对于即将开启的黑屋教遗址试炼,将会有不小的影响。

    而且这件事已经被抬升到了宗门隐患的高度,也必须立刻解决。

    孙阳得意狠狠瞪了张天逸等人一眼,然后得意的开口。

    “诸位长老前辈,我之所以说这次的事情,有些不对劲,绝对不是空口胡说。”

    “首先,张师弟的实力,以闻灵战筑基,尤其是筑基后期,此事若是发生在一名普通弟子身上,或者还有那么一丝可能,说得过去,但若是发生在一个曾经的宗门废柴身上,实在是匪夷所思!”

    “其次,据我所知,崔师妹他们这次的任务,是查看兽潮的隐患,怎么会突然撞进了一个地下灵石矿坑!而从头到尾,虽然崔师妹他们说道好听,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向宗门提交哪怕一颗灵石!”

    “还有第三,根据他们所说,这次有内奸作怪!那就更加稀奇了,仅仅是几个人,在差不多十倍于自己的敌人的包围之下,还有内奸帮忙,竟然还能够全员返回?而且还是所有人都回来了,大家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吗?”

    “还有一件事,就算是上面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么张师弟你从一个外门废柴,突然就成为了如此高手, 不应该向大家解释一下吗?”

    “当然了,若是张师弟是因为获得了什么奇遇,突然爆发,那也就罢了。但我们可是了解到,张师弟在这件事之前,几乎从不出宗门,这个奇遇一说,倒是有些问题。”

    孙阳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道,这些话虽然听起来有些不近人情,但仔细想想,却又十分在理。

    整件事,的确充满着诡异。

    “呵呵,两位,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好了,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大家都是男人,直来直去的不好吗?你们到底想要说什么!”

    但张天逸却是依旧毫不在意的说道。

    孙阳以及魏正奇两人的眼神,立刻变得冰冷了起来。

    “诸位长老,综上所述,我们有理由怀疑,张师弟的身份,可能有些问题!”

    “我们怀疑他,是否早就与极乐宗,有所勾结,之前的事情,好听一点是他在舍己为人,但若是细想一下,实际上就是想要故意平息事端,以退为进,掩护身份!”

    听到了这里,在场的一众长老之中,不少人立刻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孙阳两人这些话,可就十分严重了,这分明就是在说,张天有可能,是极乐宗安排在无量山的奸细!

    这个说法乍一听有些可笑,但若是与之前的事情结合起来,的确还有着那么几分可能!

    而这样的后果,更是极为严重。

    奸细,就是死罪!任何一个宗门对于奸细的处置,只有一个:格杀勿论!

    “污蔑,这是污蔑!”

    “张师弟为了宗门,为了我们,连命都不要了,你们竟然还敢如此污蔑他们,实在是可恶!”

    “你们这是血口喷人!”

    崔施然等人,顿时大怒,一个个高声反驳。

    云证志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

    整件事,他是最清楚的,同样的,他也相信自己几个徒弟的眼光,绝对不会看错人。

    不过,坐在最上首的几名台上长老,倒是没有多少变化。

    为首的老者一抬手,让众人安静下来,然后看向了张天逸。

    “张三斤,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他二人的看法,你有什么反驳的理由,尽管说出来。”

    “你放心,宗门之中,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忠诚弟子,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叛徒!”

    老者话语一出,整个大厅,瞬间彻底安静下来。

    孙阳笑眯眯得意的看着张天逸。

    虽然太上长老没有没有明说,但实际上,也是已经有了几分怀疑了。

    “呵呵,可笑,是在是可笑,太可笑了。”

    “孙师兄是吧,魏师兄是吧,我实在是想不通,无量山之中,怎么会出现你们这两个,如此愚蠢的傻逼!”

    但下一刻,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张天逸却是哈哈大笑,直接坡口大骂起来。

    这一骂,顿时就让不少长老,面色再变。

    更有孙阳两人,再一次脸色铁青。

    张天逸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当着这么多宗门高层地面,辱骂自己!

    “张三斤,好大胆子,你竟然敢在这里,侮辱同门,你可知道,你该当何罪!”

    “你是因为被我们说到了痛处,所以恼羞成怒了吗!”

    两人立刻讥讽的回应到。

    “羞辱你们?你们也配?”

    “我的胆子的确很大,但还没有大到像你们一样,因为嫉妒,竟然敢污蔑同门!”

    “好,你们刚才说了那么多,那我就一条一条的告诉你们,让诸位长老知道,你们两个,究竟愚蠢在什么地方,傻逼在什么地方!”

    张天逸冷冷一笑,看着孙阳两人,身姿挺拔,目光凛然,丝毫不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