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套路呢?过程呢?经验呢?

    而在同时,三个方向的人,也同样发现了张天逸这里的诡异,纷纷传音。

    “咦,这小子根本没有动啊,而且看他的这幅做派,好像是在等我们啊?”

    “等我们,脑子秀逗了?见过找死的,还没有见过找死的!他该不会以为,自己一个筑基初期,竟然还敢跟我们三个人一战吧!”

    “管他呢,既然没有跑,那就更好,还省得我们去追了,早点杀了,早点分东西,少爷已经急不可耐了!”

    三人遥遥一望,相互对视一眼之后,速度立刻保证,直奔张天逸而去,眨眼间就已经靠近。

    在昨天的冲突发生之后,他们三人就已经被安排好,一直跟随张天逸。

    而在听说了今天的赌局之后,三人更是激动到了极点。

    那可是一艘战船啊,这件事完成之后,等于是为侯家立下了大功,以后丹药还不是自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以后的修炼,完全就是一片坦途啊!

    嗖嗖嗖,身形晃动,三人将张天逸,直接围在了中间。

    “小子,乖乖交出你的储物袋,我们或者可以在大少爷来之前,给你一个痛快,免得你受尽折磨而死,死不瞑目……”

    其中一人看着张天逸,在扫了一眼旁边正在烧烤的鱼肉,有些轻蔑的说道。

    还真是不知死活,身家露了白,竟然还敢在这里,优哉游哉的招摇过市!

    但下一刻,他们的脸上,就直接露出了惊容自己不可思议。

    “交你麻痹!”

    三人才刚刚落地,话才刚刚出口,张天逸那里,就是冷冷一哼,怒喝的同时,惊人的威压,瞬间从他体内爆发而出,手中剑光一翻,大片的剑气顿时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纵横扫开之后,一闪而出,直奔三人之中,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黑衣中年男子,呼啸而去!

    这一幕,瞬间就让三人同时一愣,颇有一种不知所措,一种摸不清头脑的感觉。

    这他么的是什么意思?我堂堂三个筑基后期来追杀你,结果老子话还没有说完,你反倒是先动手了?

    还有没有规矩?还讲不讲道理?不是应该我说几句狠话威胁,然后你再不要脸不知死活的硬撑几句,然后大家这才一言不合的动手吗?

    套路呢?过程呢?经验呢?

    你这样抢先一动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个人,拦住我们三个,想要抢劫呢!

    懂不懂得尊重人?

    不过,张天逸既然都已经动手了,三人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好家伙,这小子剑术不错,而且还是上品法器,看来身家,远远比咱们想象的,要丰厚的多。”

    “咱们快一点,速战速决,在大少爷来之前,咱们还可以先分一点!”

    面对张天逸的一剑,黑衣中年男子先是一愣,最后就更加惊喜起来。

    深吸一口气时,同样是一抬手,一道耀目的剑光,立刻浮现而出,整个人全身,更是有一层淡淡的红色雾气,将全身包裹,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如同一个火人!

    这一瞬间,他全身的力量感,还有他的速度,直接暴增。

    尤其是他筑基后期的修为之力,完全绽放之后,整个人,立刻就如同是一尊狰狞的野兽,直奔张天逸而去!

    但在下一刻,这中年男子的目光,就彻底化作了震撼以及惊恐。

    他的剑气还未完全绽放,还未彻底冲出,张天逸的剑光,其速度就忽然一变,如同瞬移一般直接就晃过了他的攻势,降临在了他的面前,落在了他的护身灵光上。

    剑法之精妙,身法之诡异,简直匪夷所思。

    但这还不是最让人惊恐的,在张天逸的一剑,落在他的护身灵光上之后,后者竟然如同空气一般,后者根本没有抵挡任何一丝一毫的时间,就已经完全崩溃掉。

    他瞬间整个人头皮发麻,那里还顾得上去攻击,全身猛的一震之后,身形瞬间倒转,向后急退,拉开距离的同时,手中长剑一转,横在了胸前,与张天逸的一剑,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撞击在了一起。

    砰!

    轰鸣回荡之中,惊天动地的气劲,瞬间在两人之间炸开,如同疯狂的浪潮向着四周横扫,强行将中年男子的所有防护之力,直接轰碎。

    巨大的力量,直接落在了此人身上。

    随着一声惨叫发出,男子的胸口,咔咔的骨头碎裂之声传出,他整个人更是如同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

    噗!

    他的口中有大量的鲜血不断喷射而出,身上的衣服,更是一瞬间,化作了粉碎,一路上撞碎了几块大石头自己一连串的树木,这才终于稳定下来。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强……这也……”

    他震撼无比的说道,但还没有说完,脸色就再次一拜,张口时,再度一大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出现了萎靡。

    他赶紧闭口,一面谨慎的看着张天逸,一面再次后退几步,掏出一枚丹药服下,忌惮无比的看着张天逸,也不敢坐下,就这么直接站在原地,开始疗伤。

    “啧啧啧,就这点本事,也敢在来对本少爷出手?”

    “本少爷身上的宝物的确是少,但,你们确定,你们有这个本事拿走,有这个本事用吗?”

    张天逸也没有继续出手,长剑一挽,背在背后,一脸淡然玩味的说道。

    “小子,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之前是我大意了!你实力虽然不错,但毕竟只是筑基初期,而且咱们是三个人,联手之下,你一定不会是对手。”

    “还是那句话,乖乖交出你的储物袋,我们或者可以在大少爷来之前,给你一个痛快”

    另外的两人虽然也被吓了一大跳,但在受伤男子摆摆手,表示自己无碍之后,这才放心下来。

    的确是后者大意了,否则的话,就算张天逸再强,那也不可能,让后者瞬间就被击退。

    “其实我也想这么说,你们现在要是愿意自己交出储物袋,然后自刎,也可以避免在我手中,死的太过凄惨。”

    张天逸仿佛没有听到两人的话,长剑倒背,一脸玩味的说道。

    “哟呵,竟然还敢反过来威胁我们,还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既然如此,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直接杀了就是了,懒得跟他废话!”

    三人再次相互点头,剩下的两人为主,受伤之人为辅,三股惊天的气势,顿时间惊天而起,如同疯狂的浪潮,直奔张天逸碾压而去。

    轰隆,一瞬间,一个巨大的拳头,直接在张天逸的头顶,凝聚而出,速度骤然提升到极致,如同炮弹一般,从天而降,直奔张天逸冲击而来。

    三名筑基后期的联手之下,恐怖的拳劲重重叠叠,遮天蔽日,但给人的感觉,却仿佛是整个天地,都已经在直接塌陷而来!

    但下一刻,三人的脸色,却是蓦然之间,齐齐大变,苍白到了极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