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6章:杀人诛心,这就是杀人诛心!

    听到张天逸的话,再看看矿场长老脸上那纠结的表情之后,候尚术内心,顿时间就后回到了极点。

    难怪矿场长老之前那么劝自己,劝自己不要去检查。

    原来是这个意思。

    毕竟要是不让张天逸证明的话,自然虽然也会输了赌局,但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还有很多的手段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甚至与张天逸私下和解都不一定。

    但自己偏偏就是不信,非要检查,将长老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不说,还将这个赌局,彻底拉上了无法反悔,也无法压下去的局面上。

    现在好了,赌局的结果,就这么明明白白的摆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自己想要赖账,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信用额度五十万是吧,那就是说,侯公子需要付的账单,基本上还是五千七百万左右,没有变化。”

    “我看侯大少之前身上也只有两个储物袋,即便是全部用来装灵石,也不可能装下。”

    “某非公子身上,也有其他的可以用来抵价的宝物?”

    张天逸再次嘿嘿一笑的说道,又一次,将之前的话,原封原样的奉还。

    听到他的话,候尚术的呼吸,顿时间再次急促了起来,一脸怒火的盯着张天逸,苍白的脸色,瞬间就被怒火,憋成了通红!

    他内心都快要哭了!

    太恶毒了,太阴险了,麻痹的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报复我?

    自己刚刚不久之前才说过你只有一个储物袋,所以根本装不下,麻痹的转眼间就原样的给我同样的讽刺,而且说的还是两个储物袋。

    至于宝物抵价,听到这个,他内心更加要哭了。

    麻痹的谁没事跟你这个变态一样,随身带着一艘战船啊。

    自己内心刚刚才被你切割出来的伤疤,眨眼间就被你再割了一遍!

    “哎呀,看来侯公子是拿不出来了。”

    “不过没有关系吗,侯公子家大业大的,肯定不会在意这么一点点灵石的,不像我,穷光蛋一个,竟然被逼到了如此程度,连棺材本都拿出来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旁边侍者小美女手中的三个,装着八级,九级还厚九品秋磷石的储物袋接过来,直接挂在了腰间。

    “既然这样的话,那也不用麻烦了,反正我这里的东西和侯公子那里的都是一样的,都还没有付钱,就让侯公子直接付账好了,反正我估计侯大少自己的那些,他也不会要了。”

    “对了,这位长老,侯大少身上的灵石可能不够,你可以让他签一个欠条嘛。相信侯家,不会赖账的!”

    听到张天逸的话,候尚术险些一个踉跄,喷出血来。

    麻痹的什么叫做家大业大,什么叫做你穷的棺材本都拿出来了?

    我侯家再大,五千万将近六千万灵石那也是恐怖的数字好不好。麻痹的你一出手就是一艘战船,就你这样的还穷,还棺材本,你要脸不要脸!

    至于我,老子钱都输光了还付个屁的账,还买的个屁啊!

    尤其是张天逸提醒矿场长老竟然让自己签欠条这句话,更是让他整个人,险些直接吐血而亡!

    一想到这里,一想到自己输掉的灵石,一想到自己今天的憋屈,他整个人立刻全身颤抖,再也忍不住这种憋屈和怒火,体内的怒火喷发时,大口大口的鲜血,直接从口中喷出,整个人的神色,瞬间萎靡到了极点,失去了力气,后退了数步,直到被人扶住。

    “好,你赢了,本公子,服输!”

    “不过,小子,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今天的面子,我候尚术,很快就会找回来的。”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自己想要赖账,显然已经是不可能。

    “好,没关系,侯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张天逸毫不在意的说道,整理了自己腰间,再次挂成了一大串的储物袋。

    而下一刻,他的眉头一皱,忽然想起了什么。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忘记了。”

    在说话的同时,他蓦然间向着候尚术那里,直接一步迈出,整个人面带微笑,仿佛人畜无害,但就在他一步迈出的瞬间,一股一股强悍的气势,却是瞬间从他的体内,爆发而起如同天地崩塌,如同山呼海啸,猛的一震之下,顿时让周围所有人纷纷被震撼。

    这气势之强,让这里是大部分人,瞬间有了一种,如同面对死亡一般的恐惧感。

    而首当其冲的候尚术,更是整个人瞬间,仿佛被一座大山降临而来,直接封锁镇压在了原地,体内修为以及经脉,没有办法运转丝毫,如同被封闭,成为了一个废人。

    随后,张天逸一晃之下,出现在了他面前,悠悠然将他腰间的一个储物袋取下,然后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强行将其打开,一阵检查之后,这才十分满意的点头,挂在了自己腰间。

    “侯大少之前可是已经说了,这些三花分灵草,也是赌注的一部分,那么现在,这些东西,自然是要物归原主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全身的气势,这才猛的一收,瞬间消散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而他的脸上,这时候才浮现出惊讶自己不好意思的表情,摆着手看向了候尚术。

    “哦,实在是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是一时不小心忘记了,是在不是故意的,请侯大少千万不要在意,就是下意识的顺手了而已。”

    似乎感觉自己之前的动作有些不合适,他这才不好意思的说道。

    噗……

    瞬间,无数人都要喷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仿佛看着一个怪物一样的看着张天逸。

    见过脸皮厚的,没有见过脸皮这么厚的!

    你这是不小心忘记了吗?你麻痹的这分明就是红果果的威胁好吧!

    你一个筑基初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瞬间将一名筑基后期镇压到无法做出任何反抗,然后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打开后者的储物袋,然后检查其中物品,挂在自己的身上。

    这分明就是在示威,这分明是在警告,这分明就是对候尚术之前那句话的报复!

    而候尚术更是整个人瞬间反复凝固,神色之中,则是充满了无法形容的惊恐以及骇然!

    他整个人内心之中,瞬间就憋屈到了极点,看向张天逸,内心的仇恨,疯狂爆发!

    杀人诛心,这分明就是杀人诛心!

    赢了我的钱,还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的脸!

    筑基初期瞬间碾压我这个筑基后期,你是要告诉所有人,本少爷不仅仅在处事上是个傻逼,而且在修道实力上,还是一个垃圾吗?

    有了这一幕,他哪里还能够待得下去!

    “拿来,我签字,这账单,我认!”

    他一抬手,旁边长老手中已经准备好的欠条玉简立刻凭空飞来,被他贴在额头,直接烙印之后,狠狠一扔,一个转身,带着自己的几个根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不能再停留了,再等下去,他的脸,可就被打烂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