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1章:逃的也太快了,杀都不好杀!

    锵!

    两人的攻势,瞬间碰撞在了一起,狂暴的剑意,如同狂狼呼啸而出,如同天地之势,冲天而起。

    轰鸣回荡之中,让付青松瞬间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剑气还未降临,付青松这里的护身灵光,瞬间就猛的一颤之下,直接崩溃消散。

    他匆忙之中,只能强行运转修为,将自己的神兵取出,一剑横扫,磅薄的剑意在面前,轰然炸开,与张天逸的一剑,轰然碰撞。

    但结果却是依旧如此,他的一剑,瞬间就被击飞倒转,化作了光影消散无踪。

    他凶猛一闷,张天逸的剑劲横扫而来,让他的气息,瞬间就为之一顿。

    “该死!”

    他不敢有丝毫大意,更加顾不上什么脸面,眉头一皱的同时,身形急退,瞬间就出现在了十余米之外,深吸一口气之后,体内修为,这才重新运转如初。

    他的眼中,闪现出惊骇,面色大变,自己竟然在与张天逸的碰撞之中,落入了下风,这对他来说,绝对是耻辱。

    但还不等他骂出更多话,张天逸那里的一剑,就已经再次斩杀而来。

    轰轰轰!

    两人不断的碰撞。

    而越是碰撞,付青松那里的震撼,就越发的强烈。

    张天逸这里尽管之前应该是隐藏了修为,但毕竟还是筑基筑起,但偏偏在这样的碰撞之中,自己却是处于绝对的下风之中。

    自己的剑术,挡不住张天逸的剑招,自己的护身灵罩,在张天逸的剑气面前,不堪一击!

    更加关键的是,张天逸修为之强,每一次的碰撞,都会让他体内的修为,出现瞬间的停滞

    所谓高手作战,一步慢,步步慢,在这种停滞的不断累积之下,他已经开始,显现的有些狼狈了。

    他现在开始有些后悔,明明知道张提议之前将呼延青整个小队,数十号的筑基弟子,都杀的人仰马翻,自己竟然还如此大意,非要对张天逸穷追不舍,甚至还主动脱离了大部队。

    现在想起来,这一切,分明就是张天逸的计策,故意要吸引自己,来到此地,脱离其他人的保护以及支援!

    刺啦!

    轰鸣回荡之中,随着付青松的剑芒,再一次倒卷爆开,张天逸抬起左手,就是一道犀利的剑指点来,耀目的减没那个瞬间破开他的护身灵光,轰然扩散席卷,将他胸前的衣袍,直接化作了粉碎!

    付青松整个人脸色再次大变,胸口一闷,强行忍住了已经涌到了喉咙的鲜血,带着愤怒,带着惊恐以及忌惮,直接倒退!

    他竟然在与张天逸的碰撞之中,选择了后退!

    但这一次,张天逸却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身形闪动,追杀而来。

    “该死的,这家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怎么这么难对付!我竟然……竟然不是他的对手!”

    “不过,他能够在呼延青那么多人的围追堵截之中,轻松逃脱,其实力,怎么可能非凡!”

    意识到了自己轻敌之后,付青松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退。

    不过,随着他的后退,正如之前张天逸所说的那样,他立刻成为了被追杀之人。

    而且当他御空而起,想要摆脱张天逸的瞬间,忍不住回头一看时,立刻他的内心之中,咯噔一下,眼睛瞪得滚圆!

    只见被自己追杀了一路的张天逸,此时此刻,竟然是同样御空而起。

    而且御风的速度之快,比之自己,强出太多太多!

    这一瞬间,他立刻头皮发麻!

    张天逸如此恐怖的御风速度,根本就不会让他联想到,后者是刚刚进入筑基的这个可能,立刻就确定,这样的御风之力,绝对需要很长很长时间的熟练,才能够做到。

    这一幕,顿时间,就让他万分肯定,张天逸之前的狼狈,之前的逃离,就是为了吸引自己上钩!

    而自己,现在这是成为了一条,被钓上了钩的鱼!

    他越想越是觉得恐惧,尤其是在联想到之前,张天逸诛杀了呼延青那里大半个小队的恐怖战力,哪里还生得起丝毫的应战之心,一路疾驰,只想快些将身后这个坑了自己的怪物,赶紧甩脱,绝对不能让自己,步了呼延青的后尘!

    “扮猪吃虎,这家伙才是在扮猪吃虎!”

    他一路疾驰,呼吸急促,喘着粗气,看着身后张天逸那肆无忌惮的追杀,满脸苦笑,内心已经极为纠结,心痛后悔至极。

    妈的这是自己倒了什么血霉,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竟然连这种怪物都敢追杀。

    麻痹的都说盛名之下无虚士,连宗门都已经确认这家伙的战绩了,自己竟然还敢怀疑。

    轰轰,张天逸的速度太快,手中剑术不断展开,如同跗骨之蛆,不断追击。

    每一次,他都不得不返身施展剑术或者术法抵挡。

    但他本身就已经心惊胆战,加上自己一直被追杀,返身回击的手段必然仓促,而张天逸那里却是术法惊天,实力暴增,此消彼长之下,他根本无法与张天逸匹敌,每一次碰撞之中,都会吃亏,都会被压制。

    但问题的关键是,到了现在这种情况,他除了逃离,没有其他办法可想。

    想想之前自己的肯定,想想自己之前的嚣张,他顿时就有了一种恍惚的感觉!

    自己是谁?自己是在干什么?自己是吃饱了撑的,非要过来找追杀!

    而在他身后,张天逸同样是眉头紧皱,看着前方急速飞驰的付青松,整个人万分疑惑。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就知道逃?”

    “好歹也是筑基后期啊,好歹也要跟我打一打,说不定就能赢了呢?他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

    “麻痹的这逃的也太快了,杀都不好杀!”

    听到张天逸的抱怨,韩逸风顿时无语,反复的咳嗽了几声,但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见过奇葩的,没有见过这么奇葩的。

    你自己追杀别人,竟然还不允许对方逃的太快?这是什么道理!

    “喂,前面的家伙,几逃不掉的!”

    “乖乖给我停下来,送上你的储物袋,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否则的话,等会被我追上了,我保证你死的要多惨有多惨!”

    张天逸手持长剑,整个人如同一道长虹,在半空之中,飞驰而过!

    而在前方,听着张天逸的叫嚣,付青松整个人都快要哭了,咬牙之中,全力坚持。

    他现在后悔到了极点,为什么自己之前,要如此贪婪,竟然将自己的其他队友,摔开了那么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