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0章:来来来,你是大哥,你让我三招!

    在黑衣男子话音还未完全落下的瞬间,张天逸那里,全身的金光,蓦然间就爆发到了极致,整个人如同一轮耀目的金色骄阳,嗖的一声,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

    一道恐怖的金芒,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带着恐怖的力量以及威压,瞬息而至,刹那出现在了黑衣男子面前。

    砰!

    之前那名退开几步,将战场让出来的黑衣男子,眼神瞬间呆滞,整个人全身寒毛直竖,头皮发麻。

    他看到他这一生,看到过的最最恐怖的一幕。

    张天逸就这么直愣愣的冲了过来,没有施展任何术法,没有施展任何宝物,就这么全身金光爆发,如同骄阳一般的横冲直撞而来。

    直接就撞击到了另外一名黑衣男子的身上。

    后者全身施展的护身法罩,瞬间就宣告崩溃,随后张天逸的身体,与他轰然之间,碰撞在了一起。

    一声巨响,轰鸣回荡之中,黑衣男子整个人的身体,瞬间如同西瓜一般,破碎开来。

    他整个人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了鲜血喷射,化作了血雾翻滚。

    他全身笼罩的黑袍,直接成为了虚无。

    他的脑袋直接飞出,在一旁的墙壁上,直接碰撞成为了粉碎。

    而在碎裂之前,他脸上的表情,依旧是迷茫,依旧是呆滞,依旧是不可置信,依旧是不可思议。

    他到死都没有想明白,自己上一秒还好好站在那里,下一秒怎么就整个人直接碎了!

    剩下的一名黑衣人愣愣的站在原地,缓缓摘下了自己被鲜血淋透的黑色面罩,一边狠狠吞着口水,一边盯着张天逸,整个人的脑袋嗡嗡直响!

    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震撼人心的战斗方式。

    将自己的身体当成武器,直接将对手撞碎了!

    他现在才回想起之前,张天逸那在他看来,完全就是愚蠢到了极限,完全就是异想天开的所谓的助跑的举动,一张脸顿时唰的红了!

    这点距离够不够,你再远一点,蓄势还能更强一些!

    这句话再次回想起来,已经不是嘲讽,而是彻彻底底的找死!

    再次看向张天逸,他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仿佛看着鬼魅。

    “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他下意识的说道,后背一片冰凉,紧紧盯着张天逸的脚,生怕他再来一个助跑,然后将自己也撞成了粉碎。

    他无法形象,那样的死法,究竟会承受多少痛苦!

    但有件事他肯定清楚,那就是那样的死法,一定会十分凄惨!

    “那个……不好意思啊,刚才没有控制好!”

    “来,这位仁兄,现在轮到你了,你放心,我这次不助跑了,一定会给你留个全尸的!”

    张天逸仿佛根本没有看到此人脸上的江海,抖了抖身上的血迹,然后摆出了一个加速的姿势。

    这一幕,瞬间让黑衣男子整个人猛的一哆嗦,全身极品疙瘩掉了无数,连胯间,都有些忍不住,不由自主的滴了几滴出来。

    他内心都快要哭了。

    麻痹的什么叫做轮到我了?什么叫做这次不助跑了?什么叫做一定可以留个全尸?

    麻痹的遇到这种怪物,遇到这种死法,能不能留全尸又有什么区别?

    他的牙齿不断的打颤,满头大汗,身体入赘冰窟?

    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有丝毫之前的得意和嚣张。

    原本以为遇到了一个软柿子,结果谁能想到,自己竟然撞上了一块硬骨头!

    “来啊,这位仁兄,你不是想要让我见识一下,筑基和闻灵之间的区别吗,我还没有看到呢!”

    “来来来,你是大哥,你境界更高,咱们还是跟之前一样,你让我三招!”

    “你放心,一点都不痛苦的,我保证会找好角度,不仅仅给你留下全尸,还会让你死得瞑目!”

    张天逸淡然一笑,眼中的讥讽更强,将之前两人嘲讽自己的话,原封原样的奉还!

    黑衣男子都快要崩溃了,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手中的剑都快要拿不稳了。

    听到张天逸的话,他仿佛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最可笑的讽刺。

    麻痹的大言不惭的哪里是人家,分明就是自己才对啊!

    他现在终于完全明白了,自己今天,是碰到真正的天才高手了。

    而自己之前还在嘲讽张天逸,这种感觉场合的战斗,根本不是对方可以参与的。

    这句话,现在怎么看怎么可笑。

    “你……你到底是谁!”

    “你……你到底是什么修为境界!”

    他无法置信的说道,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一撞就可以将筑基高手撞碎的怪物,竟然真的之后闻灵境界的修为。

    “我?我是张三斤啊,闻灵境界后期巅峰!”

    张天逸嘿嘿一笑的说道。

    “那个这位仁兄,不好意思啊,我还赶时间,就不跟你寒暄了,咱们还是先打了再说吧!”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耀目的金芒就在他的身上,再度爆发而出,之前的一幕,再度出现,他就这么直愣愣的冲了过来,没有施展任何术法,没有施展任何宝物,就这么全身金光爆发,如同骄阳一般的横冲直撞而来。

    砰!

    一声巨响,轰鸣回荡之中,黑衣男子整个人的身体,直接如同炮弹一般飞出。

    他的确是没有被撞碎,的确是被张天逸留了一个全尸。但他体内的所有骨骼,所有内脏,全部都在这一瞬的碰撞之中,破碎的一塌糊涂!

    如同烂泥一般的砸落在地上,他的尸体滚出好远,这才扭曲成为一个麻花一般的形状,失去了声息。

    他的双目缓缓闭上,但却并非是因为瞑目,而是以为,他双目眼皮上的肌肉,也在这一撞之中,化作了糜烂,无法支撑他眼皮的收缩!

    他没有能够瞑目。

    以为他堂堂一个筑基,竟然是以这种方式,死在了一名闻灵境界修士的手中。

    这绝对是这个世界上,他能够想象到的,最最憋屈的死法。

    而让他死不瞑目的,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对方赶时间!

    因为赶时间!因为对方顾不上寒暄了!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不仅仅是死得如此憋屈,竟然还会死得,如此的“仓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