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4章:再杀筑基!

    她的脸色瞬间大变,头皮发麻,不顾一切的想要调转修为,去抵挡这杀机的到来。

    但在找不到目标,找不到这威压以及杀机的来源的情况下,她的这种抵挡,没有丝毫作用。

    而就在下一刻,她的视线之中, 出现了一个火红的亮点,这亮点如同一道闪电,带着无可抵挡的气势,瞬间破开了她的所有修为护罩,如同一头蟒蛇的蛇信,直接刺入了她的胸口。

    “呲!”

    一声轻微的声响,耀目的红色剑芒,一瞬间就刺透了她的身体。

    她整个人瞬间身体一顿,明显的感觉到,在心脏那里,一阵撕裂的剧痛如同潮水一般袭来,冰凉的感觉从她的心脉之中,瞬间传遍了她的全身。

    一瞬间,她就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所有力量,正在以可见的速度消失。

    伴随在一起的,还有她的所有意识。

    噗哧!

    古静荷脚下一个踉跄,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没有气息,死不瞑目!

    而直到此刻,张天逸的身体才终于重新凝聚而出。

    此时此刻,他的脸色已经更加苍白,口中喘着粗气,看起来虚弱到了极点。

    刚才的一瞬间,他忽然想到,自己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支撑起御灵剑诀的施展,所以他干脆,直接施展出来了从地球上学到的几种古武武道。

    古武之道虽然要比修道之路要低出很多等级,但筑基修道者的身体强度,极为有限,很多时候,在前期还比不上能够同时锻炼身体以及速度还有反应力的古武之道。

    张天逸之前,就是以修道修为,强行施展古武身法以及剑术,果然就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虽然这样一来,对于身体的负担,极为恐怖,但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威力,即便是张天逸也感觉到了心惊胆战。

    他灵识展开,扫了一眼,崔施然在白芸芝的帮助之下,已经渐渐重新占据了上风,拿下吴冲,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所以他也干脆没有着急,直接盘膝坐下,取出丹药塞入口中,功法经脉运转开来,再次开始恢复体内消耗一空的修为。

    虽然他施展的是古武武道,但毕竟是以仙尊道法驱动,而他之前原本就并非完整状态,所以现在,体内又是空空如也了。

    “看来还是要想办法,快速踏入筑基!只有真正踏入了足迹,我才算是有了初步的自保之力。”

    “因为这里的时空之力不同,对我的仙尊道法,也产生了新的影响,只有到了筑基,才能够让这种影响,被尽可能的弱化,不至于影响到我的战斗力。”

    张天逸一边恢复,心中一边暗自琢磨。

    而在张天逸恢复的同时,正与崔施然战斗在一起的吴冲可以说是彻底的慌了。

    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要是就这么逃走,他固然有很大的把握,但这一次他坑害围杀同门,一旦逃离,只需要崔施然等人回去之后,报告宗门,他就再也无法回到无量山,从此成为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甚至在崔施然等人将这里的事情上报,立下大功之后,他直接被宗门通缉都不一定。

    但若是留下来,现在崔施然以及白芸芝两人的联手,他就已经足够应付了,若是再让张天逸从容恢复,那么最终的结果,只能是他被强行斩杀在这里。

    他万万也无法想到,今天的变数,竟然会是在张天逸这个之前最不被他看在眼中的闻灵境身上。

    “这家伙,不是外门废柴吗,怎么会强到这种程度!”

    现在,吴冲对张天逸的忌惮,已经远远胜过了白芸芝这个筑基修士了。

    “崔师妹,咱们商量一下,你放我一条生路,这里的功劳,我半分也不要,所有的灵石,我也一颗也不要,只求你饶我一命,如何?”

    “只要你能够放过我,我可以立下誓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不会在对任何人提起半句,我也从未出现过在这里,之前的一切,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想了想,他还是狠狠咬牙的说道。

    没有什么比保住一条性命更加重要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至于灵石还有功劳,那也得有这个命去享受才行。

    吴冲也不愧是心思果断之人,很快就下定了决心。

    崔施然心中一动,心思有了动摇,吴冲毕竟是筑基中期的高手,身上的宝物更是十分强悍,虽然说现在自己占据了上风,但一名筑基中期高手的临死反扑,其威力也非同凡响。

    此人虽然可恨,但若是为了杀他,再让他临死之前拼命拉一个垫背的,不管是张天逸还是白芸芝,都绝对不值得。

    “仅仅是普通的发誓还不行,你还得用修为精血发誓,若是你敢违背誓言,就受修为精血反噬,魂飞魄散而死!”

    崔施然淡然一笑的说道,一抬手,与白芸芝齐齐退开,不再出手。

    吴冲眉头微微一皱,心中有些怨愤起来。

    崔施然这个条件,不可谓不狠辣,用修为精血发誓,那可就是一丝一毫毁约的机会都没有了。

    修为精血的反噬,轻者修为尽废,重者,直接身死道消!

    不过,现在的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又是他的灵识在张天逸那里一扫,见到后者的修为力量,正在以可见的速度,疯狂恢复之后,他整个人内心之中,立刻充满了无脑。

    于此去做一个终生都被人追杀的狼狈丧家之犬,现在这个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的。

    他狠狠咬牙,大不了以后自己收敛一些,不要再跟崔施然这些人碰面,不要再有任何交集就行了。

    “好,我答应你了!”

    他也散开修为,收起手中的宝物,取出一枚丹药服下,向压制住体内的伤势。

    随后,他从体内逼出一滴修为精血,以这滴精血作为誓言的媒介,发下了毒誓。

    “好了,吴师兄,事实上,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原本这么大的功劳,还有这么多的灵识,你若是不对我们动杀心,我们完全可以和平共处,功劳共享。”

    “我们没有独吞的想法,反倒是你们,太过贪心了!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这个道理!”

    吴冲发完了誓,崔施然也终于大松了一口气,若非时情非得已,她也不想与这样的高手为敌,两败俱伤。

    “既然是这样的话,还请吴师兄与我们走一趟,若是还有人反抗,就麻烦师兄劝解一下,不要再伤了人命了。”

    崔施然接着说道,带着吴冲以及白芸芝,一起向着范闲等人的方向赶过去。

    张天逸也随即跟上,既然战斗已经不需要,那么他也就没有这个必要,着急恢复修为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