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0章:原来是被师兄你捡到了!

    “三位……这里,毕竟是外门,老朽身为长老,实在是……”

    于长老满脸尴尬,此时此刻,他的确是想走,但同样的也不敢走!

    因为他很担心,一旦自己离开了,这里的场面,会瞬间失去控制。

    若是像之前那样,张天逸一个外门弟子死了,或者没有什么大事,自己还可以按下去。

    但若是现在这三位将江涛弄死的话,这个责任,他绝对承受不起。

    所以他现在,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

    “好了于长老,你还是快走吧,有什么事情,我来承担。”

    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周围的人群,已经快要麻木的时候。

    又一个声音,缓缓传来。

    而且随着这个声音传来的,还有更加强悍的气势,更加不容拒绝的威压。

    而这一次的声音,赫然是出自一名女子之口。

    众人再次随着声音看过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之下,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不够用了。

    因为这一次到来的,赫然是三个人。

    三名筑基。

    虽然其中的两人,明显的不会御空飞行,但剩下的第三人,也就是之前开口的那名女子,却是驾驭者一柄巨大的光影之剑,纵横虚空之中,将自己连同另外的一男一女两人,都托举在空中。

    此女一身蓝衣,气质不凡,修为缓缓绽放之时,让周围的所有人都瞬间呼吸急促,胸口如同有大石覆盖,体内气息,都开始虚浮起来。

    御剑!

    筑基中期!

    两名筑基初期!

    这三人,自然是崔施然,林学,还有白芸芝了。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擦了擦眼睛,吞了吞口水,双目之中,全部都是惊叹到了极点的呆滞。

    至于被这样的气势首当其冲的江涛,直接整个人瘫软了下来,看着再次到来的三人,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他此时整个人已经处于完全懵逼的状态,无法想象,自己不过就是对上了一个外门弟子,怎么就前前后后,惊动了六名内门筑基弟子呢!

    “崔执事……”

    见到此女,于长老最后的一丝坚持,也终于完全崩塌了。

    没有再多说半句废话,向着崔施然等人躬身一拜自后,直接就转身离开。

    但从他离开时候,颤抖的步伐可以看出,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是如何的波涛汹涌。

    于长老离开了,但江涛还在。

    他全身瘫软的坐在地上,看着张天逸,心中涌现出无法形容的惊恐。

    “江涛师兄,要不,咱们继续?”

    “来,我虽然是闻灵后期,但我也想试试,我与筑基的差距,到底有多远!”

    在人群沉寂的时候,张天逸却是再度站了出来,小秘密的向江涛说道。

    江涛整个人都快要哭了,坐在地上动也不动,不断的摇头。

    “张师弟,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现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都是罗向志的错,都是我的错!”

    “还有诸位师兄师姐,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张师弟竟然是各位的朋友,我知错了!还请各位,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我计较。”

    “各位放心,我江涛保证,从现在开始,绝对不会在记得今天的事情,绝对不会在对张师弟有任何一丝的不敬之处!”

    他几乎是哭着说道,内心之中,早已经将张天逸,咒骂了无数遍。

    麻痹的你这么牛逼你早说啊,你有这么牛逼的后天你早点搬出来啊!

    妈的你要是早说你有这么强硬的后台的话,鬼才会来管你和罗向志的闲事!

    现在来的这些人,只怕是除了林学还有白芸芝两人,他稍稍不惧之外,其他任何一个人,他都招惹不起。

    尤其是已经是筑基中期,更是已经修炼出了御剑之术的崔施然,那完全是可以随意揉捏自己的存在。

    “呵呵,师兄这可就是太过客气了。你说大家都是同门,何必这么打打杀杀呢,您要是早这么客气,我们也不会闹到这种程度对不对?”

    张天逸笑眯眯的说道,有恃无恐的走到了江涛的面前。

    “当然了,既然师兄都如此说了,我们也不好说什么,那一切,就按照师兄的意思办吧!”

    听到张天逸的话,江涛再度内心哭了出来。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什么叫做非要打打杀杀,麻痹的最先打打杀杀的不是你吗?

    什么叫做我早这么客气,就你这狗屁脾气,我要是早客气的话,你还不得飞到天上去?

    什么叫做按照我的意思办,麻痹的就现在这种状况,我还能有什么意思?我还敢有什么意思?

    好想你还受了委屈一样?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现在的憋屈,还不算什么。

    真正的憋屈,还在后面。

    只见张天逸缓缓的走上前来,先是眉头一皱,然后在原地转来转去,目光四处扫动,仿佛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的样子。

    而在所有人都疑惑,张天逸是在干什么的时候,他的脸上,却是瞬间露出了惊喜,然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直接上前,从江涛的腰间,将他的储物袋粗暴的扯下,然后又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之中,嚣张无比明目张胆的挂在了自己的腰上。

    “哎呀,刚才丢了一个储物袋,我找了半天,没有想到,原来是被师兄你捡到了!”

    “有没有丢什么东西我就不细看了,这一点,我还是信得过师兄的,多谢了!”

    一句话说完,这才一脸淡然的转身,然后潇洒的重新走到了范闲等人的身边,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的站在那里。

    所有人,再次懵逼了。

    就连崔施然范闲等人,此刻也都眼睛瞪得滚圆的看着张天逸,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

    在所有人的眼中,此时此刻,张天逸给他们的印象,除了之前的狠辣果断,胆大包天还有嫉恶如仇之外。

    现在,又多出了无耻,卑鄙,下流,不择手段,坑死人不偿命等等等等。

    尤其是在张天逸的目光,再次向着四周横扫之后,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伸手按住了自己腰间的储物袋,生怕张天逸再一次心血来潮,说一句话什么谢谢你捡了我的储物袋之类的话。

    而承受这一切的江涛,此时此刻,再也忍不住了。

    丢脸丢人也就罢了,现在连储物袋都守不住了。

    他直接脑袋一歪,晕死了过去。

    现在他不晕都不行了,要是不晕的话,还不得被周围的那些看着傻逼一般的目光,直接淹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