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7章:明目张胆的蔑视!

    “这个人,真的是张三斤?”

    “我的天啊,他现在还不知筑基啊,就可以直接去无视筑基的攻击,若是有朝一日,成为了筑基,他又会如何!”

    “我怎么感觉, 身为筑基的江涛师兄,竟然是直接被他无视的节奏?”

    “若是有江涛师兄在,张天逸都还能够将罗师兄给击杀的话,这个笑话,可就闹大了!”

    无数的人纷纷开口。

    还有于长老,此刻更是早已经目瞪口呆,全身冒汗,他发现,这里的事情,竟然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

    尽管他的身份是长老,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了丝毫的存在感。

    “你……该死!”

    江涛的脸色冰寒到了几天,尤其是听到了其他人口中,说出的笑话二字之后,更是瞬间双目通红。

    他仿佛感觉到,有无数个耳光,正在自己的脸上,不断的扇击,他的脸面,已经被狠狠的踩在地上。

    他眼中血光不断的闪烁,冷哼一声,抬手向着空中的白色珠子一点。

    刺啦,一道寒芒从那白珠之中,瞬间闪现而出,同样是化作了一道巨大的寒冰剑芒,在空中陡然翻卷,发出轰鸣,仿佛一道巨大墙幕,直奔张天逸的一剑,斩杀而去。

    但下一刻,张天逸那里的剑芒却是忽然一顿,直接放弃了斩杀,轰然倒卷,而张天逸整个人却是全身金芒闪烁,冷哼一声时,拳头握紧,悍然一拳砸落。

    轰隆!

    轰鸣回荡之中,让无数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再次出现了。

    在张天逸的这一拳之下,那阻挡在他面前的剑气墙幕,竟然瞬间就崩溃开来。

    一名筑基的攻势,竟然被张天逸,瞬间就完全摧毁。

    “这……这怎么可能!”

    江涛整个人都呆滞了,双眼怒瞪,看着张天逸,仿佛就像是看到了鬼魅。

    自己可是筑基啊,而且自己的这颗幻形珠,已经是上品灵器,威力非凡,如此强悍的一击,竟然是被张天逸,看起来轻松无比的,直接破碎!

    他整个人,在原地,直接就是一愣!

    而就在他一愣的瞬间,张天逸那倒卷的一剑,已然再次斩出。

    这一次,罗向志的面前,再也没有任何阻挡,只能任由张天逸的这一剑,悍然斩落,将他仅剩的一条右腿,再次爆开。

    砰的一声,罗向志如同一根肉***棍一般的倒在地上,没有丝毫挣扎的的余地。

    “我说了,你既然愿赌,就要服输!”

    “不过,我张三斤看在江涛师兄的面子上,你出不出宗门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但你的修为,必须废!”

    张天逸身形一晃,落在了罗向志的面前,轻声开口。

    听到这句话,罗向志终于是彻底的绝望了。

    此时此刻的张天逸,在他的眼中,已然如同魔鬼一般。

    至于周围的那些人,则是全部都心头狂颤。这已经是一种,无法想象的壮举。

    他们看着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于长老,在看着满脸呆滞,目光通红的江涛,在看看全身是血,狼狈到了无法形容的罗向志,心中对于张天逸的敬畏,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程度。

    “张三斤,我要杀了你!”

    “我一定要杀了你!”

    江涛的怒火已经喷发到了极致,自己乃是内门弟子,更是筑基高后,竟然连一个师弟都保护不了,眼睁睁看着张天逸以闻灵后期的修为,无视了自己的攻势,对罗向志,随意的重伤。

    “那是你的事。”

    “但现在,我要废他,你挡不住!”

    张天逸眼中杀机一闪,淡淡开口。

    而这句话落在周围人的口中时,却分明是另外一种意思。

    你若是还要阻挡,我就连你一起废!

    这是红果果的威胁,明目张胆的蔑视!

    在江涛几乎要气炸的眼神之中,张天逸冷冷一笑,直接就是一脚,将已经成为了人棍的罗向志踢飞。

    这一脚,不仅仅是让他全身大量的骨头碎裂,更是让他的丹田气海,罗向志绝望而且凄厉的惨叫疯狂回荡传开,让无数人心头狂颤。

    四周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双目收缩,倒吸一口凉气,后背冒出大量的冷汗。尤其是在此刻,他们看到了张天逸脸上,那种目空一切的表情,那种无视筑基江涛的傲然之后,张天逸的形象,在他们的心中,彻底颠覆!

    于此同时,无数人的心中,对于张天逸,也有了更多的忌惮。很多人都已经默默的告诉自己,以后与张三斤的事情不要管,以后与张天逸有关的人,千万不要去得罪!

    张天逸出手之果断,张天逸心机之深沉,他的手段之狠辣,还有他的性格之坚毅,已经然他们全部都心悦诚服!

    “好了,现在赌注已经兑现,这件事,可以到此结束了。于长老,您说呢?”

    张天逸手中剑芒一闪消失,双手倒背,依旧是无视江涛,一脸淡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看向了于长老。

    于长老内心轰鸣,今日发生的事情,颠覆了他对于宗门弟子所有的印象。

    尤其是张天逸,先是炼丹,随后又是强废罗向志,让他终于意识到,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强大的天才!

    “不……不错……罗向志诬告同门,理应承受翻倍惩罚,此刻废去修为,稍后自当逐出宗门!”

    “至于他们……一干人等,全部无罪释放!”

    他有些颤抖的开口说道,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自己这个长老,竟然如此的别人不屑一顾。

    “那就好,多谢于长老主持公道。”

    张天逸微微一笑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于长老都快要哭了。麻痹的现在还说个求的主持公道,我什么时候主持过了,从头到尾都是你在那里嚣张好不好。

    麻痹的现在事情都已经成了定局了,我除了这么说,还能干什么。

    听到于长老的话,张天逸这才满意的点头,微微转身,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江涛。

    “呵呵,不好意思,刚才师弟不是故意的。”

    “现在,不知道江涛师兄,可是还有什么指教?”

    一句话说出,周围的人,顿时间心头一颤。

    嚣张,前所未有的嚣张,他这分明,就是在向江涛,挑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