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5章:我现在,就动手试一试!

    “愿赌服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罗师兄输了赌局,那就应该履行承诺,自废修为,自逐宗门!”

    张天逸高声说道,丝毫不退,声音在修为在震荡之下,瞬间就传遍了四周。

    “什么,张天逸竟然真的要罗师兄自废修为逐出宗门,这简直就是在玩火啊!”

    “不过就是一个赌局而已,谁会完全当真,罗师兄已经承认张天逸赢了,这就已经足够了,他竟然还不知足。”

    “哼,想要凭借一个赌注,就废罗师兄的修为,他未免也太异想天开了。”

    “他要是识趣,就应该适可而止,见好就收!”

    周围的人纷纷开口,并不认为,张天逸非要让罗向志兑现赌注,是一件好事。

    毕竟罗向志在丹房称霸已经有几年时间,根深蒂固,在外门甚至是内门之中,都有不少的关系。

    “张三斤,既然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都是一场误会,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你不是也说过了,大家都是同门,何必要将局面,闹的这么死呢?”

    于长老也跟着劝解道。

    张天逸今天表现出来的天赋以及实力,已经让他大吃一惊。

    相信这里的事情被宗门知晓之后,一定会对张天逸整个人的实力,重新审视。

    但若是他现在揪住这件事情不放,最后自己说不定还要吃亏不说,现在看起来的好局面,只怕是也要全部告吹。

    听到周围的议论,再听着于长老的劝解,张天逸再度笑了。

    “各位都这么认为,我应该就此作罢对吗?”

    “那麻烦各位想一想,若是我今天输了这场赌局,罗师兄也会想是你们说的这样,念在大家都是同门的份上,放我一马吗?”

    “呵呵,要是我输了的话,只怕是现在,我早就已经没命了吧!”

    张天逸摆摆手,高声嘲讽道。

    听到他的话,周围之前议论的人的脸上,立刻都纷纷露出了尴尬。

    的确,正如张天逸所说,要是刚才输的是张天逸的话,罗向志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张天逸的。

    就连于长老,也一时之间语结,不知道再说什么好了。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能够炼两颗丹药,就可以与我平起平坐了?”

    “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是不兑现赌注,你又能够奈我何,难不成你还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我动手不成?”

    罗向志嚣张无比的说道。

    “为何不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个道理,即便是说到宗主那里,说到长老会面前,我也有道理!”

    “欠我张天逸的帐,门儿都没有。”

    “师兄若是现在自己兑现诺言,那么也就罢了,若是让我动手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一不小心,下手过重,让师兄承受不住!”

    张天逸冷哼一声说道,语气没有丝毫退让。

    在场的人,都明白他的意思,要是让他出手的话,罗向志直接被弄死都不一定。

    “是吗,我就偏不兑现,有本事你试试看?”

    罗向志冷哼一声说道。

    “试试就试试!”

    张天逸淡然开口,话音落下的瞬间,他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崛起,一步踏出是,身形一晃,就从原地,消失不见。

    而下一刻,一道犀利的剑指,就在罗向志的头顶,绽放开来,锋利的剑芒,在空中暴发出刺耳的声音,犀利无比!

    但就在这一刻,眼看张天逸的一剑,就要落到罗向志身上的瞬间。

    一声冷哼,蓦然间远远传来。

    与这声音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枚白色的珠子。

    这珠子一闪之下,就出现在了罗向志的头顶,猛的一闪之后,幻化出一张血盆之后,张开时,一口就将张天逸的剑芒吞下,随后消失不见。

    随后,一名身形壮硕的青年,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此人的年纪不大,三十岁左右。

    周围一瞬间就爆发出不少惊呼声,认出了此人。

    “是江涛师兄,他可是内门弟子,五年前筑基,在进入内门之前,他与罗师兄是好友!”

    “这下张三斤惨了,竟然惊动了江涛师兄,之前他若是放手,岂会遭遇现在这种局面。”

    “现在看他怎么办,江涛师兄在,他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见到江涛出现,周围所有人立刻都发出惊叹。

    而于长老则是无奈的摇头,之前他劝张天逸,对方不听,现在好了,有江涛在的话,张天逸只能反过来,再度吃亏。

    “好大的脾气啊,竟然还想废人修为。”

    “你也不想想,你有这个资格吗?”

    江涛傲然站在罗向志面前,冷漠的看着张天逸。

    而罗向志则是瞬间得意起来。

    上前一步,仿佛看着一个傻逼一样的看着张天逸。

    “小子,你现在还牛吗?”

    他的脸上露出冷笑,有江涛在,张天逸今天再能打又能如何,一个闻灵后期,难道还能跟一名筑基高手动手不成。

    就算你敢,江涛那可是内门弟子,外门弟子对内门弟子动手,本身就是死路一条!

    “来,你继续动手试试?我看你现在还怎么动手。”

    “现在,该轮到我了,你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我现在不仅仅怀疑他们窃取丹药,我还怀疑你的身份有问题,是不是外宗派来的奸细!”

    他言辞犀利的开口,瞬间就给张天逸,戴上了一顶,奸细的帽子。

    “你是不是以为,有后台来了,你就可以嚣张了?”

    “你刚才故意拖延时间,原来等的就是这位?”

    张天逸淡淡开口,目光在江涛以及罗向志的身上扫了扫之后,依旧是一览淡然,似乎江涛的出现,对他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而张天逸的话落在江涛耳中之时,却是让他瞬间大怒。

    自己可是内门弟子,自己还是筑基高手,张天逸的话,那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无视!

    这让他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目光之中,一瞬间就怒触怨毒,咬牙切齿,若非是这里场合不对,只怕是早已经出手,要将张天逸,斩杀在此!

    他的双目紧紧盯着张天逸,杀机瞬间爆发。

    但他越是如此,张天逸那里,就越是将他无视,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我现在,就动手试一试!”

    张天逸声音平淡,看似随意的开口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