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3章:忽然崛起的张三斤!

    “张三斤你不要嚣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依仗是什么吗?”

    “不就是一件护命宝物吗?你欺负我张三斤也没有宝物是不是?”

    陆茂恣高声叫道,一拍储物袋,一柄青色的短剑就一瞬飞出,在其掌心之中,散发出逼人的锋芒。

    手握此剑,陆茂恣眼中有寒芒一闪而过,看着张天逸,眼中杀机,毫不掩饰。

    他知道张天逸身上有护身之宝以后,立刻冥思苦想对策,最后干脆,花费了自己所有的积累,找到了一位外门师兄,借了此剑。

    此剑乃是中品灵器,尤其锋利,他相信,一定可以克制张天逸的护身之宝。

    之前一战,之所以失利,就是因为他的宝物仅仅是一柄木剑,太垃圾了。

    “哟,这是换了宝物了,难怪脾气这么大。”

    “不过我劝你还是回去吧,你现在还不是我的对手,千万不要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宝剑应该是你借来的吧,花了不小的代价吧,丢了你可赔不起。”

    张天逸嘿嘿一笑的说道。

    张天逸一句话就道破了自己的秘密,这让陆茂恣脸色十分难看。

    但事已到此,若是不能与张天逸一战,找回脸面,他借剑的代价,就白费了。

    “赔不赔得起,用不着你担心,你要还是个男人,你就给我出来!”

    “就在这里,咱们堂堂正正一战!”

    他怒吼着说道。

    “老八不用听他的,咱们……”

    莫天汉立刻摆摆手阻止说道,不想张天逸这个时候吃亏。

    但他还没有说完,就见到张天逸已经大摇大摆的一步迈了出去,直接就出现在了药房之外。

    见到这一幕,见到张天逸已经离开了药房区域,陆茂恣双目杀机顿时闪烁,仇恨之光闪耀,毫不犹豫的一步迈出,手中青色飞剑一瞬飞出,化作了一道青色的剑芒,直奔张天逸那里,斩落而下。

    “老八小心……”

    药房其他几位老哥,立刻紧张兮兮的说道。

    但下一刻,张天逸却是冷冷一哼,抬手五指张开,向着陆茂恣的方向,轻轻一推。

    刹那间,一大片金色的寒星顿时飞出,直奔陆茂恣笼罩而去。这些金星速度之快,无法形容,几乎是在出现的瞬间,就已经落在了陆茂恣的身上。

    无论是药房的几位仁兄,还是跟着陆茂恣一同前来的其他无量山弟子,一个个顿时被惊呆了。

    纷纷目光落在了陆茂恣的身上,想要看看,这些金星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下一刻,他们一个个都面色大变,眼神之中,露出了不可思议。

    在这些金星击中陆茂恣的瞬间,他整个人立刻就一顿,全身僵硬,保持着冲出的姿势,直挺挺的倒地。

    这时大家才看清,那些金星,竟然是一根根金色的细针!

    这些金针此刻正刺入陆茂恣周身大量穴位,不断颤抖。

    而陆茂恣体内的修为流转,竟然就此直接断绝,仿佛消失无踪。

    见到这一幕,尤其是跟着陆茂恣前来的几人,一个个头皮发麻,看着张天逸,如同看着鬼魅。

    “这是什么宝物,飞针宝物?”

    “这可是修道界中,最最让人防不胜防,也是最最难以修炼的宝物,专破护身法罩,张三斤竟然会!”

    哗啦一声,这些人没有任何犹豫,纷纷后退,瞬间就退到了数十米开外,一脸忌惮的张天逸

    噗!

    陆茂恣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脸色瞬间苍白到了极点。

    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修为,竟然直接被封印了,任凭他如何运转,都无法感应到丝毫。

    这种感觉,就如同是他的丹田气海,直接消失了一般。

    “你……你竟然拥有飞针法宝!你竟然已经是闻灵中期,这怎么可能!”

    他的眼中露出了恐惧,在他的认知之中,或者说在整个无量山外门的认知之中,张天逸都是实打实的废柴,连突破闻灵,都需要内门长老强行冲开经脉才能做到。

    但如今,他竟然可以冲破藩篱,进入了闻灵中期!

    “驾驭飞针宝物,所需的灵识极为惊人,这张三斤,在神魂方面,竟然也是高手!”

    “还有他昨天施展的,很有可能,也不是宝物,那么他的防御,也极为惊人!”

    跟着陆茂恣前来的几人,原本还想着要充充场面,为陆茂恣压阵。

    但现在见到张天逸的手段之后,立刻一个个都面色苍白起来。

    其他的还好说,但张天逸的飞针速度之快,他们没有丝毫把握挡得住!

    眼下,他们只能呆呆的看着张天逸,退也不是,进也不是。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现在后悔了吧!”

    张天逸直接无视这些人的目光,大摇大摆的走到陆茂恣面前,然后轻轻松松的将失去了控制,掉落在地上的飞剑捡了起来,大摇大摆的放入了自己的储物袋,还有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陆茂恣一眼。

    “既然你说赔不赔得起不用我担心,那我就只有不好意思了。”

    “对了,你的修为已经被我封住了,你要是想通了,带上足够的诊费,来药房找我治病。我保证价格透明童叟无欺!”

    张天逸哈哈一笑,一抬手,收回了陆茂恣身上的银针,然后大摇大摆的返回了药房。

    陆茂恣瘫软在地,久久都无法站起身,他身上金针虽然已经被取走,但体内修为,却就还是没有恢复半分。

    他连续使用了十余种秘法,都仿佛石沉大海,没有任何作用。

    这让他内心之中,瞬间一片冰凉。

    一瞬间,他口快要哭出来了,脸上的神情,瞬间更加憋屈。

    他绝对不相信这金针宝物还有张天逸的闻灵中期的修为,乃是最近刚刚获得,一定是在之前,就一直隐藏。

    尤其是张天逸以前喜欢带着面具,现在却将面具取下,这在他看来,成为了一个节点。

    这家伙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明明有实力,却装成一个废柴。

    而自己,却成为了这个废柴,第一个收拾的对象。

    更加关键的是,这一切竟然都是自己送过来的。

    “我艹你祖宗,张三斤你这个混蛋,装成废柴专门来药房占女弟子的便宜!”

    “你个垃圾,你个变态!”

    张天逸这种废柴,从前根本不会如他法眼,没有丝毫关注,所以他并不知晓,张天逸是刚刚才来到药房,下意识的就认为,张天逸就是为了占女弟子便宜,才伪装如此的变态。

    一想到自己没了修为,还丢了借来的中品灵器,他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