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2章:飞升成为了一个小虾米!

    于此同时,他手掌一翻,一个全新的融魂瓶飞出,韩逸风哪里敢有丝毫拖延赶紧进入其中,与融魂瓶一起,飞入张天逸随身的储物袋中,消失不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张天逸终于可以挣扎着坐了起来,这才有机会,取出一些对症自己身体的丹药,服用之后,开始打坐修炼。

    这四周天地之中,灵气不俗,比起地球上,要浓郁了太多太多。

    不过,还不等这些丹药发生效用,张天逸就整个人一愣,脸上露出了悲剧之色,无法置信的站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满脸呆滞。

    “我去!老韩你坑我!你不是说万无一失吗?本少爷现在的修为,竟然只有闻灵初期了!”

    “我这是吃饱了撑的要飞升的,从原来的天下无敌,飞升成为了一个小虾米?”

    张天逸怪叫道,他发现,他原本已经是化神层次的修为,显然竟然一夜回到了解放前,只有闻灵初期!

    “这个你还真不能怪我,我之前和你说过的,因为两个世界的时空压力不同,所以你来到这里之后,之前的修为之力,会被强行压制下去!”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你的修为,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不能被带入到这里来。”

    韩逸风不置可否的说道。

    “那你也没有说,会被压制到这种程度啊!”

    张天逸无语的说道,以自己现在这种修为,简直就是一直弱小的小野鸡啊。

    “这应该和你的修炼方式有关,你的修炼功法不是被改变过了吗?所以才会称收到额外的压制,不过你不用担心,这些修为之力,只不过是被封印在你体内,无法释放而已。”

    “你只要重新修炼到这个程度,这些修为之力,就会重新被解封,而且从现在开始一直到你修炼的化神期,都不会有任何瓶颈存在,这也是为何飞升之人,在所谓的上界之中,会更受欢迎。”

    韩逸风赶紧解释道。

    张天逸这才稍稍放松了一口气。

    自己现在虽然修为境界没有了,但身体强度还有灵识的强度,却还相对较好,严格算起来不,远超现在的闻灵境界,只要小心一些 ,保住小命,迟早会有咸鱼翻身的一天。

    况且自己身上,还有这么多丹药可以使用呢!

    “咱们在飞升的过程中出了差错,估计位置也不对了,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再次恢复了一段时间,张天逸的伤势,已经基本上无碍了。

    举目在四周看了看,张天逸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前行。

    其他的先不管,至少要找个有人的地方再说吧。而且这宝外空间世界,并非是像地球那里一样,相对安全的,这里可是东极以及西极,经常交锋之地。

    有韩逸风存在,张天逸很快就对这里的环境,渐渐熟悉起来。

    虽然前者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但至少一些基本的常识,他还是清楚地。

    经过了几天的连续赶路,张天逸虽然没有找到任何人迹,但却发现了一条河,开始沿着这条河流行走,同时也悉心感应周围的灵气变化。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越是灵气浓郁之地,找到人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三天之后,张天逸眉头紧皱的停了下来。

    他预料的不错,顺着河流,果然找到了人。

    只不过,他眼前找到的人,却是一个死人!

    这是一个青年,其年纪身材,大体跟张天逸差不多的样子,只不过其全身,都有着极为沉重的伤势,尤其是四肢,竟然已经全部失去,肚子破开,凄惨到了极点。

    此人的脸上,带着一个面具,看不到容貌,整个场面,只能用凄惨来形容。

    “相逢即是有缘,看在你的储物袋还没有被人捡走的份上,我就做做好事,把你埋了,让你入土为安吧。”

    张天逸眼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毫不犹豫的上前,扯下了前者腰间的储物袋,然后随手挖了一个坑,准备将此人埋掉。

    “切,明明就是看上了人家的储物袋,你装什么装!”

    韩逸风鄙夷的声音,立刻传出。

    “还有没有一点公德心,还有没有一点做人的信仰?看破不说破不好吗?”

    张天逸立刻有些心虚的说道,将这青年的尸体,直接就扔进了大坑里。

    不过,还不等他将此人埋起来,其眉头就是微微一皱,脸上露出了惊讶。

    他发现,以他的灵识之强,竟然也无法通过青年脸上的面具,看穿此人的容貌。

    “这面具可以隔绝灵识,是个好东西!”

    他眼中立刻冒出金光,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抬手,将青年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

    但下一刻,他就被吓了一大跳,抬手就是一道修为之火发出,将这青年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我艹,我说怎么戴着面具呢,原来长得这么丑,吓得我的小心脏都快要飞出来了。”

    张天逸一边爱不释手的看着手中的面具,一面心有余悸的拍着自己的小胸口,引得韩逸风又是一阵吐槽和鄙夷。

    这青年分明是脸上有伤毁了容,所以采用这面具遮盖而已。

    不过,他也同样有些惊讶,这面具看起来十分一般,但他的灵魂之体,也同样无法穿透。

    将青年的骨灰埋起来,张天逸心满意足的打开了他的储物袋,一阵翻找之后,脸上又一次,露出了失望。

    这储物袋中,除了几颗不怎么像样的丹药,还有一大堆的衣服杂物之外,剩下唯一看着有些用处的,就是一个圆形的金属牌子,还有一把小剑。

    而且这小剑,竟然还是一件下品灵器。

    这样的东西,即便是张天逸在飞升之前,将几乎所有的宝物都留给了无忌仙宗,身上的宝物屈指可数,现在也是丝毫瞧不起。

    “这是一个身份令牌,他应该是某个宗门的弟子,看来这附近,应该有一个宗门。”

    韩逸风立刻有些惊喜的说道。

    “先不管他,你看我现在这凄惨的样子,正好他这里有衣服,我想洗个澡,清爽一下再说吧。”

    张天逸从青年的储物袋中翻出了一套衣服,一晃就来到了小河边,跳下去清清爽爽的洗了个澡,然后心满意足的换上了衣服,用那柄下品灵器小剑刮干净了胡茬,将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

    将对方的储物袋大摇大摆的挂在腰间,面具还有那块所谓的身份令牌那在手中把玩,张天逸顺着河流的方向,继续前行。

    知道附近有宗门就好,自己至少不至于两眼一抹黑的胡乱抓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