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老子不干了!

    张天逸脸上露出微笑,目光盯着这来临的一剑,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讥讽。

    就在这一剑,距离他还有数米,眼看下一秒,就要点落在他的胸口的瞬间,他动了。

    他手中,法器长剑,一瞬间浮现而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滔天剑意,瞬间在他的手中,在他的全身,轰然爆发!

    仅仅是这剑意,就瞬间让周围的那些诡异波动,直接消散于无形。

    咔咔咔!

    无数的缤纷剑气,如同风暴一般,在四周急速横扫,瞬间,他四周所有的物品,连同飞船的外壳也都不例外的,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剑痕!

    尤其是地面,更是一瞬间,就直接千疮百孔。

    咻咻!

    两道剑光,一瞬间碰撞在了一起。

    张天逸手中的剑芒猛的一闪,无尽的剑气刹那间崩散开来,张天逸自己,在这一剑的压力之下,倒退了十余步,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但反观银甲男子那里,其手中的光剑,却是在与张天逸的法剑触碰的一瞬间,就完全崩溃开来,直接熄灭。

    男子瞬间倒飞而回,足足向后飞出了百米,这才终于稳定了身形。

    他的双脚,砰的一声陷入了地面,咔咔声音隆隆传出,地面出现了大片蜘蛛网一般的裂纹。

    这男子的面容虽然无法看到,但却有惊呼之声,一瞬间传出,在站稳之后,竟然没有立刻再次展开攻击,而是在原地愣了愣!

    甚至不仅仅是愣了愣,还有一些目瞪口呆。

    他是西星银衣武者,身上的铠甲,是用特殊的材料制作而成,看起来虽然没有多少特殊之处,但实际上,可以直接引起周围空间之中,星辰之力的波动混乱,让对手对于星辰之力都吸收,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极大的影响!

    这一招,已经被证明,在之前与东星的碰撞之中,拥有着奇效,屡屡都会让对方,措手不及!

    但眼前之人,竟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这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

    尤其是自己手中的光剑,竟然不是张天逸手中剑的对手,剑光都被直接碎灭掉。

    他十分清楚,想要碎灭光剑,需要对方,在一瞬间,爆发出何种恐怖的力量。

    他的手臂还在发麻,他的内心还在颤抖,对于张天逸的实力,瞬间就有了一种无法形容的忌惮!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他眉头紧皱的自语道,但还不等他想到更多,张天逸那里,就已经一瞬冲出,比之前更加强悍的一剑,再次斩杀而来。

    “你的实力不错嘛,来,再接我一剑!”

    张天逸大声吼道,声音还未落下,剑光就已经一闪的出现在了银甲男子面前。

    后者瞬间全身修为绽放,在银甲的配合之下,威压不断薄层,手中光剑,也再次充能一闪而出,杀机惊天之中,又一次与张天逸的一剑,碰触在了一起。

    但下一刻,让他整个人头皮发麻,骇然到了极致的一幕出现了。

    他做出的所有的防御,全部都在张天逸的剑气闪现而来的瞬间,就直接崩溃。

    尤其是他手中的光剑,更是与之前一模一样,崩溃开来。

    无法形容的力量,向着他的手臂疯狂冲击而来,在他又一次目瞪口呆之中,他握剑的手臂,直接炸开,爆发成为大片的血雾。

    “我艹,这还怎么打!这没法打!”

    “妈的这是坑我啊,这是让我来送死啊,老子不干了!”

    银甲男子脑袋嗡嗡直响,从他成为银衣武者以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诡异的战斗场面。仅仅是一瞬间,他就已经断定,自己不可能是张天逸的对手,脸色苍白之中,没有任何迟疑,修为展开,封住断裂手臂的血脉,疯狂后退!

    他一生行事就是如此,就是在这种一旦遇到危机,立刻逃离的极度小心翼翼的超强生存欲望的保护之下,才一路稳稳当当的活到了现在。

    “妈的,东星的人到底是怎么修炼的,这么一个小子,竟然就可以厉害到如此程度。”

    他一变后退,一边在心中怒吼。

    但下一刻,就在他刚刚退开不远的瞬间,其整个人,却是内心蓦然之间,咯噔一下,不由自主的,就再次停住了脚步。

    一股强烈到了极点的生死危机,一瞬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危机之强,让他全身都瞬间爆发冷汗,寒毛直竖,不敢有丝毫犹豫,回头间,仅剩的左手,一拳轰出,同时体内修为也疯狂爆发,形成一道旋涡一般的防护。

    还有他全身的银色铠甲,也直接在此刻,急速收缩,在他身前,化作了一块金色的圆形盾牌,散发出耀目的可以隔绝攻击的镭射光辉。

    这是他现在可以施展出来的所有防护。

    但即便是如此,此时此刻的他,也没有丝毫信心,可以抵挡张天逸张天逸这一击!

    他耗费了上百年的时间,才终于让自己成为了银衣武者,但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还来不及享受银衣武者为自己带来的荣光,自己就已经要死掉了!

    “妈的,老子这是倒了什么霉!”

    银甲男子内心后悔到了极致,他发誓,要是自己这一次可以逃走的话,以后不管如何,都不要轻易的接受这种任务了!

    而且他也已经想好,若是今后,西星与东星再度开战,自己也千万不要愣头愣脑的往前冲,东星的人,实力都他么的太强悍了,前辈们讲的所谓的每次西星都可以碾压东星的话,全他么的是骗人的!

    不够,很显然,他现在意识到这些,已经太迟太迟了。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张天逸的一剑,刺穿了他面前的盾牌,撕碎了他镭射防护光幕,更摧毁了他面前的修为旋涡,将自己的身体,一剑洞穿!

    然后,他再次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在这一剑之下,也如同自己之前的手臂一样,寸寸碎裂,化作大片的血雾!

    在他的脑袋也崩溃掉的最后一个瞬间,他的脸上,依旧还是带着极致的骇然以及惊恐。

    “你……你动手能不能小心点!”

    “他身上的衣服你留着不香吗?你要是带回去,给你气人朋友穿着,该有多好!”

    韩逸风有些惋惜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