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6章:一堆垃圾而已!

    “这一次,你必死!”

    极光玄者高声道。

    随着他的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他整个人,就被无法形容的恐怖能量包裹,原本漆黑的天幕,在此刻,竟然又一次被撕开,这一招的光辉,仿佛已经穿透了大气层,直达宇宙星空。

    他全身每一个细胞之中的能量,都被他调用,周围的一切,更随着他这一招,全部聚拢,仿佛他此刻手中,已经握住了整个世界,向张天逸,砸来!

    天地肃杀,无尽恢宏,势不可挡!

    方圆十公里之内,所有的植物,全部瞬间枯死,天地之间,一片灰蒙!

    杀机,无尽头!

    这一刻,就连卡菲亚水下都市的大屏幕,都直接黯淡了下去,没有任何一个摄像头,能够在这样的威芒之中,幸存下来。

    在这样的攻势面前,张天逸整个人,根本就是一只渺小到了极点的蝼蚁,就是在汪洋大海之中,一片随波逐流的树叶而已。

    那些之前逃离的传奇强者们,尽管也不敢继续停留观看,只能持续退避到更远的地方,虽然他们已经看不到,但他们相信,在这样的攻势之下,张天逸不可能再有任何生机!

    在他们看来,这一招之后,张天逸,必死。

    “哼,我道是什么好东西,原来就是一堆废物拼接起来的另外一件废物而已。”

    “毛迪思之枪的枪尖,这黄蛇女巫的宠物的头颅化石,寻龙刃的刀锋,米福亚神弓射出的一根箭矢的箭杆,听起来名头倒是非常大,但废物就是废物,垃圾就是垃圾,你以为这些东西,都是塑料吗,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对它们进行回收利用?”

    张天逸冷笑道,面对这铺天盖地而来的攻势,目中战意暴涨。

    他缓缓抬起饮血剑,手掌在剑身抚摸而过,此剑现在的等级,已经达到了中品法器的程度,跟此剑比起来,极光玄者手中的所谓神兵,不过就是一堆渣渣而已。

    屈指在剑锋上一弹,剑身立刻嗡嗡作响,剑音通天彻地,传遍四周。

    “管你什么花里胡哨,管你什么神兵残片,管你什么宙斯圣殿的力量,我张天逸,一剑破万法!”

    他手持长剑,凌空踏步,面对极光玄者这一击,直接冲上,手中黑色的剑身,在虚空之中,划过无形的痕迹。

    这一剑,没有耀目的波动,没有天地能量的暴动,更加没有恐怖的声势,只有一道细细的黑线,纵横这天地之间,从他的手中,向着无尽的虚空,蔓延而去。

    剑之极致,返璞归真!

    这一剑,唯剑而已!

    这一次的碰撞,两者之间无论如何看来,相差都是千里万里,明显都不是一个档次,极光玄者的攻势让人心惊胆战,而张天逸的一剑,却是悄无声息。

    两者之间,就仿佛是一只萤火虫,在与一道闪电,相互争锋!

    还有那极光玄者的法身,此刻晶莹剔透,仿佛水晶雕刻而成,如同星空王者,无尽的华贵,不容侵犯,无可匹敌。

    远处,正在逃避的传奇强者们忍不住的停下了脚步,等待着这次交锋的结果。

    水下都市之中,卡菲亚的众多高层,也在等待这这一战的结果。尽管那张大屏幕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画面,但他们依旧还是不愿意将视线移开。

    轰。

    轰鸣回荡之中,极光玄者的攻势,越来越强,仿佛根本就没有极限,越是到尾声,越是靠近,就越是强悍。

    面对这一击,他拥有着绝对的自信。

    不要说是张天逸了,就算是换成任何一个同等级的玄境高手来,在这一招之下,也得败北!

    他唯一可惜的是,这一战,暴露了自己的一张,最最强大的底牌,以后即便是再施展出来,对手,也会有所防范,使得这一招的威力,大大降低了。

    不过,到了他这种境界,能够经历的战斗,本身就已经不会太多,所以也就不需要太过在意。

    这一切说起来慢,但实际上,弹指间,两人的攻势,就已经触碰在了一起。

    嘭!嘭!嘭!

    轰鸣之音,不断回荡。

    当两者终于完全触碰的瞬间,极光玄者脸上的笑容,却是瞬间僵硬,甚至脸色,直接成为了苍白。

    他想象之中的完全碾压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甚至那种应该出现的,恐怖的战斗余波,也没有出现。

    战场的中心,仿佛一场狂风横扫而过,烟尘四起,地面震荡。

    但,也仅仅如此而已。

    在这烟尘以及狂风之中,他清晰无比的看到,张天逸的一剑,没有丝毫凝滞的,从他的攻势之中,横扫而过。

    他花费了不知多少心血,使用了不知多少材料,将四件神兵残片融合而成的超级神兵,在与张天逸的黑剑碰触到瞬间,就直接崩溃。

    之前那一切恐怖的声势,惊天动地的威压,那无穷无尽翻滚的能量,在与张天逸碰触的瞬间,就冰消雪融。

    整个场面,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

    雷声大,雨点小!或者说,是只有雷声,不见雨来。

    没有了,完全没有了,属于极光玄者的攻势,直接不见了。

    极光玄者站在天幕之中,满脸呆滞,眼中是绝对的无法置信。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神兵,自己的最强底牌,怎么就在张天逸的一剑之下,猫见了老鼠一般,自行崩溃了。

    刺啦,一道黑色的剑芒闪烁而过,所有的烟尘以及狂风,都自动分开,张天逸身形如风,一步步如同王者,御风而出,长剑倒背在背后,遥遥望着极光玄者。

    “我说过了,你所谓的神兵,在我面前,不过是一堆垃圾而已。”

    “能够成为我饮血剑下的第一个亡魂,你,已经足以自傲!”

    听着张天逸的话,机关玄者的脸色,瞬间变得尴尬无比起来。

    这些话,不正是他之前相对张天逸说的吗?

    但现在却是被张天逸,掷地有声的甩在了自己的脸上。

    “你到底,是什么修为境界!”

    “你手中的,真的是归头溜隆的饮血剑?”

    体内的能量,正在急速崩塌,他的玄境法身,也在快速消融,虽然他现在还没有多少重伤,但短时间无法再重新驾驭能量的他,在此刻的张天逸的面前,已经跟一只蝼蚁,没有多少区别。

    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要问清楚,自己心中,两个此刻最大的疑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