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第十六针!阴阳转!

    不过,他当然也不能浪费这次机会。

    这种层次的治疗,也是他从未经历过的,所以他也想要真正体验一番,这种层次的治疗,其消耗,将会恐怖到什么程度。将来自己若是再遇到同样的情况,至少也可以拥有足够的经验。

    咻……

    无形的爆音发出,在灵识主动集中之下,他的感应力量,瞬间就提升到了极致,周围差不多方圆五百米的区域之内,一切微小的动静,都被他清晰的掌控。

    尤其是近在眼前的病人的身体之内,他几乎可以看到每一个细胞的动作。

    这种清晰的程度,竟然比对他自己的身体,还要强悍,他能够看到每一个细胞的运转状况,每一条毛细血管的流转,甚至一些细菌的运动,他都可以看到。

    他整个人,仿佛都直接钻入了病人的体内,化作了一个细胞,在无尽的遨游。

    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哪一个细胞处于健康的状态,哪一个细胞,又是在急速的衰落,哪些毛细血管极为畅通,哪些,又处于堵塞的状态。

    尤其是他全身的经脉,都仿佛与张天逸链接在了一起。

    他的灵识,渐渐来到了病人受伤最最严重的脊椎区域,他的真元流转到这里这里之后,速度立刻下降,这里的血脉还有细胞,都有大量的损伤,已经失去生机的细胞和健康的细胞混合在一起,仿佛一座混乱的坟场。

    神经细胞的敏感程度十分惊人,而普通治疗的难度,也就在于各种层次的细胞混杂在一起,一旦发生病变,就会迅速蔓延传染。

    这个就如同一筐水果,一旦有其中一个发生了病变,整筐水果,很快就会全部烂掉。

    治疗的关键,就在于如何能够尽快将这个病变是水果挑出来,或者是尽快将这些病变祛除。

    不过,张天逸没有丝毫犹豫,不顾消耗,又一枚银针落下,让他体内真元流失的速度,瞬间加倍!

    瞬间很快的,他便感觉到了虚弱。

    这种消耗真元的方式,果然恐怖,即便是他现在的修为,都感觉起来十分艰难。

    果然,这样的治疗方式,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施展得出来的,华夏中医的那些古医师,能够将这些针法钻研出来不容易,但想要传承下去,就更加不容易了。

    渐渐的,他的额头上,开始出现了密集的汗珠,但因为张天逸的身体一动不动,所以这些汗珠就显得尤其的清晰,啪嗒啪嗒的滴落在地上。

    但对于这一切,张天逸丝毫也不在意,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现。

    “哟呵,是坚持不住了吗?是快要露馅了吗?”

    见到张天逸的状态似乎有些不对劲,云昌浩立刻兴奋了起来。

    看来事情果然跟金再友猜测的那样,越是到后来,消耗就越是恐怖,而张天逸,果然就是支撑不住了。

    “果然是吹牛啊,他看他这些汗,都是着急的吧,因为谎言,很快就要被戳破了!”

    “一个小年轻而已,竟然也敢在云老面前显摆!”

    “现在是装不下去了,知道着急了吧!”

    “着急也没有用,除非是认输!出来认输,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其他的韩医也纷纷嘲讽说道。

    而张天逸依旧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病人身上,虽然这些人的嘲讽,根本就瞒不住他的耳朵,但他毫不在意,依旧全力施展针法。

    第十六针!阴阳转!

    他将第十六针施展下去,将银针作为据点,用自己的真元,不断去刺激以及修复患者的脊髓伤势。他只要能够将这些损伤的神经都修复贯通,然后重新与身体融合之后,患者就可以恢复剑芒,只要外伤修复完成之后,他基本上就可以下地走路了。

    即便是现在,都可以进行一些简单的动作。

    滴滴滴。

    越来越多的汗珠,在他的额头上汇聚出来人,然后不断滴落。

    不仅仅如此,就连他的脸色,都已经开始渐渐变得苍白了起来。

    他的真元消耗度速度,再次翻倍。

    虽然他的真元根基极为恐怖,但这种持续性的抽离,对他来说,就等同于长痛短痛的选择,现在这种消耗,反倒是更加痛苦艰难。

    “哟呵,看到没有,他果然是装的,现在都快要崩溃了。”

    “看来这小子是伪装装惯了,不过,今天碰到云老,他算是栽了!”

    “今天要是不会云老在,我们可就被这小子个骗了!”

    “想不到,华夏的年轻一辈的中医,竟然都是这种人。”

    张天逸的状态,越是凄惨,他们就越是兴奋。

    想不到之前都以为这次的比试,就要一败涂地了,但到了最后,却又峰回路转,眼看着就要大获全胜了。

    现在只需要等着这个正在强行装逼的张天逸,把自己给装死,一切,就可以完美结束。

    韩医,终于在这里,完成了对中医的碾压!

    云昌浩还有金再友两人更是得意,之前的那种不祥的预感,早已经被他们抛开到了九霄云外,现在他们已经在开始幻想着,一旦张天逸彻底失败,他们两人,就将会成为韩医的英雄!

    尤其是金再友,那更是兴奋无比,原本以为自己是惹了一场滔天大祸,但现在却是变成了一个超级大功劳。甚至他已经开始在想象,回去韩国之后,老师会不会一高兴,就将他的真元五行针法,而已传授给自己!

    至于现在张天逸施展的所谓的状元十九针,已经没有人认为他是真的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完全都是张天逸伪装出来的。

    张天逸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对这些人的嘲讽,丝毫不做反应。

    他的手指挑起,第十七针,迎风而落。

    瞬间,他体内真元的消耗速度,再次倍增。

    他的脸色再次苍白了一丝,汗珠再次多了一些,甚至连同呼吸,都变得急促了一些,不过这一切,他丝毫也不在意,他的全部精力,都凝聚在患者的体内。

    对方脊髓,现在修复的程度,越来越高,他开始引动患者的体内,原本的内息之力,沿着经脉缓缓流转,不管去冲击他的经脉,不断去缓和他的血脉,不断去刺激他机体的自生能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